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8、孔融好心劝狂徒 祢衡毒舌骂吴铭
    ,!

    写完这些,孔融已经等不及,再次亲自送往吴立仁府上,交给了守卫。

    然而守卫还是一样的回答,“孔从事,不是小的泼你冷水,最近几天,许多官员都上表,可是却无一人能得到召见。孔从事,还是等到主公心情好了再说吧!”

    孔融呵呵一笑,他之前也未曾见过吴立仁会这样,所以他上这份奏表也没有什么信心,只能说是尽自己最后一份力。

    回到府中,孔基看到孔融一脸疲惫的样子,连忙迎了过去,“父亲,为何如此一脸倦容?莫非去见主公了?”

    孔融点了点头,“主公最近确实有些反常,连军师都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

    “父亲,可曾听闻祢衡在许都之事?”

    孔基说到这,孔融急忙问道:“何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孔基嘿嘿一笑,“祢衡虽然难以接近,但是他的那些护卫却很好相处。我只是请他们吃了一顿好的,他们便将祢衡在许都大闹丞相府一事全都说出来了。”

    孔基便将祢衡的奇葩行为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这时候孔融的脸色极为难看,虽然他知道祢衡此人狂妄自大,可是却没想到竟然将曹操所有人得罪了遍。

    缓了好一会儿,孔融才慢慢说道:“莫非主公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极有可能,不然无法解释主公现在极为反常的行为。若是见了,必然不能独善其身,所谓相见不如不见。”

    孔融还是有些不解,“正平刚到下邳,主公怎么可能就知道许都的事情了,不太可能啊。”

    “父亲为何如此糊涂!我主和曹操是死敌,互相之间必然都有许多细作,这样的事情,难免早有细作传到了主公耳中,这也属正常。”孔融

    孔基的一番话,顿时让孔融恍然大悟,“我儿真是聪颖!一语惊醒梦中人,看来,正平在下邳必然也呆不长了。找时间我还是劝一下他,让他早点离开才好,不然主公总是这样闭门不见文武,也不是长久之计。”

    孔融心中很是叹息,可是现在的情况,他也没有别的选择。

    第二日,孔融早早的便来到了驿站,递上了名帖,祢衡依然一副冷冷面孔,孔融刚刚想好的说辞此时却不知如何开口。

    “文举此来莫非是想要劝我离开下邳不成?”

    祢衡一下子说破了孔融的心思,这让孔融更不知如何回答,祢衡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但是祢衡呵呵一笑,“听闻吴铭一直对着你们这些竖子避而不见,惧怕我祢衡如斯,当真是前无古人之明主啊!孔融你好福气啊!”

    这番话顿时让孔融羞得无言以对,然而祢衡依然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继续说道:“不过我祢衡可不是想让走我就走的。既然他如此惧怕于我,我看不如将这江东之地让于我祢衡,省得吴铭小儿成为天下之人的笑柄。”

    孔融此时不禁也动怒了,“祢衡!你太猖狂了,我曾听闻你在许都大骂曹操,若不是曹操碍于你的名声,早就杀了你,你还敢在此沾沾自喜!”

    “哦?吴铭敢杀我吗?若是他敢杀我,我倒是愿意承认他是一个优点胆识的匹夫。”

    正在这时,忽然从门外传来紧急的脚步声,只见驿站的小吏小跑着进来,对着祢衡道:“贵使,主公有请!”

    听到这,祢衡和孔融互相对视了一眼,祢衡眼中充满是喜悦,但是孔融眼中却满满的担心——一不小心,祢衡便会人头不保。

    孔融和祢衡一起出去,这时前来接祢衡的守卫看到孔融后,也慌忙行了一礼道:“孔从事如何在这里?主公也派人去请你了!不如和天使一起吧?”

    孔融自然是求之不得,他希望祢衡到时候能听自己的劝,不要太过激烈,引发不必要的流血。

    到了州牧府,此时孔融发现,下邳大小官员已经基本都到齐了,他不明白吴立仁为什么要弄这样大的阵仗,若是在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被祢衡痛骂,吴立仁即便再好的脾气也一定无法忍受的。

    祢衡进来后,径直走到了吴立仁身边,哈哈一笑道:“听闻吴公一直惧怕衡这一张口,躲了十日,今日莫非是准备好受辱了?还是说想退位让贤?”

    吴立仁深吸一口气,呵呵一笑道:“正平多虑了,这几天,我只是想让汝有自知之明,知难而退,还能给你留些颜面,否则若是名声在此扫地,实在有些人铭过意不去。”

    吴立仁闭门这近十日,自然并不是单纯因为他怕被祢衡喷,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祢衡的到来,他接到了系统一个坑爹的强制性任务:十日之内折服祢衡。任务奖励便是100点亲密点和仇恨值,一张随机历史人才召唤卡。失败的惩罚就是:一,永远失去祢衡和孔融的效忠,这点他毫不在意啊;二:寿命减少十年,君主气运降低。

    这惩罚简直是作孽啊!如果可以选择,吴立仁真想将这个任务发给曹操、袁绍、刘璋等诸侯,一次不够,就三次,做几次任务,他们就嗝屁了,还争甚天下。

    这种任务,配上祢衡的性格,直接导致祢衡成为一个坑主神人,有木有?

    然而系统在他身上,只有自己才能接受这样的任务,所以在这十日之内,他想了很久,最终拿出了一个主意。

    祢衡四周看了看,指了指一干文武,又看向吴立仁,“吴公的自信是源自如此多的泥人木偶不成?”

    众人一听,大多都怒气再起,吴立仁身旁的宇文成都更是想要动手斩之,吴立仁连忙拉住了他。

    吴立仁倒是没有生气,继续问道:“祢处士,听闻汝将曹操手下文武都比作碌碌之辈,不知我这些贤才又当如何?”

    “曹阿瞒手下虽然都是庸才,却不会因为惧怕于我,避而不见;吴公如此躲了十日,实在是懦夫行径。主公如此,手下可想而知。自然这下邳文武不及许都庸才十之一也,比之若泥人木偶,有何不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