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7、阎行贪功遇伏 马超冒进破城(下)
    ,!

    如今形势忽然急转而下,韩遂反而冷静下来,毕竟他戎马西凉多年,处变不惊,也是生死之际锻炼出来的。当初在樊稠的追击下,他硬生生地挺了过去,当然樊稠却因此丧命。

    “主公,杨秋大军一败,我等再无能力主动进攻,不如火速撤兵,回到陇西,死守不出!只要隐忍几年,等兵强马壮之时,再与马腾决一雌雄!”

    成公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为今之计,只能如此,韩遂点了点头,立刻下令道:“三军集合,撤回陇西!”

    韩遂三万大军出征,虽然也消灭了马腾的近万兵马,可是他如今也只有一万余人,他自然不敢再与马腾消耗下去。

    长安。

    于禁接到了韩遂的密信后,不由得哈哈一笑,继而将书信传到了麾下众将手中看了一遍。这时一员副将起身说道:“于将军,这正是一举大破马腾的好机会,将军不知准备出多少兵马,何时发兵?”

    于禁摇了摇头,“非也!马腾,西凉之虎也,韩遂,西凉之狼也!虎狼相争,必有一伤;我又何苦趟这池浑水?况且我军也只有区区万人,出兵少了,不足以得利;出兵多了,则长安危险。长安乃是根本,不容有失,就让他们打就好了!”

    韩遂率军立刻逃走,然而自从庞德和马腾大败阎行之后,士气再次激昂起来,庞德率两千西凉骑兵为先锋,不断袭扰韩遂大军,而马腾率大军在后,反过来追击韩遂而去。

    阎行看到庞德来追,便主动请缨殿后,韩遂让阎行率一队骑兵在后,只要保证大军的撤离,不需和庞德纠缠。他现在只想快点撤回陇西,到时候马腾无力补给,必然自退。

    马腾大军已经连续追击了几日,这让韩遂有些烦躁,“这马腾匹夫想要干嘛?莫不是想要置我于死地吗?成公先生,你有何想法?”

    成公英此时也有些难以理解马腾的做法,一旦孤军深入,粮草不济,到时候必败无疑,可是马腾却浑然不觉,这让他颇费思量。

    “看来马腾所图不小,主公无须理会,陇西才是根本。”

    成公英虽然心中也有不安,但是此时他却也说不出到底是什么,也无法用自己的第六感来和韩遂解释。

    经过连续的追击,韩遂此时麾下兵马也伤亡了两千余人,再加上一路上一直绷紧着的神经,不时的有将士溃逃,纵然韩遂又杀了数十人,可是依然止不住韩遂大军的恐惧之心。

    眼看离陇西已经不到五十里,韩遂的心情终于好了起来,而他早已经派人向陇西城内的守将传令出兵支援,他相信不需要多久,便有大军来支援自己,到时候合兵一处,定然可以大败马腾。

    正在这时,忽然从陇西方向传来了整齐划一的马蹄声,韩遂哈哈一笑,立刻召集众将士,“兄弟们,援军来了!这些天受的马腾小儿的闲气今日一并讨回来!”

    韩遂大喝一声,想用这个好消息让低迷的士气有所回升。如今韩遂麾下只有六千多将士,听到这个消息后,果然都高兴起来,仿佛劫后余生一般的庆幸着。

    这时,韩遂派出去的探马来报道:“回主公,那大军好像是李堪将军率领的。”

    韩遂点了点头,陇西留了李堪、张横等将,如今李堪来了,大概张横在城中守着。

    正在这时又一探马回来,“回主公,李堪将军身后还有候选将军。”

    韩遂呵呵一笑,看了看身边的程银、马玩等将,点了点头道:“候选也来了,候选?”

    这时候韩遂才发现成公英看着他的眼神是那么怪异,韩遂才猛然意识到问题:特么候选这个鼠辈不是投降马超了吗?

    这时,第三个探子匆匆赶回来,气急败坏地禀报道:“主公,大事不好了,候选将军后,还有,还有马…马…马超的大军!”

    “什么?!”

    韩遂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来的哪是援军,分明是马超来和马腾一起前后夹击的催命军!

    成公英这时也明白过来了他一直隐隐担忧的事情是什么,正是马超!若是杨秋大军被马超和庞德击败后,马超应该出现在薄落谷,可是却一直没有看到。之前他还以为马超会是因为于禁在后方袭扰,马超分身去救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马超竟然直接杀到了韩遂的大本营陇西。

    刚刚调动起来的士气,瞬间被马超儿子完全击垮,这时候马超袭取陇西,又断了大军的去路的消息,逐渐传遍了军中,当马超领着候选和李堪二将出现在韩遂面前时,韩遂麾下的将士又止不住地逃跑许多。

    马超这时已经策马冲了过来,对着面如土色的韩遂哈哈一笑道:“小侄让候选将军领路,一不小心就将叔父的陇西攻下了,还望叔父不要见怪才好!”

    这时韩遂身旁的马玩和程银一起出阵,对着投降马超的候选李堪破口大骂:“汝两个匹夫,主公对你们何曾亏待过,汝等竟然卖主求荣,看我等为主公除去你这两个鼠辈!”

    候选和李堪虽然心中有些惭愧,可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是马腾马超掌控了,更何况两人为马超立下了如此大功,必然会得到马超的庇佑,故而有恃无恐地哈哈笑道:“韩遂如今兵败如山倒,尔等若是继续执迷不悟,怕是今日便会和韩遂一起陪葬了。念在我等同袍之意,我劝你们还是赶紧下马受降,我定然会向少将军替你们求情的。”

    程马二将一听,忍不住心中火气,策马冲向了候选和李堪,而李候两人想要表现一番,所以倒是也不惧怕,候选接过程银,李堪接过马玩,战在一处,你来我往,煞是激烈。一方是愤怒想诛杀叛徒,一方是为了能在新主面前立下功劳,谁也没有留情。

    马超看到他们四人厮杀拼命,并没有放在心上,继续上前了几步,冲着韩遂哈哈一笑道:“叔父!事已至此,叔父不知有何打算?继续负隅顽抗还是率众归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