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3、周瑜辞别归乡 韩遂先发制人
    ,!

    吵吵闹闹的一天结束了,吴立仁第二天刚醒来没多久,便收到了一个坏消息:甘宁不告而别,周瑜则拒绝了陈庆之和诸葛亮的各种挽留,坚决带着方金芝母子离开了庐江。

    乐极生悲,古人诚不我欺,吴立仁心中感慨道,大概还是自己太乐观了,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周瑜岂是那么容易收服的。有机会还是要自己亲自去一下江东吴郡,拜会一下周瑜才行。

    正在这时,系统的一个提示让吴立仁哭笑不得:“滴!检测到韩遂死亡,西凉势力韩遂被马腾吞并,系统正式判定三国本土韩遂势力消亡,造成系统人才乱入。鉴于宿主在韩遂的灭亡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奖励宿主亲密点和仇恨值各6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仇恨值32.”

    系统,这6点是哪来的,我和韩遂也没啥交流吧?

    “由于宿主将韩遂的植入武将戴宗赚了过来,加速了韩遂的灭亡,系统判定宿主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故而奖励。”

    这时候,吴立仁才想到这韩遂有够倒霉的,爆表出世的人物几乎和他无关,唯一出来一个有一技之长的戴宗,还被自己给惦记上了,最后落到了自己手中。

    只是这韩遂灭亡的也太快了吧?吴立仁不由得有点感叹,在袁天罡回来的时候,他还说如今西凉毫无战事,百姓安居乐业,可是转眼不到两个月,韩遂就挂了。

    一个多月前,陇西郡。

    当韩遂接到马腾的书信之后,不由得冷笑一声,将那书简扔在地上,“马腾小儿必然是因为成公先生识破了他的诡计,所以才设下这鸿门宴,想赚我去高平。诸公以为,如今我该当如何?”

    这时一将起来拱手对着韩遂道:“主公!属下接到急报,庞德领兵三千驻扎在瓦亭,恐怕马腾所图不小,还望主公小心。”

    韩遂点了点头,继而又看向成公英,“成公先生以为,我当如何应对?”

    成公英呵呵一笑,拱手道:“正如刚刚杨将军所言,庞德已经将大军驻扎到了汉阳边界;若是主公前去赴约,必然为马腾所害;若是不去,则马腾必然会以主公背信弃义为由,发兵讨伐。故而如今的形势,马腾是存心挑起事端。主公若是一味隐忍,在祸事将至!先发制人,后发制余人,属下以为主公先以谦逊之言回复马腾,轻慢其心。同时再派人联络长安于禁,约其袭扰马腾之后,主公再派一支大军偷袭瓦亭以破庞德;主公再亲领大军出薄落谷,和瓦亭大军两路其发,直取高平。如此三路受敌,则马腾必败无疑!”

    听到成公英的话,韩遂此时高兴万分,又激起了他之前的壮志豪情,“好!那便依成公先生之计,杨秋、候选、梁兴,汝等率一万大军直取瓦亭;阎行,马玩,程银,汝三人随我领军两万兵发薄落谷。其余人等留守陇西,供应粮草辎重。这次一定要和马腾小儿新仇旧恨一起算!让他知道谁才是这西凉真正的霸主!”

    “末将领命!”

    众人按照韩遂的调遣,纷纷下去准备,韩遂亲自写了一封密信,让人送给了长安的于禁。

    杨秋、候选、梁兴三人一起出了陇西,向瓦亭进发,杨秋为主将,候选、梁兴二人为副,虽然三人手下兵马数倍于庞德,可是杨秋却深知庞德之勇,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候将军,梁将军,那瓦亭之将庞德,有万夫不当之勇,汝等以为,我们要如何对付庞德才好?”

    候选和梁兴这时面有难色,他们自然也知道庞德的厉害,所以他们心中也没有主意,一言不发。

    杨秋怒了,高声道:“若是汝等再这样一言不发,那我便让汝二人为先锋,先去攻打瓦亭!”

    候选和梁兴一听,顿时吓得面如土色,急哀声请求道:“杨将军饶命啊!”

    “若想让我饶过你们,你们也得给我拿出点办法来才行啊!主公让我等领一万兵马突袭庞德,若是不能全胜,必然会受到主公的责罚,汝等以为然否?”

    两人连连点头,这时候选想了想,建议道:“杨将军,那庞德虽然勇猛,但是也只有一人,我等只要不和他正面冲突,集中兵力,以大军围困,用强弩射之。他就是霸王复出,又能如何?”

    杨秋哈哈一笑道:“候将军此计甚妙,那便依计而行,今晚三更造饭,四更起兵,明日我等一起杀向瓦亭,让他庞德死无葬身之地!”

    三将便依计行事,天未明,大军便悄悄向着瓦亭庞德驻军营地杀去。大军一杀到,却发现营地之中竟然只有寥寥十几人。看到杨秋大军,全部都放下武器投降了。

    这让杨秋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旁的候选嘿嘿一笑道:“或许庞德是被杨将军的威名吓到了,探得了将军来攻,便连夜逃走。”

    杨秋虽然知道自己的斤两,可是现在他毕竟确实是将庞德“击败”了,他呵呵一笑:“不管那么多了,我这就写好捷报,回奏主公!”

    “不知主公现在是否已经到了薄落谷,我等还需等主公的命令才能行事!”

    杨秋也点了点头,“正好此处有庞德大军的营帐,还没有破坏,我军先暂时在这里驻扎,其余兵马在四周安营扎寨。”

    过了不到一个时辰,杨秋刚要下令大军休整之时,忽然听到一阵马蹄声传了过来,杨秋心中暗道不妙,立刻让大军再次准备迎敌。

    没多久,只见一员小将,身穿银盔银甲,手持一杆一丈长的长枪,身后跟着数不清的西凉骑兵,杀到了瓦亭杨秋大军面前。

    “不好,这是马超!他为何来的如此迅速?”

    杨秋认得马超,当年马腾和韩随意一起相约攻长安李傕郭汜之时,马超就已经技惊八方,如今马超领大军来此,他忽然才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

    只见马超长枪一横,冷笑一声道:“杨秋匹夫!我父与韩遂本为兄弟,未曾想他竟然不顾道义,偷袭庞将军,害的庞将军三千大军死伤殆尽,今日我便要来讨个公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