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2、鸿门宴潘临遇刺 反间计二帅归降(上)
    ,!

    潘临带进晚宴的几名属下见状连忙起身,快步冲向了潘临,而此时张士诚更是反应迅,猛然抽出挂在一旁的佩剑,身形迅捷地冲向了那名歌姬,口中怒吼一声道:“哪里来的刺客,还不快快受死!”

    只见张士诚那一剑稳稳地刺入了歌姬的胸膛,歌姬没有闪避,只是瞪大着双眼,口中十分不甘地说了一声:“张帅……”,紧接着身子一瘫,也跟着倒了下去,身下一片殷红,将她的薄纱裙染得特别鲜艳。 ?

    张士诚不管不顾,丢下了佩剑,神情中满是悲伤地走向潘临,他缓缓蹲了下来,在潘临面前失声痛哭道:“潘帅!真没想到大业未成,你竟然先我一步而去,左魁小儿竟然出此毒计,我张士诚在此誓,一定要为潘帅报仇!”

    正当张士诚捉起衣袖去拂拭眼泪的时候,却见潘临的身体动了动,接着又忽然出了“哎哟”的声音,在张士诚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潘临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潘临看着此时张士诚滑稽的模样,他忍不住嘿嘿一笑道:“幸亏我穿了几层铁甲,不曾死成,让张帅失望了。只可惜这个美丽的歌姬枉死了,张帅是不是心疼的很?”

    张士诚此时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半天没有说话,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潘临竟然诈死,仿佛早已经对自己做好了防范。可是事到如今,他已经别无他法,张士诚忽然大吼一声道:“潘临,你勾结左魁,背信弃义,今日彭帅也在这里,我便和你实话实话了。当日左魁和你密谋之事,我已经尽知;那日攻城之时,你麾下兵马损伤最少,莫不是以为我和彭帅都是白痴不成?”

    潘临哈哈一笑,指着张士诚摇了摇头,“张士诚啊张士诚,你这刺杀不成,又要泼我这样的脏水给我?既然你无情,那我也不需要和你再多说什么,我们各自回去,他日有本事战场再见。”

    潘临恼羞成怒,转身就要走,然而张士诚哪里愿意放他离开,大吼一声道:“刀斧手何在!”

    只见从大堂四周涌出了许多甲士,各自手持刀斧,将潘临等人包围了起来。这时,一旁的彭式不知道张士诚是要连自己一块除掉还是只想除掉潘临,但是他心中也已经知道,自己在几人之间是弱势,若是任由张士诚除去潘临,他也早晚免不了同样的下场。

    “张帅,潘帅,有话好好说啊!现在你们就刀兵相见,岂不是让钱塘县的左魁笑话?”

    可是张士诚此时却已经别无退路,若是就此让潘临全身而退,那么潘临以后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助力,反倒可能倒向左宗棠。

    “彭帅,今日之事与你无关,只是对潘临,实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杀!”

    随着张士诚一声令下,刀斧手纷纷杀向了潘临,潘临也跟着大喊一声,门外他带的五百精锐也都纷纷冲进来,护着潘临一起杀向了城门。彭式眼看张士诚固执己见,无奈之下,也将自己麾下五百将士招了出来,跟着潘临一起杀将出去。

    刚杀出去,不知何时,安琬竟然又带着两千弓弩手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潘临此时才感觉到恐惧,他看着一旁的彭式,叹了一口气,“还是彭帅心思透亮,竟然早已看透了这张士诚的野心。我现在才想到当初左魁去诸暨之时,给我的密信便是让我防备张士诚。唉,悔不该今日还要赴宴!”

    “潘帅,事到如今,说这些都没有什么用,我等还是赶紧杀出去,城外有我等五六千人马,我等不可束手待毙!”

    随着箭如雨下,潘彭二人麾下的心腹将士纷纷倒地,有一些随着携带坚盾护着潘彭二人冲向城门。这时候,城门口驻守的将士终于听到了城中的喊杀声,都知道城中有变,早就按照两人事前的吩咐开始向余暨起了攻击。

    张士诚看到彭式竟然主动去帮助潘临和自己作对,心中更是愤怒,“彭帅,你为何要帮这背信弃义之辈?”

    彭式哈哈一笑道:“张士诚,你狼子野心,之前故主邓帅收留了你,哪想到你竟然谋害了邓帅,自己却接掌了他的旧部。如今你想借此机会吞并我等,以为我不知道?若是任由你除了潘帅,他日恐怕我彭式的下场比潘帅还要惨。”

    被彭式一语说中自己的心思,张士诚更是恼羞成怒,策马上前,手中长枪直取彭式而去。

    “匹夫竟敢在此胡言乱语,找死!”

    彭式自知不是他的对手,也不敢硬接,彭式的心腹,自觉地迎了上去,彭式则和潘临继续向城门口撤去。

    经过城外大军的奋力拼搏,总算将余暨的城门打开,潘临和彭式以及手下不多的心腹甲士,纷纷向城外冲了出去,张士诚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做了周全的安排,可是千算万算,却没有想到彭式最后竟然会和潘临战在同一条战线。按照他对彭式的了解,此人一向比较怯懦,在自己的威逼之下,能保持中立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却反而倒向了潘临。

    一番混战下来,张士诚麾下的五千精锐伤亡也有一千多人,潘临和彭式的兵马带到城中的一千心腹死伤殆尽,其余也伤亡了千余人,两人目前合计不到五千兵马一起逃出了余暨。

    眼看潘临和彭式趁夜逃走,安琬也有些不甘心,虽然此时张士诚十分愤怒,他还是上前请命道:“张帅,末将愿意领兵追杀这两个匹夫!”

    “唉,晚了!如此深夜,若是再追下去,难保不会惊动左魁。我真是没想到今天会是这样的结果,如今潘临和彭式二人既然与我生出这样的嫌隙,以后必然不能为我所用,只是希望他们目光太过短浅,因此反投左魁,必为我等日后之心腹大患。我当修书一封,送与祖帅处,先告诉他一声,潘临和彭式二人背弃盟约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