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5、冉闵再战裴元庆 梨花帅爆李鸿章(上)
    冉闵自然也对这个小小年纪的裴元庆也十分有兴趣,他知道自己和裴元庆现在是难分胜负,若是想要赢他,必须要靠着自己战场上生死之间累积的经验和自己的耐力。

    “裴将军,今(日ri)你我便再次一决高下!”

    说完冉闵手中双武器一起舞着攻向了裴元庆,裴元庆眼中满是兴奋,嘿嘿一笑道:“痛快痛快!”

    “滴!检测到冉闵技能绝勇触发,武力3,奇锋双刃矛武力1,连钩戟武力1,朱龙马武力1,当前冉闵的武力提升至109”

    “滴!检测到裴元庆技能锤霸触发,冉闵武力-5,当前冉闵武力回落至104,裴元庆武器八棱梅花亮银锤武力1,坐骑千里一盏灯武力1,当前裴元庆武力提升至104”

    听到这个消息,吴立仁总算第一时间清楚了合肥的战事,裴元庆又要和冉闵大战了,还好这次裴元庆的锤霸只是降低了冉闵5点武力,若是6点的话,天王又要被裴元庆压制了。

    此时两人都卯足了精神,虽然两人势均力敌,又都有些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可是这种战斗之下却容不得半点分心。裴元庆的一双银锤力大如山,不断给冉闵带来压力,冉闵心知不能和裴元庆硬撼,两把武器总是用卸力的方式将裴元庆的杀招一招招化解,这却反而更加激发了裴元庆的不服气的心理。手上的亮银锤进攻起来越来越凌厉,冉闵嘿嘿一笑,哪里会惧,抖擞精神,武器的碰撞一声不断响起,就连远远观战的曹((操cao)cao)等人仿佛也听到了那巨大的声响。

    “裴将军如此英雄人物,为何要在曹贼手下效力,岂不是自毁前程?”

    冉闵此时再次生起了惜才之心,猛然说出这番话,裴元庆一听,心中便以为冉闵是看不起自己,心中更加恼怒,两只亮银锤忽然一抖,只见空中如同雷神怒吼一般咆哮着向冉闵冲去,裴元庆啊啊怪叫几声,冲着冉闵吼道:“冉闵!我拿你当对手,却没想到你竟然只想招降我,真是气煞我也!”

    冉闵哪里想到裴元庆会这样理解自己的话,可是在裴元庆忽然加快的杀招之下,哪里还有时间解释,他疲于应付,可是心中却好像还在想着自己刚刚的话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反而让冉闵险象环生。,

    “天王将军,小心啊!”

    樊梨花在城墙之上高声喊道,这时候冉闵才意识过来自己现在的(情qg)绪有些失控,努力调整一下,总算将自己(身shen)形稳住。

    纵然他心中惋惜不已,可是现在的(情qg)况若是他还想抱有其他想法无异于作茧自缚,他只好挥去心中的其他杂念,全力应付其眼前的战斗。

    两人战了一百回合,直看的众人目不转睛,这时,裴元庆年幼的弱点总算慢慢显现出来,虽然他初期的进攻十分凶猛,可是气力现在开始有些跟不上,他无法维持开始的攻势,而冉闵仿佛刚刚经过(热re)(身shen)一般,慢慢从防守转向进攻。

    裴元庆却是从骨子里有种不服输的,他也知道自己的气力已经没有最初的好,可是若是因此败了,一来回去很没有面子,二来今天自己如此辱骂冉闵,以后哪里还好意思再找冉闵切磋。再怎么说也要弄个平局,就像当初第一次斗将的时候,两人都比试的累了一起回去才行。

    裴元庆勉强和冉闵又战了三十回合,可是却想到结果,裴元庆的心(情qg)就越糟糕,招式之间破绽频出,冉闵嘿嘿一笑,明白裴元庆现在已经败相显露,打败他是早晚的事(情qg),便又想到收服他的事(情qg)。

    正在这时,城门两侧埋伏的典韦和许褚已经悄悄靠近,而城墙上的将士也终于有人发现了这两只部队,连忙禀报给了樊梨花,樊梨花脸色一变,高声吼道:“天王将军,曹贼有埋伏,快回城!”

    说完,立刻下令鸣金收兵,冉闵听到了樊梨花的喊话,不由得眉头一皱,一下挡开了裴元庆的双锤,冷笑一声道:“裴将军,我原以为你是个光明磊落的英雄,所以才单枪匹马出城与你一战,哪想到你竟然是这般无耻的小人,竟然趁着比试之时,暗中派大军偷袭,实在令人不齿!”

    裴元庆此时也留意到了两侧的兵马,可是他却不知如何解释,只好十分焦急地说着“不是不是”,冉闵则抱拳拱手道:“后会有期!”

    看到冉闵回(身shen)后撤,裴元庆也纵马追了过去,口中高声喊着:“冉将军,请听我解释啊!这些人真的不是我的,丞相答应我大军再撤十里的,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然而冉闵看到裴元庆舞着大锤追过来,便以为他是要留住自己,心中更是气氛,回(身shen)一矛,直刺裴元庆,这一矛又快又狠,裴元庆心中愧疚,也竟然忘记躲闪,双刃矛竟然刺到了裴元庆的前(胸xiong)。

    这时冉闵和裴元庆俱是一愣,都没想到这样的事(情qg)会发生,裴元庆此时痛得大声吼道:“痛杀我也!可是裴将军,真不是我!”

    冉闵这时一下子抽出双刃矛,叹息一声道:“也罢!我相信你,这一定是曹贼的(阴y)谋,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又怎么会想到如此毒计呢?”

    裴元庆此时听到冉闵谅解他了,终于开心地笑了笑,“多谢冉将军了!快点回城吧!”

    此时合肥城的吊桥开始放下,可是曹军有人快马已经开始冲向了城门,这时城墙之上的守将看到如此(情qg)况,万分焦急,对着樊梨花道:“樊将军,怎么办?敌军若是夺取了城门,城池便守不住了;若是关上城门,天王将军还在城外,这到底该如何是好!”

    樊梨花一把抽出自己的佩剑,大声命令道:“准备应敌,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关城门!”

    下完命令,樊梨花便快速走下城墙,冲向城门,带领合肥城中的铁血军和自己的亲卫北府军准备迎冉闵进城。

    而城外的冉闵也自知(情qg)况紧急,这时他才想起临行前樊梨花的嘱咐,心中不由得又气又恼,此时他只希望樊梨花能立刻关上城门,若是因为自己一人的原因,而让合肥失守,那整个江东地区便失去了所有屏障,曹军大军便可长驱直入。若是如此,那他又该如何去见吴立仁?

    一念及此,冉闵气得咬牙切齿,他向着城墙之上的守军大声吼道:“快关城门!”

    说完后,便策马冲向了已经到达吊桥的曹军,一双武器开始在曹军之中肆虐起来。

    然而,此时两骑从左右杀来,两人齐声喊道:“冉闵鼠辈,典韦(许褚)在此,还不受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