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2、孙伯符再次中毒 樊梨花二打寿春(中)
    ,!

    听到医官这样一问,吴夫人不由得眉头一皱,好像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看孙静,孙静不解,有些焦急地问道:“嫂夫人这是何意?”

    “有一日严夫人来府中看望老身,我向她提到金芝怀孕之事,她便提到女萝安胎效果比较好,故而我便加了女萝。? ”

    严夫人正是孙静的妾室,吴夫人不敢隐瞒,将此事的前因后果立刻说了出来,孙静听完,脸色一变,矢口否认道:“嫂夫人,主公,此事我绝不知情,更何况严氏也不知道主公房中这符咒的成分,又怎么会蓄意谋害主公呢?”

    孙静是孙策的叔父,曾经在孙坚起兵之时率领数百人跟随,以后更是一起并肩战斗,才取得了立身之所。孙静可以算是孙家基业的一名元老级人物,而今虽然看起来好像是孙静指使严氏所为,可是这一点证据根本不可能让人信服,孙策不能将孙静怎么样。

    孙策此时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想着刚刚的话,他只恨自己现在时日不多,根本无法应付现在的状况,“好了,诸位都退下吧!我先休息一会,过几日,我就宣布后事。母亲,这几日还望你能照顾一下方氏,一定要保佑我这最后一点骨血。”

    听着孙策的话,众人都同时一阵伤感,方金芝更是哭成了泪人儿,虽然她一直不知道孙策曾经恢复的事情,可是现在孙策只剩下一个月的寿命,她都不知道能不能让自己肚子的孩子看到孙策一面。

    众人都缓缓退下,周瑜立在原地没有走,孙策呵呵一笑,他慢慢起身,看向周瑜,“公瑾是不是内心还在埋怨我为何要与曹操这样的奸诈小人同谋吴铭?”

    周瑜叹了一口气,“吴铭展太快,主公想要限制一番,也是人之常情,这事怪不得主公,只是未曾料到曹操竟然下手如此快,二公子偏偏经验不足,哪里会是曹操的对手。况且曹操还以江东为条件,主公动心也是情理之中。”

    孙策面色一喜,抓住了周瑜的手,高兴地说道:“知我者公瑾也!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真的不能再和公瑾共谋大事!”

    一声长叹,周瑜听到了英雄末日的感慨,“伯符兄,不如就依瑜之言,寻一寻孙思邈,或许还能有救。”

    孙策眼神中满是坚定,“公瑾,无需再说,天命难违,如今我若将继位之人选为孙翊,是否妥当?”

    “主公还是怀疑孙静将军?”

    孙权早已经在孙策心中排除,所以继位者目前来说最合适的莫过于孙静了,只不过谁都有私心,相比之下,孙策肯定愿意传给自己的亲弟弟而不是叔叔。

    “三公子如今年纪太小,若是再过几年倒是无妨,现在若是让我等奉三公子为主,势必会让其余孙氏族人不满,况且孙静在孙氏之中颇有威望,如此必然会引起内乱,实在得不偿失,依瑜之见,万万不可!”

    周瑜自然会以整个孙氏大业着想,若是孙静不服,到时候孙氏定然会四分五裂,又怎么还能在这乱世之中生存下去呢?

    “公瑾之意,只有立孙静一条路了?先父辛苦打下的基业,拱手让于他人之手,某就是死了,也愧对先父啊!公瑾,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孙策的心情,周瑜能理解,可是若是想让孙氏权利平稳过渡,不至于造成大的内乱,又不能让孙策满意。

    “主公,恕周瑜愚钝,实在没有办法。”

    孙策眼神中有些许失望,他也知道自己的要求还是有点多,“那公瑾先下去吧,我再想想。他日若是我的孩子出世,还请公瑾多多照看一二,不负你我相知数年之意。”

    “主公请放心!瑜就是拼死也要护住主公后人的周全!”

    孙策再一次的相托,周瑜心中自然真的当做了他最重要的使命,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可是半道便要死别,无论是谁,心中都无法摆脱那种悲哀。

    “希望还有一日,能和公瑾策马奔,畅谈天下,等我将各种事情都安顿好,我再与公瑾把酒言欢。”

    孙静府。

    此时夜已深,孙静却依然还没有安歇,他站在后门门口,好像在等着什么人,不停地左右张望着,街上早已没有了人,偶尔只是有打更人在叫喊着,其中还夹杂不知谁家的狗偶尔狂吠几声,好像在驱赶陌生人一般。

    正在这时,两个头戴斗笠的烟衣人快步向孙静走了过来,两人走近之后,齐刷刷取下斗篷,继而对着孙静拱手拜了一拜,口中喊道:“父亲!”

    孙静立刻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接着快将他们二人拉到院子里,又小心四处看了看,紧接着关上后门,插上门栓。

    三人一起来到了孙静的书房之中,那二人自然便是孙静的两个儿子孙暠和孙瑜。此时本应该身在桂阳的二人,不知何时得到消息,现在已经回到了临湘。

    这时孙暠十分兴奋地说道:“曹丞相果然没有失信于父亲,既然已经夺了南郡和江夏,那么主公想让孙仲谋立功的算盘算是打空了。如今仲谋这样一败涂地,主公若要是还执意传位于仲谋,必然不能让这一干文武信服。到时候,等主公一去,那我等便联络一些文武,共同拥立父亲为新一任的扬州刺史,丞相再从天子那里请一纸诏书,谁敢不从!”

    孙瑜则比较冷静,并没有向孙暠那般想得美好,“父亲,听闻主公再次中毒,还和母亲有所关联,是否属实?”

    孙静点了点头,他脸上也是满脸的不解,“此事确实蹊跷,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何人下的手?又或者是那妖道于吉弄得手段?只是不知道为何最后竟然和夫人扯上关系,或者背后有人想嫁祸于我?”

    “会不会是巧合?这种事情若是处心积虑,谈何容易啊!况且于吉一直听闻是个神仙般的人物,又为何会加害主公,实在难以令人信服。若是有人想嫁祸,最有可能的便是仲谋了。可是主公已经有心传位于他,他也没有必要如此做。”

    孙静也想不明白,他呵呵一笑,“不管是谁,只要没有证据,又能奈我何?汝二人麾下兵马随时候着,到时候若是有任何异动,切记要第一时间赶回临湘!现在,你们还是先出城去,省的引起主公怀疑。”

    “父亲千万保重,我等告辞!”

    孙暠和孙瑜将斗篷再次戴上,两人离开府上,再次没入到如墨一般的烟夜之中,此时的孙静,怔怔地想着,手中摸着那封来自曹操的密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