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2、单雄信领兵救孙权 裴元庆舞锤战赵云
    ,!

    刑道荣本以为自己认真应对,樊玉凤只是一个弱女子,必然不是对手,可是哪里想到,樊玉凤虽然气力不如自己,可是剑法却相当精妙,只要一个不留神,自己便可能挂彩。

    两人只是战了十余回合,刑道荣忽然感觉樊玉凤的手中的长剑变得更加灵活起来,刑道荣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滴!检测到樊玉凤技能凤翔触发,武力+2,当前樊玉凤武力回升至94.”

    果然不出吴立仁所料,刑道荣又勉强坚持了二十回合,他虽然气力比樊玉凤大,可是那开山大斧确实用起来十分吃力,可是偏偏却碰不到樊玉凤的一根汗毛,这让刑道荣心里越来越害怕,只见他大吼一声,胡乱地向着樊玉凤劈了过去,樊玉凤轻松闪过,却看到刑道荣拍马就回,落荒而逃。

    樊玉凤哈哈一笑道:“匹夫,这就是你轻视我等女流之辈的下场,看你以后还敢口出狂言吗!”

    吴立仁听到系统提示樊玉凤凤翔技能触发三次,没有第四次,便猜到,要么是刑道荣三十回合被生擒,要么就是败逃了,看来刚刚猜测的四十回合,刑道荣是坚持不到了。

    刑道荣回到城中,仍然心有余悸,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樊玉凤一个女流之辈,竟然武艺那么厉害。他立刻下令将士紧闭寨门,无论谁来搦战,一律不许出战,同时写好奏表,将今日之战报与孙权知晓。

    孙权听闻刑道荣竟然不敌樊玉凤,心中一阵愕然,他也知道樊玉凤便是当初桂阳樊家之人。

    “若不是那赵范和赵毅,说不定这样的人才会为我所用,赵范已死,赵毅却又投了曹操,哎!”

    孙权一声叹息,一旁的张玉哈哈一笑道:“主公何必如此忧心,兵法有云:兵不贵多而贵精,将不在勇而在谋!谅他猛将如云,只要我等以三城联守,陈煦小儿又有何办法?等到曹仁和杨奉将军援兵一至,内外夹攻,何愁陈煦不破!”

    孙权点了点头,如今这长沙的一切防务基本都是张玉布置,孙权只有选择相信张玉,别无他法。

    “那吴铭小儿会不会也派大军支援?听闻吴铭手下有天王将军和天宝将军两员绝世猛将,当初下邳会武之时,两人分列前二,比这赵云还要厉害。”

    “主公,天王冉闵在寿春驻守,以御曹操;寿春乃兵家必争之地,曹操和吴铭前后争夺数次,这次到手,必然不会轻易丢弃,故而冉闵定然会在寿春死守;而天宝将就宇文锦,主公更不必担心,末将刚刚收到探报,吴铭小儿正领着宇文锦等并一万大军前往会稽郡。去年自从左魁和张士诚山越大军在会稽对峙之后,一直毫无进展。张士诚对吴铭的威胁犹如芒刺在背,不除不快。左魁久攻不下,吴铭一定是为此大发雷霆,所以才亲自出兵剿灭,此时已经顾不上长沙了。”

    孙权听到张玉的分析,忽然觉得自己的形势还不算太糟糕,虽然他后方有廖立,但是廖立手下只有县兵一两千,还是刚刚招募的,能不能挡住山贼都还难说。

    “世美果然世之美将,有汝在,我就可以放心了。”

    豫章郡。

    杨奉收到孙权的求救信后,便和单雄信商量是否该救。

    单雄信十分郑重地答道:“当初孙权在主公落难之时肯收留主公,这是救命之恩;如今孙权有难,主公自然需要救援,否则就是不义之人,为天下英雄所耻笑。”

    原来当初杨奉被吴立仁生擒之后,看在徐晃的面子上便放了他。杨奉又带着单雄信麾下的两千兵马连夜从南阳逃走,向荆南撤去。途中虽然孙权发现了他们,但是却没有为难,而是指点他们前去荆南攻打许多小股山越贼寇,趁机收编了许多零星的贼寇,声势不断壮大,不到两年麾下兵马又达到了万人。

    后来高长恭领兵前往武陵郡,想和廖立会合,中途便是被单雄信和杨奉伏击,不幸失败。

    杨奉自然不会管天下人耻笑不耻笑,更何况这种是性命攸关的事情。杨奉的心里已经对吴铭产生了恐惧,他长叹一声,“当初为孙权除去高肃便已经是报了他的恩情了,如今若是还要让我与吴铭作对,实在有些螳臂当车。”

    单雄信眼看杨奉不想救援,不由得满怀怒气,高声道:“主公若是惧怕,那末将愿意领三千兵马,前往支援,还请主公应允。”

    杨奉知道单雄信的脾气,虽然心中十分不愿,可是如今还是要靠他,无奈之下,就点了点头。

    自然曹仁收到了孙权的求援信,他也召集麾下将士开始讨论起来应对之策。孙静和孙瑜、赵毅投到了曹仁麾下后,孙静便请求前往许都,做一个闲散之人。而孙瑜和赵毅则心中还对长沙抱着期望,就留在了曹仁身边。

    孙瑜听闻陈庆之大举讨伐孙权,立刻请命道:“将军,如今孙吴联盟已破,自相残杀,正是将军坐收渔翁之利的时候,还望将军早做安排,趁两人大战之际,夺下荆南!”

    曹仁呵呵一笑,示意孙瑜先坐下,“孙将军切勿着急,那陈庆之并不是有勇无谋之辈。他既然敢发兵攻打长沙,岂能没有其他安排?寻阳还有徐晃五千兵马,另外秦昭诸葛亮一万无双军如今还没有动作。攻打长沙的只有陈庆之的白袍军和赵云麾下的铁血军。若是我派大军取长沙,怕是后方会被徐晃、秦昭所趁,到时候岂不是进退两难?”

    曹仁不鲁莽,他能看清形势,这时,裴仁基起身,“将军,救援之军不宜过多,属下愿领一万人,从后包围陈煦,到时候和孙权里应外合,陈煦便插翅难飞。如今主公最大的敌人便是吴铭,若是能除去陈煦,就如同断了吴铭的左膀右臂,至于孙权,不过一黄口小儿,将军以为如何?”

    曹仁一听,哈哈一笑道:“好!裴将军所言极是!那就让裴将军为主将,挑选一万精兵前往长沙,围杀陈煦。”

    这时从一旁闪过一将,高声请命道:“末将愿为先锋!”

    曹仁抬头一看,原来是赵毅,赵毅和樊家的恩怨情仇,他自然也一清二楚,如今樊玉凤便在长沙,赵毅的请求,他没有理由拒绝。更何况,赵毅的本领确实不弱。

    “德彪将军,汝要千万小心,敌将赵云和樊玉凤都有万夫不当之勇,而且听闻他们情投意合,战场之上配合必定精妙,汝见到他们一定要小心为上。”

    曹仁这一番话,瞬时让赵毅怒发冲冠,满脸通红,“末将必斩赵云和樊玉凤这对狗男女于马下!”

    “德彪为何如此愤怒?”

    曹仁装模作样的问道,这时孙瑜起身,有些尴尬地答道:“将军有所不知,那樊玉凤原本是赵将军的未婚妻,后来,后来樊家竟然杀害了赵毅之兄赵范投了徐州吴铭,所以赵将军才会如此愤怒。”

    曹仁脸色稍稍一变,感慨万分道:“原来其中还有此等隐情,杀兄之仇,夺妻之恨,大丈夫岂能不报?赵将军,来,我敬你一杯,愿你马到功成,报仇雪恨!”

    赵毅脸色凝重,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裴仁基和赵毅等将一起离开,这时孙瑜才起身问道:“虽然将军如此激将,定然能让赵毅战意更加强烈,但是赵毅岂会是赵云的对手?到时候只怕会折了这一员猛将。”

    曹仁呵呵一笑,“仲异果然慧眼如炬,但是我曹仁岂会坑害自己的大将?虽然赵云厉害,但是裴将军之子裴元庆,也非等闲之辈。赵毅的本领我还是很清楚,只要他拖住赵云,裴将军与他一起,何愁赵云不灭?”

    裴元庆的大名,他自然听过,韩当在裴元庆手下便只走了一回合,他想下都有些头皮发麻。

    “将军英明,瑜不如也!”

    陈庆之大军在临湘城外已经和孙权对峙了十天有余,虽然每天叫阵,但是刑道荣和杨大眼只是坚守不出。若是想要攻城,城中的箭矢如雨,根本难以靠近,陈庆之为了避免伤亡,就这样一直对峙着。

    这一日,两军继续对垒,樊玉凤在右城继续搦战刑道荣,而赵云去左城,搦战杨大眼。

    赵云正在令将士辱骂之时,忽然有快马飞驰而来,“启禀赵将军,我军后方发现曹仁大军,陈将军令两位将军速速回援!”

    赵云一听,神色一变,立刻下令大军回撤,同时留下一部分辱骂的将士继续向城中骂着,半个时辰之后再撤退。

    樊玉凤也接到了陈庆之的命令,她和赵云采取了同样的策略,自己则率领大军向着后方撤去。

    这时,陈庆之的主营发现的正是赵毅率领的三千大军,赵毅心中憋着一股气,发誓要杀了赵云。虽然他和樊玉凤并没有最终变成一家人,可是在曹仁口中一说,他仿佛感觉自己的头上绿油油的。

    赵毅一马当先,冲向了陈庆之大营,陈庆之当即下令,让田复领两千白袍军迎战赵毅。

    田复手持虎头金刀,怒吼一声,冲向了赵毅,赵毅自然也看到了田复,长枪一抖,向着田复刺了过去。

    “滴!检测到田复技能狂刀触发,田复属虎,赵毅属龙,受狂刀影响,田复武力+2,虎头金刀武力+1,当前田复武力提升至98.”

    “滴!检测到赵毅技能雄起触发,武力+2,当前赵毅武力提升至97.”

    曲阿小将和赵毅怼起来了,这俩人实力在伯仲之间,不过幸好自己将虎头金刀给了田复,至少兵器上能略微压他一筹。

    吴立仁将虎头金刀赠与田复之后,田复心中十分欢喜,如今这是他用虎头金刀第一次迎敌,所以心中信心满满。

    转眼间两人战了二十回合,纵然田复看起来稍微占了点优势,可是此时的赵毅战意熊熊,田复和他,斗得难解难分,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

    田复金刀一劈,赵毅长枪一拨;田复金刀一刺,赵毅长枪一挑;田复金刀一挥,赵毅长枪一甩。左边攻来右边挡,你若缓来,他也不急。

    两人又斗了三十回合不分胜负,这时,从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高声喊道:“赵将军休慌,裴元庆来也!”

    陈庆之在一旁指挥,听到裴元庆的名字,他脸色一变,立刻喊道:“怀古,先退下来!”

    田复也知道裴元庆的勇猛,陈庆之一声令下,田复挡开赵毅的长枪转身就退,赵毅岂能容他说走就走,策马就追了过去。

    这时,又一个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了过来,“田将军休慌,赵云来也!”

    陈庆之听到赵云来了,总算松了一口气,赵毅一听是赵云,什么都已经顾不上了,大吼着冲向赵云,“赵云匹夫,受死吧!”

    赵云自然不知道赵毅为何对自己如此愤怒,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两军对阵,本来就要用尽全力。

    “滴!检测到赵云技能烈胆触发,武力+4,亮银枪武力+1,玉狮子武力+1,当前赵云武力提升至107.”

    “滴!检测到赵毅技能雄起触发,武力+4,当前赵毅武力提升至99.”

    赵云vs赵毅,吴立仁又不由自主地笑了笑,这两个应该算是情敌吧?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两人拼个你死我活都是正常。更何况樊玉凤是如此佳人。只不过,赵毅这属性,面对一般的武将还可以,和赵云比试,注定是失败。

    两人甫一交手,赵毅便被赵云的枪法震慑住,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技巧,在那一枪之中,赵毅已经全都领教到了。

    “我不如也!”

    赵毅心中悲号一声,可是他想到自己的恨,拼死一般冲了过去,赵云亮银枪左右挥舞,赵毅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战不到五合,只听得一声大吼:“赵将军休慌,裴元庆来会一会他!”

    两人一起停手,循声望去,继而互相对视一眼,赵云才发现有些尴尬,毕竟两人都是姓赵。

    裴元庆可没有管那么多,他双手挥舞着一双银锤,径直冲向了赵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