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4、公孙瓒视死如归 吴立仁重金求纸
    ,!

    此时的关靖很想挣扎,很想喊一声:“这绝不是公子之命!你这逆贼,假借公子之命,擅杀同僚,是要诛灭九族的!”

    但是关靖的嘴巴已经被堵上了,而他想说的话确实也是实情。当于谦请求诛杀关靖以稳定军心的时候,公孙续优柔寡断,哪里会同意,关靖毕竟是跟着公孙瓒很多年的老臣。然而于谦再三恳请,他也只是默然不语。无奈之下,于谦只好利用自己的权利,矫称是奉命。

    一刀下去,关靖便人头落地,一下子便将三军将士震住了,关靖是公孙瓒的老臣,他们也都知道。哪想到就是因为要投降,就被于谦当机立断斩首,这让将士们如何不惊不怕。

    “将士们,我知道你们还在犹豫,还在担心,但是我们的父母妻儿都在城中,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若是今天降了,明天他们便会他人奴隶,甚至会被人肆意凌辱杀害,你们愿意看到这些吗?如今我们不仅仅是为了主公而战,我们还是为了自己而战!你们是要保护家人而战还是愿意终生抬不起头而降?”

    此时公孙家的将士已经大多已经被于谦的话给感染,还有少数却也没有别的选择,只有选择战,否则关靖便是他们的下场。

    “战!战!战!”

    于谦这时抽出了自己的佩剑,神色凛然,高声说道:“既然选择了战,那么到战场之上,众将士一定要做到令行禁止。闻鼓不进,闻金不止,旗举不起,旗按不伏,此为悖军者斩;呼名不应,点时不到,违期不至,动改师律,此为慢军者斩!多出怨言,怒其主将,不听约束,更教难制,此谓构军者斩!有过当斩,有功当赏!抗袁期间,所有将士俸禄翻倍,若是能斩敌立功者,重赏!若是不幸战死,父母妻儿由我养之!”

    于谦的话,让众将士此时丝毫不怀疑于谦的决心,他们此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和袁绍死战到底!不战是死,战有可能活下来,甚至光宗耀祖。即使战死,那自己的家人也有保障。

    于谦令人将关靖的首级悬挂在了城门之上,并且告谕袁绍,关靖因为主张投降所以被斩首示众。袁绍听闻后,不由得愤怒万分,“来人,将公孙瓒斩首示众!我倒要看看,他公孙续小儿如何担这个害死父亲的骂名!”

    话音刚落,刘备再次站出来,急忙喊道:“主公刀下留人!公孙瓒暂时杀不得!”

    刘备再次为公孙瓒求情,这让袁绍有些不悦,冷哼一声道:“玄德,前番你劝我不要杀公孙瓒,说可以以公孙瓒为要挟逼迫公孙续献城投降。今番敌军不但没有投降,反而将主降之人斩首示众,你又作何解释?”

    刘备长叹一声,“是备思虑不周,未曾想着蓟县之中的公孙续竟然不顾父子之情。但是若是主公现在杀了公孙瓒,那一定更加激起蓟县守军的抗争之心。到时候敌军同仇敌忾,想要破之,必然花上更多气力。”

    袁绍起初倒是没有打算一定要杀公孙瓒,可是刘备三番两次为他求情,又说出这等理由,反而让袁绍下定决心杀了公孙瓒。

    “我就不信,我这十万大军还攻不下只有区区三万残兵败将的蓟县!来人,将公孙瓒拖出去斩首祭旗!但凡再有为其求情者,与其同罪!”

    袁绍这一句话,让众文武都纷纷默然不语,刘备摇头叹息退了下去,他知道袁绍的性格,这个时候若是再忤逆他的意思,必然会受到牵连。

    袁绍亲自监斩,他想看一番这个争斗了多年的老对手临死前的神态,会不会痛哭流涕甚至求饶。然而公孙瓒至死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看着袁绍哈哈一笑。

    袁绍没有看到他想要看到的情况,心中若有所失,不觉更加愤怒,只见他大声吼道:“攻城!”

    秋风萧瑟,万物衰落,此时寿春城上,有一人面北而立,白色长衫在风中不时地摇摆着。

    正在这时,身后又走过来一人,看着前面那怔怔出神的白衫之人,呵呵一笑,口中念道:“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主公此时心中是否在想这些?”

    白衫人转身一看,不由得哈哈一笑道:“贯中先生虽然常跟着记录许多大事小事,但是这一次猜的却不甚准确。”

    自然,白衫人正是吴立仁,而念宋玉悲秋之文的便是罗贯中。

    听闻自己的想法被吴立仁否决,罗贯中轻轻“哦”了一声,好奇问道:“不知主公心中作何想?”

    吴立仁想了想,忽然想到刘禹锡的那首诗,哈哈一笑,便念了出来,“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罗贯中一听,不由得连连称赞,“莫非这是主公刚刚新作的诗文不成?属下之前倒是没听过这些佳句!此诗志气与一般文人颇为不同,实在是妙啊!”

    吴立仁已经偷了不少诗歌,自然不会承认是“借”别人的,厚着脸皮点了点头。

    “如此好诗若是不能流传后世,着实可惜,我当为主公记下。”

    说完,便立刻从身后的一个书童手上取过竹简笔墨,开始认认真真记了起来,看到他一丝不苟的模样,吴立仁不由得感慨万分:罗贯中还真是一个做学问的人。

    然而这时候,吴立仁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纸已经被蔡伦发明出来,为何现在大家还是使用竹简这种笨重的东西?

    吴立仁以前没有考虑过,所以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罗贯中一定知道,于是他便问道:“不知道罗先生是否听过蔡侯纸?”

    听到吴立仁这样一问,罗贯中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呵呵一笑道:“这个属下自然听过,但是蔡侯纸制作方法,在这江南却无人识得,故而很少有。偶尔有人制得纸张出来,但是因为纸张又太脆,不易保存,故而也使用不广。”

    吴立仁这才明白为何纸张到现在还没有推广开来,这简直是浪费啊!既然东汉蔡伦都已经制造出来,那没理由现在还不能用,只要遇到能工巧匠,再改进一番,必然可以将纸张推广,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

    吴立仁想到这里,便准备发出一个告谕,告谕的内容便是:重金求纸!他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历史上的东汉末年,一定没有人很重视造纸之术,否则这个时候定然可以成为流通的主要载体。若是自己能从中推动一番,便能将纸张流通时间大大提前一番。

    看到吴立仁忽然这样一笑,罗贯中自然不知道吴立仁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他能感觉到,吴立仁是准备做一件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