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5、孙权归降曹操 祢衡羞辱汉臣
    ,!

    除去吴立仁这样一个巨大的威胁,如今武陵的廖立对孙权来说,也是一个隐患。只不过如今他手上没有什么兵力,孙权倒是不怎么担心;他最担心的是,周瑜和方氏母子被吴立仁就走之后,周瑜会借吴立仁的兵马来复仇。所以在张玉的建议下,孙权写了一封谦卑书信,自称愿意投降曹操,归顺大汉天子,只要曹操能提供保护,承认自己长沙之主的身份。

    安排完这一切,孙权并没有轻松下来,还在思考着如何走出这样的困局,他可不想刚当上主公没多久就被吴立仁赶下来。

    看到孙权一筹莫展的样子,杨大眼上前说道:“主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小吴铭,有什么好怕的。况且他要是攻打长沙,必然是师出无名,还要顾忌曹操偷袭,主公不必太过担心。”

    孙权叹了一口气,“吴铭不容小觑啊!殊不知,当初我父为长沙太守之时,吴铭还只是袁术手下的一个小小谋士;而如今不但灭了袁术,更是数败曹操,成为这天下数一数二的大诸侯,我不及也!”

    “纵然如此,可是如今天下大势,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占据中原数州,兵多将广,如今任何一方诸侯都不能与之相抗衡;吴铭也是聪明之人,若是想要对主公不利,最后一定会是两败俱伤,让曹操渔翁得利,吴铭断不会如此做。”

    张玉虽然也担心吴立仁,可是他还是想好了这样的理由来说服孙权。

    “好,两位将军,此事还需二位将军齐心协力,只要能撑过这一段时间,以后的路会一帆风顺。”

    除夕之夜,许都,丞相府。

    曹操也在这一天,大宴群臣,凡是留在许都的文武都来到了丞相府,甚至还邀请了一些朝中王公大臣以及天下名士。

    众人都在饮酒畅饮,没有讨论什么国事,这个时候,有一人起身对着曹操说道:“丞相,属下识得一人志向远大,满腹经纶,确实是人中龙凤,愿为丞相引见一番。”

    曹操一看,原来正是杨修,曹操此时求贤若渴,一听有人才,十分高兴,立刻喊道:“德祖既然有高士,那就赶紧引荐一番。”

    这时杨修恭敬地退了出去,不一会儿只见有一人不过二十多岁,昂首阔步走在前面,而杨修反而跟在他的后面,那人头微微上扬,让人一看便是目空一切狂妄自大之人。

    杨修快步走了过来,对曹操道:“丞相,此人祢衡,字正平,平原人氏,正是我所说的高士!”

    曹操看到他见到自己竟然还没有主动行礼,心中微微有些不喜,但是他还是满脸笑容地说道:“祢处士快快请坐!”

    祢衡摇了摇头,“丞相在坐,祢衡不敢就坐!”

    曹操听到这里,顿时脸色稍微好转一些,心道此人还是有些识趣,正要开口让他坐下,祢衡又继续道:“若丞相果然想让祢衡坐,不如丞相先站起来如何?”

    曹操一听,双手一紧,而一旁的许褚更是怒而起身,“你这哪来的鸟酸士,敢让丞相站着你坐着?”

    曹操没有言语,只想听听这祢衡会如何应答,祢衡忽然哈哈一笑道:“天地虽阔,何无一人也!”

    “祢处士这是何意?操手下谋臣猛将无数,何谓无人?”

    “衡愿闻其详!”

    曹操耐着性子道:“吾之谋士如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智谋万中无一,见识世间少见,虽萧何、陈平不及也;吕布、许褚、典韦、裴元庆,勇不可当,如英布再世,樊哙复出;张辽、于禁、李典、皆大将之才,如岑彭、马武无能出其右;吕虔、满宠为从事,杨林、韩彪为先锋;夏侯惇世之奇才,曹子孝世间福将,安敢说无人?”

    祢衡一听,笑的更加放肆,转了一圈,将宴席间所有人看了一圈,继而又摇了摇头道:“公言差矣!此等人物,我岂不知?荀彧可使吊祭问丧,荀攸可使看坟守庙,程昱可使关门闭户,郭嘉可使花街柳巷;许褚可使驱马牧羊,元庆可使鸣乐奏响,典韦可使摇旗助威,而吕布三姓家奴不足道也!张辽可使击鼓鸣金,李典可使铺纸研墨,吕虔可使传令晓谕,于禁可使巡城敲锣;满宠可使牢门看守,韩彪可使屠肉卖酒,至于杨林,不如趁早回家,颐养天年。夏侯惇世之奇才,兄死而不敢报其仇;曹子孝世间福将,屡败而未能责其过。其余众人皆如公身上这般锦绣华服,中看不中用耳!”

    一席话,将曹操手下的文武骂了个遍,连在一旁引荐他的杨修此时都已经汗流不止,他怎么都没想到祢衡竟然会如此大胆,当面激怒曹操。

    曹操骤然起身,怒声吼道:“汝有何能?”

    “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三教九流,无所不晓。公欲成王霸之业,非衡,必难成也!”

    这时许褚早已经按捺不住,一把抽出佩剑,就要斩过去,这时曹操大吼一声:“仲康,不得无礼!”

    曹操忽然呵呵一笑,“正平欲助我成事,那现在便有一事,有劳正平先生。如今在座诸公,皆操之心腹;若成大业,必得诸公相助。今吾手下无有斟酒之官,还请祢处士暂代之!”

    祢衡呵呵一笑,接过酒壶,接着往自己口里全都倒了进去,曹操虽然心中愤恨,可是还是依然耐着性子。

    “此酒乃世俗之酒,不足以为在场主公明德辨物;吾有仙酒,以正气养之,以圣心润之,以元神温之,可赐予诸公。”

    众人一时不知他说的是什么,都好奇地看着祢衡。

    祢衡说完,只见他忽然搂起长衫,脱下裤子,掏出他的腌臜之物对着酒壶便“倒”起酒来。

    这一幕顿时让在场所有人都不忍直视,纷纷掩面,口称荒唐;曹操更是怒不可遏,大声吼道:“来人,将这目无礼法不知羞耻的疯癫之辈给我拖出去!”

    祢衡哈哈一笑,被拖着边走边喊道:“如此佳酿,诸公不可浪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