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9、左宗棠献策平山越 吴立仁用计激黄忠
    什么?左魁,不就是左宗棠吗?召唤了那么久不来,怎么偏偏和张武混在一起了,现在人才都是那么害羞了吗?

    “快快将他带进来。”

    左宗棠的策论不是说有多高明,可是他却清楚地列举计算了讨伐山越需要多少人马,需要多少粮草,需要各郡给予什么样的支持,他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写了进去,这让吴立仁一目了然。

    不一会儿,左宗棠便被张武领了进来,吴立仁一眼望去,就看到一个长相颇为儒雅的中年男子站在自己面前,他肤色有些偏暗黄,面上胡须一大把,每根胡须都打理的格外整齐,仿佛接受吴立仁的检阅一般。他欠了欠(身shen)子,拱手对吴立仁行礼,但是却是不卑不亢,吴立仁从他(身shen)上一下子便感受到了一种气质,这种气质用一句话形容就是:君子坦((荡dang)dang)((荡dang)dang)。

    “左先生快快免礼!”

    吴立仁连忙走过去,又好好将左宗棠打量了一番,这反而让左宗棠有些不自在,心中顿时疑窦丛生。

    “主公是因为喜欢了我刚刚的策论才会如此看我?”

    “传闻主公求贤若渴,今(日ri)一见果然非同一般。”

    “莫非我今(日ri)的穿着有什么不体面之处?”

    吴立仁自然不知道左宗棠此时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他看了一会后心中更加欢喜,直接将会稽郡山越造反之事说与了左宗棠听。

    “左先生以为,讨伐山越需要多少兵马?”

    左宗棠略加思索后便立刻答道:“两千兵马足矣!只不过需要一猛将相助,同时需要让会稽郡、吴郡太守全力配合,方能成事。”

    左宗棠的回复让王守仁和贾诩都微微一愣,他们也不敢夸此海口,同时也不相信左宗棠真的有这个本领。虽然他的策论写的不错,但是纸上得来终觉浅,要真正做起来,才知道事(情qg)的艰难。左宗棠之前并没有领兵打仗的经验,单凭这简单的书生之论,两人都相信,吴立仁是不会讲这重要的事(情qg)交给一个如此信口开河的人(身shen)上。

    “好!好!好!”

    吴立仁连声喊道,他之前召唤出左宗棠后,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所以到了这个时候,他竟然忘记了左宗棠的存在。幸亏今天张武将他带来,否则吴立仁还在烦心到底应该派何人平乱呢。

    “系统,检测下左宗棠是否有什么特殊属(性xg)或者技能。”

    “滴!检测到左宗棠拥有技能伐异:当其领军平乱或者对抗异族之时,自(身shen)统率3,智力2,麾下将士武力1”

    给力!吴立仁给他技能这样评价。和樊梨花的技能类似,只不过,左宗棠的武力1是给自己的将士加,比主将一个人加效果好多了,只是应用条件限制有点大,不过今天这样的(情qg)况正好可以用上。

    而左宗棠提出的猛将,吴立仁已经有了人选——那便是赋闲在家的黄忠。如今黄忠投降后一直没有作为,一来他的心一直放在了黄叙(身shen)上;二来,他斩了董袭,吴立仁不知道现在应该将他放在什么样的位置才合适。正好讨伐山越,让他立点功劳,也算赎罪。

    “左魁听封!现在封汝为讨逆校尉,领军三千,以黄忠为先锋,前往会稽平乱。届时会稽、吴郡两郡兵马,汝皆可一力调配。凯旋之(日ri),另有封赏。”

    听到吴立仁竟然这样如此信任自己,左宗棠仿佛感觉自己在做梦,他以为吴立仁顶多会让自己做个参军就可以了,没想到上来就当主将,当此大任,左宗棠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而(身shen)后的王守仁和贾诩自然更是诧异万分,只不过贾诩并没有多言,而王守仁却已经立刻起(身shen)劝阻道:“主公三思!左魁此策论虽然高明,但是行军打仗,并不是只是能说会写,临敌应变,更是重中之重,左魁无任何经验便轻易(允yun)他如此重任,失败是小,若是失了江东数郡,则大事去矣!”

    吴立仁自然知道王守仁的担忧,这种事(情qg),对谁来说都是不能接受的,吴立仁知道自己没办法说服他,只好走到他的面前,用着十分诚恳的目光看着王守仁道:“阳明,相信我看的人绝不会错!”

    王守仁一下子好像真的被灌了汤一般,恍恍惚惚,跟着点了点头。而左宗棠此时终于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大喜过望地立刻跪下道:“主公在上,末将一定会竭心尽力,早奏捷报!”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左宗棠的亲密度9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仇恨值。”

    第二(日ri),吴立仁亲自去找黄忠,不过他并没有直接说出他的来意,因为他想到了演义中诸葛亮的“请将不如激将”的说法。

    “汉升,如今孙策曹((操cao)cao)共同来攻,而江东山越又反,不得已,我要亲自率军救援合肥,特来和汉升辞行,若是令郎有什么需要,尽管去找孙先生。”

    听到这里,黄忠满怀期待地看着吴立仁,以为吴立仁会委以重任。可是他没想到到最后吴立仁竟然要自己亲自出征也没有提到自己。

    “主公,末将不服!”

    黄忠有些气鼓鼓说道。

    “汉升有何不服?莫非这下邳城中有谁亏待于汝不成?你说出来,我定然会给你一个公道。”

    黄忠摇了摇头,拱手答道:“既然末将已经投降主公,可是如今既然主公治下有战事,为何没有点末将?莫不是以为末将会有二心?又或者嫌弃末将年纪老迈?”

    吴立仁嘿嘿一笑,“黄将军切莫多想,只是令郎现在还没有恢复,铭也不忍心让你父子分离;况且战场凶险,刀枪无眼,若是有什么个万一……”

    吴立仁没说完,但是黄忠自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时,他心中更加气愤,语气更加激动起来,一下子单膝着地,跪了下来,“黄忠不是怕死之人!为将者难免沙场战死马革裹尸,这是为将者的荣耀!主公对忠大恩,虽万死难报一二;若是主公以为末将能力不够,末将愿意充一马前卒,上阵杀敌,以报主公大恩,请主公恩准!”

    黄忠的话,自然十分符合吴立仁的心思,“汉升快快请起!非铭不信任将军,既然将军有如此雄心壮志,那这样,过两(日ri)左魁将领兵三千讨伐会稽境内的山越叛乱,我意让你为先锋,。只是那左魁虽然腹有韬略,却资历尚浅,我怕汉升会因此而不服其调遣。若是因此造成将帅不和,则此战必败。若是汉升愿意听从左魁之令,则山越之乱必然可平,不知黄将军是否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