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0、徐文长自刎欲报俞大猷 曹孟德生子当如孙仲谋
    ,!

    尼玛!要出事!这典韦这个神狙手,简直是大将克星啊!一言不合就丢武器,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滴!检测到俞大猷被典韦掷戟秒杀,俞大猷死前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7,统率94,智力85,统率53,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26。”

    然而吴立仁还没来得及吐槽,俞大猷就这样被变成碎片送回去了,吴立仁楞在那里,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俞龙戚虎,龙就这样挂掉了……俞大猷是自己目前为止阵亡武力最高的一员大将,不但武力高,统率,智力都不弱的一代名将,就这样陨落了。

    心痛!

    曹操看着俞大猷这样死在自己面前,他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十分惋惜地说道:“可怜这一身本领了!”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急忙上前请罪道:“丞相!我等该死!”

    曹操哈哈一笑,“俞骁真乃忠义之辈也!令人将其厚葬!”

    俞大猷的死讯传遍了安陆,铁血军将士除了悲愤之外,李虎毅然担当起了统率的职责,可是没多久,李虎便再次被杀,王续再次顶上;王续死了,此时才发现下一任替代者赵华早已经先他而去。

    铁血军将士几乎死伤殆尽,这般惨烈的战事让曹操内心的震撼更加强大。他不知道这支军队是俞大猷亲自训练几年,一直带在身边,如同兄弟一般的存在。虽然还没有“俞家军”的名号,但是曹操已经将这支铁血军打上了俞大猷的印记。

    强将手下无弱兵,忠将手下无懦夫!

    战事结束后,除了部分伤员,曹操下令将这一战所有牺牲的将士一起安葬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曹操的心里忽然变得沉重起来。

    这一战,曹操手下将士也伤亡五千多人,在自己占据了如此大优势的情况下还损失了如此多。曹操不知不觉走到了安陆之南的江畔,向着江水之南望着,一站就站了大半个时辰,天色已经烟了下来,这时候郭嘉走了过来,轻轻喊道:“丞相,天色已晚,不如先回去休息吧!”

    曹操摇了摇头,转身看向郭嘉道:“奉孝,到底什么才是天意?这天下归于谁手才是天意?我思索良久,却不得其解,心中实在是不安。”

    郭嘉哈哈一笑,伸手向着不远处一指,“丞相请看,这江水向每日东而流,在世人眼中,一定便是天意。然而,若是他日能建一大坝,再挖一条向西的沟渠,那河水便会向西而流。”

    听着江水拍打江岸的声音,曹操此时心情忽然大好,高声吟道:“东临碣石,以观长江!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

    徐渭一路快马赶回,总算在两天后赶到了夏口,他没做停留,直接便去水军大寨求见戚继光。

    戚继光看到徐渭出现,心中便有不好的预感,徐渭直接单膝跪下,沉声说道:“戚将军,大事不好,曹操现在已经大军来到安陆,俞将军令我先回来将此事告知戚将军。还请戚将军快快拿主意,江夏如今大军压境,四面受敌,必然难以久守,不如快快思考撤军。”

    戚继光也没有想到这曹操大军怎么忽然从合肥跑到江夏,若是被曹操和孙策包围,那么他辛辛苦苦打造的这支水军怕是要全军覆没。这时候他忽然发现一个问题,“文长,俞将军呢?莫不是没有和你一起撤回?”

    “正是。俞将军说先要暂且抵挡一番,若是守不住再图撤兵。”

    徐渭的话,他本不应该怀疑什么,可是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只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立刻下令周泰蒋钦整顿船只兵马,准备通过鄂县、蕲春,再派人向驻扎在庐江郡寻阳的陈庆之求援。

    听到戚继光的安排,徐渭面有难色地看着她,戚继光有些看出徐渭那种欲言又止的表情,连忙问道:“文长有话不妨直说,如今事情紧急,你我不需再多礼。”

    徐渭听完,拱手答道:“戚将军,属下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戚将军应允!”

    “请说!”

    “属下想向戚将军讨一千兵马,前去接应俞将军。如今曹操大军数万人,俞将军必然挡不住;若是撤退途中被曹军追上,必然难以走脱;故而属下斗胆有此请求。”

    徐渭说完这些话,戚继光不由得感慨道:“文长果然忠义之人,不过文长先生文弱之辈,确实不适合去接应俞将军。周将军,你挑一千精锐,前去安陆方向接应一下俞将军。切记,不可恋战。”

    周泰应了一声,便迅速挑选出精兵一千,按照戚继光的吩咐去接应俞大猷。

    周泰一边一路急行,一边又派遣探马先去探一探安陆的情况,周泰走了一天多,就接到了安陆方向传来的消息——安陆城破,俞将军坚持苦战两天后终于不敌,为典韦所杀!

    听到这个消息,周泰震惊不已,不久前还和俞大猷一起切磋过武艺的周泰,这个时候听到这样的消息,他久久不能平静,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周泰大吼一声,他与俞大猷相识时间并不久,可是对俞大猷这样的人却发自内心的欣赏。

    “将军,曹操先锋部队已经向夏口进发,还请将军快快回军,告知戚将军。”

    周泰从震惊中被拉了回来,此时并不是悲伤的时刻,他暗暗立下誓言:一定要斩了典韦,替俞大猷报仇。

    “全军撤退!”

    周泰一声令下,大军直接向着鄂县而去,过了几日,周泰才追上戚继光大军,当看到周泰就这样回来的时候,戚继光和徐渭的心中都不由得咯噔一下。

    徐渭更是迫不及待地冲了过去,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周将军,俞将军怎么样了?”

    周泰长叹一声,接着用着低沉地声音缓缓答道:“俞将军在曹军数万大军的围攻之下,坚持了两天,最终无力守住,俞将军麾下所有兵马全军覆没,俞将军更是为典韦所害!”

    听到这样的消息,徐渭的内心猛然一阵绞痛,他忽然之间十分痛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相信俞大猷的话,恨自己为什么要离开俞大猷。

    “俞将军!徐渭对不起你!”

    徐渭一下子跪在地上,双目血红,仿佛一只暴怒的野兽一般。而一旁的戚继光仿佛也无力接受这样的事实,站在原地,半天没有一点反应。

    过了很久,整个空气仿佛都安静下来,戚继光终于吐出了胸中的那口因为伤痛而憋着的浊气,拱手对着安陆的方向躬身行了一个大礼,缓缓说道:“俞兄,一路好走,戚某为你送行!”

    接着戚继光大喝一声道:“全军将士听命,俞将军和他麾下五千将士,为了给我们争取撤退的时间,现在已经尽皆遭到曹贼毒手。他们虽然不是我们的亲兄弟,但是这份情谊,比亲兄弟还要好。现在众将士加速前进,不要辜负了俞将军的这番牺牲。有朝一日,我们一定要杀曹贼为俞将军还有他手下的五千将士报仇!”

    戚家军都知道俞大猷和他手下的将士去安陆的消息,如今撤退了也没有看到,现在听到戚继光这样一说,他们才明白,继而内心满是愤怒,一起高声吼道:“报仇!报仇!报仇!”

    这时候戚继光将徐渭从地上扶了起来,徐渭忽然惨然一笑道:“我徐渭自诩聪明过人,却没有想到这一点,俞将军啊俞将军!我这就下去陪你!”

    只见徐渭忽然抽出腰间的佩剑,就要自刎,一旁的戚继光眼疾手快,一挥手就将徐渭手中的长剑打落,同时更是气急败坏,冲着徐渭吼道:“徐渭!你怎么那么糊涂?俞将军让你先离开便是想要你保住有用之身,好为主公为国为民,作出自己的贡献。一直以来俞大猷视主公为平生知己,他这样做,一来保住戚某手下这支仅有的水军;二来是要保住徐先生这一身本领。你要是就这样死了,对得起俞将军的知遇之恩吗?对得起他的一番苦心吗?你要是这样,真是让戚某彻底看轻了你!”

    徐渭呆呆立在原地,半晌无言,竟然好似魔怔了一般。戚继光叹了一口气,对着一旁的周泰使了使眼色,周泰便扶起徐渭上了马。

    “滴!检测到徐渭因受俞大猷之死的打击,意志消沉,无心再参与国家之事。检测到徐渭完成了剧情‘弃世’,获得系统奖励基础智力和政治分别+2,基础武力和统率分别-2,当前徐渭的四维属性变化为武力60,统率73,智力94,政治72.”

    听到这声提示,吴立仁好像受到了双重打击,原本以为只是失去一员大将,没想到,现在看来,又失去了一个智囊。

    “系统啊系统,这完成的什么剧情?弃世,哎,还有,这算什么奖励?奖励还能降低属性吗?”

    系统没有做声。

    戚继光离开夏口之后没多久,孙权派出的探子便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了他,孙权听完后大喜过望,立刻下令让甘宁率麾下三千兵马占据夏口,同时,让方文定也一起将水军大寨移向夏口;同时自己和张玉一起领麾下一万大军一起赶往夏口。

    曹操大军来到夏口之后,看到城池已经为孙权所得,心中微微有些动怒,他率大军来到城下,对着城墙之上已经做好准备的孙权高声喊道:“此处谁为主将?”

    这时,孙权面带笑容对着曹操拱手行礼道:“孙权见过丞相!只是如今不便出城迎接,还望丞相恕罪!”

    曹操自然听过孙权之名,此时看着孙权的模样和他这种进退有据的表现,不由得颇为喜爱。

    “原来是仲谋啊!我与汝兄长相约一起攻伐吴铭,如今戚继光既然率部逃走,仲谋何不与我一起出城追击,成此大功?”

    曹操手中马鞭向南一指,意图想让孙权出兵一起进攻戚继光,可是孙权却摇了摇头道:“丞相有所不知!我孙家与吴铭原已经结为兄弟之好,而他并未做什么背信弃义之事,孙权虽然不才,却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出兵攻之。”

    曹操冷笑一声,“仲谋已经夺了吴铭的夏口,难道还能堵得住天下悠悠之口吗?”

    “丞相言重了!如今戚继光主动弃了这夏口,某只是不希望百姓受到骚扰,所以率军来守之,并不算夺他城池。”

    孙权的话,确实无懈可击,曹操呵呵一笑,对着手下众将士言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子!这孙文台之子没有无能之辈;长子孙策,骁勇无比,人称小霸王;但是这个次子孙权,也气度不凡,虽然小小年纪,却能有如此见识,实在难得。生子当如孙仲谋啊!”

    众人听完,一旁的郭嘉呵呵一笑道:“丞相几子,也都是天纵之才,又何须羡他将死之人?”

    “哈哈,奉孝所言极是。”

    这时,曹操再次看向孙权,高声喊道:“仲谋贤侄,操有一言,不得不说:如今虽然戚继光暂时撤退,但是陈煦大军还在虎视眈眈;几番只是慑于孙曹两家之力,不敢轻举妄动;若是有朝一日,我大军班师回朝,戚继光必然卷土重来,还望仲谋贤侄早作打算。”

    说完,曹操便领大军向着戚继光撤离的方向再次追了过去。

    这时候孙权在城中思索着曹操最后的那句话,心中暗自琢磨着:若是曹操退兵,戚继光必然再来索要城池,这样自己好不容易取得的城池岂不是又要拱手送给他了?可是,自己又该怎么做才行呢?

    这时一旁的张玉凑过来,看着紧锁眉头的孙权,拱手答道:“将军莫非担忧戚继光再夺夏口乎?”

    孙权点了点头。

    “此事极易!黄盖将军在江陵还有一万多大军,何不让他抽出五千进驻夏口,末将领一万大军取下西陵,和夏口互为犄角之势;到时,别说戚继光,就是陈煦小儿来取,也能保江夏无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