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7、秦昭死战元庆 军魂血染无双(上)
    ,!

    刑道荣自知理亏,恨得牙根痒痒,不过此时他无心与他们二人纠缠,只想赶紧冲出去,所以他大吼一声,大刀再次挥出,虽然用起来不习惯,可是力道十足。“我邢道荣岂会怕你们这等鼠辈,吃我一斧…额…刀!”

    “滴!检测到邢道荣技能嚣张触发,孟良和焦赞武力-4,当前孟良武力降低至87,焦赞武力降低至86.”

    “滴!检测到焦赞和孟良的组合技能不离触发,焦赞和孟良武力分别+3,且配合默契度极大提高,当前焦赞武力回升至89,孟良武力回升至90.”

    焦赞和孟良,这俩家伙终于露面了,首场战斗对战邢道荣,应该问题不大,虽然武力差了点,但是两个人的配合默契才是这技能的精髓所在。

    邢道荣手持大刀,砍了过去,孟良先用自己的大斧敌住,而焦赞在一旁在同一时间一枪递出,唬得邢道荣立刻撤刀去挡,可是孟良好像已经知道他有什么动作,斧子继续跟了过去,邢道荣大吼一声,大刀同时挡住了焦孟的兵器,可是此时他焦孟二人一起用力,他根本抵挡不住。

    三人刚刚交战了几个回合,邢道荣便已经心虚了,他心知若是再纠缠下去,必然逃不掉了。他一念及此,忽然奋不顾身地一刀砍向了力量稍弱的焦赞,孟良见状,连忙大斧一挥,想去帮焦赞抵挡。然而这时刑道荣忽然收回大刀,原来他只是虚晃一刀,趁着孟良分散注意力的时候,策马向另一侧狂奔而去。

    正在这时,远在谷口的孙权和裴仁基等人也发现了谷中的变故,眼看着邢道荣从谷中冲了出来,身后跟着的不过寥寥一千多人,孙权有些愤愤地吼着邢道荣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谷中有多少伏兵?”

    邢道荣微微有些后怕地看了看孙权,小声答道:“回主公,我军中了无双军的埋伏,损失惨重,敌人的兵马不计其数,末将,末将没有看清楚。”

    裴仁基冷冷笑了笑,看向孙权道:“孙刺史,既然敌军埋伏尽出,正是我等破敌之时,何须再多问,若是再不发兵,恐怕敌人必会逃走。”

    孙权暂时没有再去理会邢道荣,他一声令下,麾下将士开始纷纷冲向了谷中,杀向了无双军。

    自然这支无双军便是秦昭亲自率领的大军,不过此次他只是带了五千无双军埋伏在此地,原本以为能将孙权或者曹仁的援军部分诱来就可以了,没想到因为张玉和赵毅的死,裴仁基和孙权都竟然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

    秦昭的伏兵将邢道荣的五千兵马歼灭了两千多人之后,陈庆之便立刻下令大军开始回撤,可是这时候裴仁基和孙权又已经追了进来。

    杨大眼和裴元庆首当其冲,率部开始追击而来,秦昭此时已经下令大军后撤,他和焦孟二将带着部分将士殿后。

    没多久无双军已经撤到了山谷另一端,这时裴元庆和杨大眼已经挥舞着兵器赶了过来,秦昭看了看二人便已经知道他们的身份,可是此时他无法退缩,手中逍遥荡神枪一抖,向着裴元庆便刺了过去。

    裴元庆看到面前的一员小将,不由得哈哈一笑:“你这敌将,面色白净,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死在我的手里,也不冤枉!”

    说完一锤子砸了过去,秦昭的逍遥枪顿时传来一股极大的力量,秦昭几乎拿捏不稳,虎口顿时生疼,他咬着牙坚持着。

    “滴!检测到裴元庆技能锤霸触发,受锤霸影响,秦昭武力-4,当前秦昭武力降低至94.”

    听到这,吴立仁不由得心神一震:秦昭对裴元庆,这还有活路吗?当初秦昭的父亲秦彦刚被召唤出来,便遇到了夏侯惇,苦战良久后,被夏侯惇斩杀,而今,秦昭的基础武力已经达到了最大值98,可是面对着枪马齐全的锤霸裴元庆,还是只有被虐杀的份啊!哎,子龙现在在哪里啊!

    “哈哈,竟然接了我一锤,看来你这小将武艺不错啊!那再来吃我一锤吧!”

    裴元庆嘿嘿一笑,又是一锤砸出,秦昭想要躲闪,可是发现这锤子的速度是如此之快,无奈之下,便挺枪又是硬刚了裴元庆一锤,顿时一阵血气激涌,秦昭终于忍不住喷出了一大口血。

    这时不远处的焦孟二人也发现了秦昭的处境,两人脸色一变,便各持武器冲将过去,然而还没有走几步,便被身前一骑拦住去路。

    “呵呵,无名之辈,受死吧!”

    自然这人便是杨大眼,他看得出来,秦昭估计在裴元庆手上走不过几个回合,若是让焦赞孟良再过去,功劳岂不都被裴元庆抢了?

    焦赞孟良看到眼前有人挡着,尽皆大怒,手中的兵器都一起向杨大眼招呼过去。

    “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

    杨大眼大叫一声,兵器一挥,立刻将焦赞和孟良的兵器挡开,此时焦孟二将才意识到杨大眼的厉害。

    “匹夫你是谁,竟然如此厉害!”

    焦赞向着杨大眼大叫一声,杨大眼哈哈一笑道:“匹夫是杨大眼,专取你们的性命的!啊呸,你们这两个匹夫,找死!”

    “滴!检测到杨大眼技能眼大触发,武力+2,焦赞孟良武力-2,当前杨大眼武力提升至102,焦赞武力回落至91,孟良武力回落至92.”

    两人虽然没有害怕杨大眼,但是却不敢小觑,两人对视一眼,孟良的大斧便率先向杨大眼左侧攻了过去,孟良则挺枪攻向杨大眼右侧。

    面对杨大眼的进攻,两人都感觉到深深的无力,这力量和技巧上的差距,是无法跨越的鸿沟。幸好两人攻防有序,默契的提高使得虽然险象环生,却还不至于立刻落败。

    可是一旁的秦昭,被裴元庆第二斧砸得吐血后,也却依然没有策马便走,而是又一次抓紧他的逍遥枪,目光坚毅地迎向了裴元庆。

    裴元庆哈哈一笑,感叹道:“我敬你是条汉子!来吧,只要你挡住我的第三锤不死,那我便饶你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