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2、袁天罡受命谋戴宗 孙伯符因怒罪于吉
    左宗棠看来短时间是来不到了,但是袁天罡可是就在下邳的医学院,吴立仁已经迫不及待想看一看袁天罡的能力了。照理说袁天罡应该有很多特殊技能或者属性才对,估计还是需要当面检测才有可能检测出来。

    “来人,备马,我要去一下医学院。”

    吴立仁想了一下,决定亲自到孙思邈那里去看一下,一来可以对自己新组建的医学院表示关注,二来可以去不小心发现一下特殊人才。

    没多久,吴立仁便来到了医学院,孙思邈得这个医学院,并不是很大,大约有一两亩地,十几间房子,再加上仓库和资料室等。

    吴立仁到了以后,孙思邈早就出来迎接了,吴立仁看着一脸兴奋的孙思邈,也忍不住呵呵一笑道:“孙先生辛苦了!”

    “主公百忙之中还能来属下这里,实在是令属下颇为惊喜。”

    孙思邈带着吴立仁参观了一圈医学院的构成,此时虽然医学院刚刚草创起来,可是却已经有模有样了,只是人确实是少了点。

    “孙先生,现在招收了多少人了?”

    “回禀主公,加上一些其他医官和新招收的学徒,现在医学院大概有三四十人。”

    三四十人相当于一个小班的人数,不过这个不能着急,等到有成绩了,自然会来的人越来越多。目前来说,肯定还是郡学更有前途,因为郡学中的士子可以直接举荐给吴立仁或者其他官员,一毕业就能分配到政府部门,这种待遇自然会让很多人趋之若鹜。

    “其中有没有天资较好的?”

    前面的所有问题都不重要,吴立仁最想问的问题就是这个,袁天罡如果在医学院,一定会让孙思邈刮目相看。

    孙思邈自然不知道吴立仁的心思,吴立仁一说到这里,孙思邈立即点了点头,“主公,属下确实发现了一奇才,属下只是教了没几个月,他便能举一反三,融会贯通……”

    还没等孙思邈夸完,吴立仁已经迫不及待地喊道:“快将他喊过来让我见一见!”

    孙思邈愣了下,接着立刻让手下去将袁天罡喊了过来?

    没一会,就径直从外走进来一人,约摸有二十四五岁模样,国字脸,面色略微有些黄,嘴唇上只有一些淡淡的胡须,鼻子倒也十分挺拔,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好像能看透人心一般。身上穿着是医学院专门制作的服装,他穿着却毫无一些违和感。

    “属下袁酉参见主公!”

    吴立仁点了点头,连忙让袁天罡起身,自己则盯着他,同时将系统召唤出来,让他检测一下袁天罡的特殊属性。

    “滴!未能检测到袁天罡的特殊属性或者技能。”

    什么?这还是袁天罡吗?那他到底怎么看面相,怎么预测未来之类的?

    这时候孙思邈咳嗽了一声,“天罡,不得无礼,怎么能一直盯着主公看。”

    吴立仁这时候才发现,原来不仅自己一直盯着袁天罡,袁天罡也一直盯着自己。看来袁天罡确实有相面的本领,可是为什么检测不出来呢?

    “天罡,你是不是还有其他本领?”

    无奈之下,吴立仁只好直接问袁天罡,袁天罡被孙思邈那么一喊,也自知失礼,忽然又听到吴立仁这样一问,袁天罡心中一惊,暗暗叹道:“听闻主公善于识人,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我曾经和高人学过一些相面之术,今日看到主公,却发现怎么也看不透主公的命格;而主公想必也是拥有此等绝技,否则怎么会知我有这相面之术呢?”

    想到这里,袁天罡立拱手答道:“回主公,属下只是略微学过一些相面之术,和主公相比,不足挂齿。”

    吴立仁还没回答,孙思邈却连忙呵呵一笑,对袁天罡道:“天罡何必如此谦虚!主公,天罡不但能知星象,善识风水,还能相面识人,以测命运,可称神技啊!”

    吴立仁心中有数,却仍然装作一副吃惊的样子,“真的如此?那天罡先生在此岂非埋没人才?”

    一旁的孙思邈脸上忽然一阵沮丧,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原本发现了一个能继承自己衣钵的人,没想到吴立仁又要将他夺走,自己何必又那么着急介绍出去呢,他此时心中只有不停地后悔。

    “主公此言差矣,属下这些微末伎俩不足挂齿,倒是孙大人的医术着实让人佩服,属下还想在这学习一段时日,还望主公成全!”

    袁天罡不卑不亢地回答着,这让吴立仁一时有些语塞,他转头看了看孙思邈,孙思邈此时脸上也早已变得兴奋起来,可是嘴里却还是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语气,故作不悦地对袁天罡说道:“天罡,你初来乍到,怎么能顶撞主公呢?只是想学医术,主公英明,不会难为你的。”

    听到这两人的一唱一和,吴立仁很是无语,不过他心里还有一个主意。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能勉强。不过,有个事情,我倒是希望天罡帮我做一下。完成以后,以想留在医学院那就留在这,如何?”

    袁天罡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拱手说道:“主公但有吩咐,学生自当尽心尽力!”

    “西凉韩遂,其手下有一人名唤戴宗,其没有其他什么本事,单单有一样,擅长赶路,日行四百,不在话下。天罡可以设计,将其带到下邳来,不知天罡先生可有把握?”

    吴立仁正愁着不知道该如何将戴宗给“绑”过来,袁天罡的出现,让他有了这个主意。袁天罡的本事,搞定一个戴宗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更何况,袁天罡的武艺也不错。

    袁天罡自然不知道这戴宗是何人,也不知道吴立仁为何会知道的那么清楚,但是这是吴立仁给他的任务,他也不会推脱,

    “学生遵命!学生必定竭心尽力,不辱使命!请主公等待学生的好消息。”

    吴立仁检测不到袁天罡的特殊属性,所以也不确定袁天罡的一身本领该怎么确定,等离开医学院以后,吴立仁再次将系统召出来,“系统为何不能检测到袁天罡的特殊属性?他诸多本领,怎么会没有什么技能呢?”

    “宿主可还记得左慈?”

    系统说到这里,吴立仁这才如梦方醒,“你的意思是说这种神棍都会有某种能力可以防止被系统检测?”

    “是的。要想检测出来,除非其对宿主的关系达到亲密,或者说奉上自己的亲密点以后,系统才能准确检测其详细信息。”

    系统的这番解释,吴立仁才明白,不过他不确定袁天罡到底有什么追求喜好,自己怎么才能投其所好呢?想要得到他的亲密点,可是相当不易。

    要是能用袁天罡的相术看一下孙策孙权等人的命运,是不是可以对自己以后的行动有指导作用了?

    长沙。

    这一日,孙策正在和方金芝花园中闲散地走着,此时已经是暮春时节,太阳暖洋洋地照在孙方二人的身上,孙策看着方金芝微微有些隆起的腹部,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一阵南风吹来,让方金芝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了一下,孙策看到后,颇为怜惜地说道:“夫人,你还是先回房去吧,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

    方金芝知道孙策牵挂自己腹中的孩儿,所以也不能任性留在这里,他只是还有些不放心孙策,毕竟当初孙思邈说过,余毒还没有消除完全。

    方金芝离开没一会,只见孙策的幕墙吴夫人从不远处款款走来,脸上充满着笑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孙策连忙迎了过去,躬身给吴夫人请安。

    “我儿不需要多礼,我今日前来是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吴夫人扶住孙策,十分担心孙策别有咳嗽起来,孙策不知道吴夫人所言的好消息到底是什么,眼神中满是不解。

    “最近城中来了一个老神仙,据说能治百病,许多百姓的疑难怪病都被他治好了。昨日我将汝的病情和他说了下,并且求了几道灵符还有仙水,只要和在一起服下,必定百病全消,再无任何问题。”

    吴夫人说完,颇为激动地看着孙策,可是孙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他的身体他自己清楚,怎么会愿意去喝什么神仙的符水呢?别人相信,他都不在意,可是自己决计是不会喝的。

    “母亲!这种所谓的神仙不过是欺瞒世间无知之人的,母亲怎么也会相信这种人呢?”

    孙策说完,吴夫人立刻摇了摇头,面色凝重地说道:“我儿什么都不知道,断不可这样下结论。这个神仙名唤于吉,在城中治病救人,已经有许多百信被他治好了,所以他和那种骗人的江湖郎中完全不一样。百姓们都称他为活神仙,这决计不会有错。我儿还是听母亲一言,将我千辛万苦求来的符水喝下去。”

    孙策还想说什么,可是吴夫人挥手止住了,继续说道:“我儿的病至今不能痊愈,既然如此,何不试试呢?死马当成活马医,无论如何,我也不愿意看到我儿如此早逝,让我这白发人送黑发人。”

    说着,吴夫人泪如雨下,这让孙策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好生劝慰吴夫人,同时也答应喝那所谓的符水。

    “只是有一点,为了确保这个老神仙不是骗子,儿会派人将其请到府中,到时候是真是伪,一试便知。”

    吴夫人看到孙策同意了,心中十分高兴,这种条件她也不会反对什么。孙策立刻让程普带五十甲士去将那个叫于吉的神仙给“请”到刺史府中来。

    于吉被带进来之后,只见座下许多人都纷纷起身,向于吉行礼。孙策抬眼望了过去,只见于吉须发尽白,年龄至少也有六七十岁,可是精神却十分好,身形偏瘦,穿着一身皂青色道袍,见到孙策之后,微微拱手以示有礼。

    孙策见到自己麾下许多武都对于吉谦恭有礼,心中有些恼怒,大声问道:“你便是自称活神仙的于吉?”

    “老夫只是研究些符水,治病救人,百姓们便以活神仙相称,老夫不敢当此名。”

    程普请于吉来的时候,说是要给孙策治病,所以他没有多想;而今看到孙策这种模样,他的心里反倒是有些不安。

    “你真能治病救人?就用这些符水?我看你是心存歹念,故意哄骗这天下的无知百姓。否则你怎么连望闻问切都不用,便能私自开出符水治病救人?莫不是你这符水真的能治百病?”

    孙策说着说着,语气越来越高,整个人也不由自主站了起来,这让周围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孙策这是怎么回事。而吴夫人正在一旁,看着孙策如此发作,她轻轻咳嗽了一声,接过孙策的话答道:“我儿不可如此动怒!于神仙只要可以治病救人就可以了,神仙自有妙法,何必拘泥于世俗医道?”

    孙策叹了一口气,看着盲目信任的吴夫人,“母亲,若是此符水不仅无用,反倒是害了孩儿的性命,到时候岂不是为时晚矣?”

    “于神仙和你并无仇怨,怎么可能会害你?汝若是还是不信,那母亲我愿意先服用一碗,若是无事,儿可再用。”

    吴夫人此时真的动怒了,撂下了这句狠话,孙策顿时觉得惶恐无比,连忙请罪道:“母亲大人折煞孩儿了!也罢,既然如此,那我就饮下这碗符水,若是无甚效果,哼,到时候定让让你这妖人身首异处!”

    正当孙策端起那碗符水正要喝的时候,只见于吉眉头一皱,右手拇指和食指来回掐了几掐,继而伸手一喊道:“孙刺史且慢!”

    孙策此时也是莫名其妙,他不知道为什么于吉忽然阻止自己,正好他也不愿意喝,连忙放下碗,眼睛中满是仇恨地盯着于吉。

    “刺史大人!当初老道只是听吴夫人描述了一番,才开出这种符水;而今看来,刺史大人的病情和吴夫人所言并不相同,此符水断不可再喝。”

    吴夫人一听,心里也是一惊,猛然也站了起来,“于神仙,莫非我儿的病情又恶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