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9、左宗棠定计讨贼 黄汉升箭射密信
    ,!

    听到这里,左宗棠和诸葛瑾脸上都写满了震惊,左宗棠更是起身问道:“你说什么?虞太守前几天不是还派人传信说贼寇短时间之内不会有任何异动,山阴城防也完备,怎么会那么快就被攻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诸葛瑾来说,虞翻之死是失去了一位同僚,主公失去了一个得力助手;但是对左宗棠来说,还不仅仅是这些。左宗棠出兵之日,踌躇满志,想借这次,一展抱负;可是这战争还没开打,便让山越攻下了会稽,杀了会稽太守虞翻。这若是让吴立仁知道,那吴立仁难免会怀疑左宗棠的能力;即便吴立仁不说,那吴立仁麾下的文武呢?

    “回将军的话,原来是山越贼首张士诚屠杀会稽百姓,致使许多百姓开始向山阴避难;虞太守不忍百姓受难,所以开门放百姓入城。哪想到张士诚竟然令自己麾下的山贼伪装成百姓,进城之后,伺机打开城门,偷放贼军入城。山阴陷落之后,虞太守不敌贼寇,遂被贼将安琬所擒。张士诚想要劝其归降,虞太守骂不绝口,张士诚一怒之下便一剑刺死了虞太守。”

    听完这些后,诸葛瑾连连叹息不已,示意那传令兵先出去,接着看着左宗棠一脸肃穆的样子,心中有些为他担心。

    “左将军,这张士诚如此猖狂,更何况还有其他山越相助,要破之实属不易。不如让某休书一封向主公说明情况,让主公再多排泄兵将过来,如何?”

    毕竟左宗棠只带来了五千兵马,其中两千还是刚刚招募而来的,哪里会有什么战斗力。而吴郡本来也没有多少兵马,除了钱塘凌操麾下不到三千人,其余只有一些县兵,难堪大用。虽然从交谈之中,诸葛瑾对左宗棠的能力还是很赞赏,但是眼前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他怕左宗棠下不了台阶,所以才主动提出帮他写这份奏表。

    此时一旁的黄忠一直压着内心的怒火,听到诸葛瑾这样一说,顿时让他怒火中烧,他怕左宗棠真的会知难而退,请命道:“左将军,那张士诚匹夫竟敢如此猖狂,末将不才,愿提两千兵马,杀了这匹夫,为虞太守报仇雪恨!”

    “黄将军,非诸葛瑾长他人志气,只是现在的情况,敌军数倍甚至十倍于我,怎可与之一战?等主公平定北方战事,再派兵来援,自然可以将张士诚等一般山贼一网打尽。”

    这时,只见左宗棠向诸葛瑾拱了拱手问道:“诸葛太守,不知可否将这几处山越贼寇的详细信息说与我听。”

    左宗棠的眼神中的怒火此时已经完全消失,剩下的只有一种坚毅,诸葛瑾明白左宗棠还是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但是却也没有办法,毕竟,左宗棠手中有吴立仁的命令:各地官员都要配合左宗棠的行动。

    此时造反的山贼总共有四处,除了张士诚外,还有两处,潘临和祖郎,各有一万余人,另一处彭式稍微小点,只有五千余人。之前他们彼此之间都没有什么联系,也都是在不同的地方自给自足。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一起起兵攻打会稽各县。

    听完诸葛瑾的介绍,左宗棠沉思了好半天,眉头一直紧皱着,这让一旁的黄忠和诸葛瑾都十分担心。过了好一会,左宗棠总算松开了眉头,面色恢复如旧。

    “左将军是否已有妙计?”诸葛瑾连忙上前问道。

    左宗棠点了点头,黄忠一听,十分高兴,紧接着问道:“左将军准备先破哪处?我这就去点齐兵将!”

    左宗棠却摇了摇头,“汉升将军,明日我和你,就两人前往诸暨县。”

    诸暨县是山贼潘临所在之地,听到左宗棠如此说,黄忠和诸葛瑾都有些惊愕,他们不知道左宗棠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左将军是想凭三寸不烂之舌去说服潘临倒戈?”

    诸葛瑾终于想到了一个靠谱的可能性,左宗棠笑着点了点头,然而诸葛瑾心中却对左宗棠的这种想法有些不屑一顾。想要说服潘临,至少要带着兵马,让他感觉到威胁才行。否则单凭这两人两骑,能不能全身而退还是问题,还想着说服潘临,这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将军,就我和你两人是否有些托大?若是敌军一起杀出,末将难以护佑将军周全。”

    左宗棠哈哈一笑,“我左宗棠尚且不怕,黄将军莫非不敢去吗?”

    黄忠被左宗棠这样一激,脸色勃然一变,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种惊人的气势,“左将军为何要如此小瞧于我?我黄忠的命若不是主公垂怜,早已没了;今番为了主公,一条命算什么。大丈夫马革裹尸,是我黄忠的福气。”

    “壮哉黄将军!”左宗棠微微颔首,忍不住赞叹了一句,“不过我左魁断不会轻易送命,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第二日,左宗棠和黄忠两人便领军向钱塘进发,大军到了钱塘之后,左宗棠和凌操商谈了一会后,便带着黄忠,快马向着诸暨赶了过去。

    又过了一日,左宗棠便和黄忠赶到了诸暨城下,接着令黄忠一箭射了一封书信射到了城上的旗杆之上。黄忠的箭术吓到了守城的山贼,连忙将书信取下后,快速送到了潘临手中。

    潘临看到书信之后,立刻穿好披挂,手持大斧,点齐了五千兵马,打开城门,众军一起冲了出来。当潘临看到只有左宗棠和黄忠两人之时,他的心里犯了嘀咕:这人到底卖的什么关子?

    “你就是左魁?”潘临对着左宗棠大吼一声问道。

    左宗棠呵呵一笑,策马向前几步,黄忠紧紧跟着,手中的大刀紧紧抓住,小心防备着。

    “我便是吴公麾下讨逆校尉左魁,不知道潘大帅对我主的条件可还满意?若是还有什么意见,可以修书与我,只要潘大帅能按照信中的约定行事,一切都好说。”

    左宗棠的话,让潘临有些莫名其妙,他大斧向着左宗棠一指,大吼一声道:“左魁匹夫,休要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吃我一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