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0、吕奉先大闹丞相府 袁天罡卜卦陇西城(下)
    ,!

    曹芝是曹操的长女,曹操的夫人刘氏所生,也是曹昂的一母同胞所生的妹妹。曹昂死后,曹操对曹芝更加疼爱。后来等到曹丕登基,封曹芝为清河长公主。按历史上记载,她本应该嫁给夏侯惇的儿子夏侯楙。

    听到这里,曹操脸色一变,他本想从曹氏其他族亲之中挑一位女儿许给吕布,未曾想到吕布直接就想娶自己的长女。

    “吕布匹夫,你好大的胆子!”

    一旁的典韦早就耐不住脾气,大吼一声,手中的铁戟扬了一扬,作势要和他再厮杀一番。

    曹操却摆了摆手,示意典韦退下,曹操脸色十分郑重,看着吕布,忽而哈哈一笑道:“小女若是能嫁给温候,也是她的福气,只望温候日后能好好待她!”

    典韦十分不甘心地喊了一句:“丞相!”

    吕布本来说的这个只是为了羞辱曹操一下,也没有想到曹操真的答应了自己的条件,反倒让吕布一时有些失神。

    “来人,快去请医官,为温候疗伤!”

    吕布此时心中五味杂陈,虽然他十分喜欢陈圆圆,更是痛恨曹操,可是他却知道,现在的自己根本无力报仇,既然如此,他也只能接受曹操的建议,而曹操的债便让她的女儿来还吧!

    中原大地硝烟遍布,而在凉州,除了马腾偶尔出兵想要征讨一番长安,韩遂占了陇西、汉阳武威三郡之后,便沉浸在这样一方小王国之中,既不担心有人吞并,也没有什么进取之心,反倒是他的治下出现了难得的平和。

    在陇西城南,新来了一个奇怪的道士,他每天辰时摆卦,巳时收摊,每日仅仅摆摊一个时辰,另外,每天总共只接三卦,若是三卦已毕或者时辰一到,他便收摊回去。但是他的卦却是相当的准确,百姓们却都乐于前去他的卦前卜卦问讯,占卜吉凶。

    自然,这位道长便是吴立仁召唤出世的袁天罡。

    陇西城中有一巡城都尉,便正是史文恭爆表出世的戴宗,他的能力一般,也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所以在陇西城中被分作巡城都尉,每日在城中来往巡视。虽然他偶尔会从袁天罡的卦摊前经过,但是却很少去问什么。

    这一日,天空中忽然起了乌云,好似马上就会有瓢泼大雨一般,街市之上的行人都纷纷快速跑动起来,意图能在大雨到来之前寻到一处避雨之地。

    这时候戴宗正带着两个部下巡逻,眼看乌云密布,三人情知大雨将至,只好也跟着奔跑起来,刚好经过袁天罡的卦摊之前,戴宗看到袁天罡还在那里端坐着,好心提醒道:“道长,快下雨了,还不赶紧收摊回家去!”

    袁天罡一动不动,嘴角里飘出几个字:“时辰未到!卦数未到!”

    这时戴宗才想到袁天罡有这样奇怪的规定,顿时觉得袁天罡是一个糊涂愚蠢之人,然而毕竟戴宗也曾学过道法,就想对袁天罡照顾一番,“道长还差几卦,我包了!”

    “多谢将军,只剩一卦了!”

    戴宗呵呵一笑,便向怀中去摸钱,袁天罡却只是十分随意地问了句:“将军想测什么?”

    戴宗将摸出一串钱,放在了袁天罡的卦摊上,“随便吧!我得走了吧,不然要淋雨了!”

    袁天罡皱了皱眉,盯着戴宗看了一下,啧啧砸了一下嘴唇,“将军的面相,恐怕近日会有血光之灾啊!”

    戴宗听完,脸色立即一变,将刚刚掏出来的那串钱抓到手中,“你这贼道,我好心帮你,你怎么反而咒我?今日且不与你计较,要是再敢胡言,定然让你吃官司!”

    袁天罡哈哈一笑道:“明日过后,自有应验。不过将军还是慢些走,不打紧,这雨,下不下来的。”

    戴宗身边的随从听着袁天罡竟然如此言语,连忙催促戴宗道:“将军!快走吧,这疯道士只会瞎说,无需理会!马上就要下雨了,你看着乌云,就快要砸到人嘞!”

    戴宗立刻转身,向着不远处冲了过去。然而没一会,忽然一阵风吹过,那乌云仿佛一下子被吹散了,一滴雨都没来得及落下,天忽然就放晴了。

    “这天气真是奇怪了,刚刚看起来好像有一场暴雨来着,转眼间就云开雾散了,真是奇哉怪哉!”

    许多百姓都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叹,而此时的戴宗则陷入了沉思,袁天罡的话还在他耳边响起。

    “这雨,下不下来的!”

    莫非那道士真的有几分本事?戴宗此时心中犯着嘀咕,或许是被他蒙对了也未可知,毕竟晴雨难测。

    他脑子现在有点乱,想到袁天罡那自信而又淡然的神色,总觉得有些不自在。“算了,想这些又有什么用?且看明天如何,再做计较。”

    第二日戴宗还是正常巡城,他一直十分谨慎,留意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一直到了换班之时,他都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戴宗对袁天罡的判断又变成了胡言乱语的疯道士。

    到了家中,他像往常一样,先将身上的武器和盔甲都除去,换上一身便服,家中的饭菜,下人们已经备好。他仍然是小心的检查一切,生怕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一直到他吃完,躺在床上,都丝毫没有任何不一般的事情发生。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紧张了一天的戴宗,不一会儿就陷入了梦乡。梦中,他发现很多稀奇古怪的虫子在追着自己咬,吓得他一直跑,正跑着跑着,忽然掉入了一个猎人捕猎设下的陷阱,很多削尖的竹子一根根插在陷阱之中,自己的身上被插了很多根,瞬间鲜血洒满了陷阱。

    戴宗恐惧之下,忽然从门中醒来,这时候,他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床上掉了下来,正当他庆幸这只是一个梦的时候,忽然觉得额头有一阵疼痛传来,戴宗摸了摸,才发现额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撞破了,现在还在流血。

    这时候有下人在门外大声喊道,“将军,你没事吧?”

    戴宗皱了皱眉,连忙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回将军,亥时三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