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9、福尔康谋定袁本初 关云长刀劈史文恭
    公孙瓒哦了一声,接着问道:“尔康之意是?”

    “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袁绍此番撤退,故意留出破绽,让主公很容易就以为他是有埋伏,实际上,必然是后方吃紧才会如此着急回去,让我军不敢出城追赶,故而末将以为,出城追击必然可以大获全胜。”

    福尔康说完后,嘴角不由得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仿佛已经取得了胜利一般。公孙瓒更是被他的情绪感染,点了点头,重重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亲自率军出城,杀袁绍小儿一个措手不及。”

    这时,一旁的史恭不甘落后,立刻请命道:“主公,末将愿意先打头阵,若是果然如同福将军之言,主公再行追杀不迟。”

    史恭的言外之意便是,若是福尔康所推测有些差池,那自己便可以替公孙瓒挡住一难。

    “难得史将军如此忠心,如此可谓是万全之策,愿主公从之!”

    福尔康第一时间表达了对史恭的支持,可是内心却冷笑一声:想要抢功劳?计策是我福安所想,你史谨也只能拼杀换取功名。

    于是史恭便领五千兵马率先追击,而福尔康和公孙瓒率领其余兵马和二千白马义从紧随其后。

    史恭追了没多久,便忽然听到一声暴喝:“吾乃河北上将颜良(丑)是也,尔等鼠辈还不快快受死!”

    颜良丑二人率领三千大军一起杀出,直接向为的史恭杀去,手下的三千兵马也跟着冲了出去。

    颜然而良丑二人合战史恭,史恭浑然不惧,抖擞精神,手中朱缨枪越战越猛,颜良丑两人在史恭手下“勉强”支撑了二十多回合,一起拨马便走。手下的将士眼看颜败退,也紧随其后,纷纷退走。

    史恭哈哈一笑,横枪立马道:“河北双雄不过如此!来人,度快马报于主公,袁绍断后部队颜良丑大军已被某杀退,请主公进兵!”

    史恭继续追击,颜二将只能且战且退,没过多久,公孙瓒和福尔康也一起追了过来,公孙瓒大喜过望,福尔康自然也是暗自得意。

    “尔康果然料事如神,一下便看破了袁绍的小伎俩,此战福将军当居功!”公孙瓒夸完了福尔康以后,大军和史恭的兵马合在一起,继续追击袁绍大军。

    一路上不断看到有溃逃的袁兵和遗落的辎重旗帜等,这时,公孙瓒好像看到就在前方不远处,隐隐约约有大军,他心中大喜,高声喊道:“兄弟们,敌军就在不远处,胜败在此一举冲啊!”

    刚冲了没多久,却现前面的袁军一直没有动静,然而冲在最前面的史恭大军却没有理会太多,径直冲杀着。走的近了,才现横刀立马,立在袁军之前两员大将正是颜良丑。

    “哈哈,败军之将,还不赶紧逃命,莫非是吓得跑不动了?”

    史恭冷笑一声,可是正在这时,忽然听到四周忽然传出来一阵喊杀之声,史恭却依然没有放在心上,大手一挥,让麾下将士向颜二将兵马冲了过去。

    “滴!检测到关羽技能圣之藐视触,自身武力+3,史恭武力-4,武器青龙偃月刀武力+1,当前关羽武力提升至1o5,史恭武力降低至93。”

    关二爷要斩史恭?这有点爆炸的感觉。

    史恭正在要跟着冲出去,忽然看到一员袁将径直向自己冲了过来,史恭横枪立马,高吼一声道:“来将是谁,报上名来!”

    话音未落,便看到那袁将的模样——一张红脸上刻着丹凤眼,卧蚕眉,一缕长须迎风吹。怒目射出光万道,张口吼声惊若雷!

    “我乃关羽!”

    史恭一时目瞪口呆,竟然不知作何反应,等到关羽近了,史恭才下意识地举枪来挡,可是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史恭只觉得自己脖子一凉,继而怪叫一声。幽州大军这个时候才循声望去,只见史恭的身体骑在马上,可是级已经不知飞往何处,惊得幽州将士心中恐惧万分,四处溃逃。

    “史谨已死!尔等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关羽一刀将史恭的级挑起来,抓在手中,向着幽州大军一吼。这个时候,颜良丑也已经率军赶了过来,正看到关羽手中拿着史恭的级,两人一起赞叹不已:“关将军真乃神人也!”

    当初温酒斩华雄之时,两人心中还有些不服气,只是以为他们只是不在,没能和华雄一战;而今,颜二将一起都不能拿下的史恭竟然让关羽一回合斩杀,这让颜二将如何不惊不赞不叹。

    关羽将史恭级丢给手下将士,哈哈一笑道:“二位将军且慢夸奖,且看我生擒了公孙瓒,再去和明公请功!”

    这时公孙瓒和福尔康也已经赶到,看到己方将士进退无方,四处溃逃,公孙瓒心中大惊,连忙拦住一个士卒,怒吼道:“到底生了什么事?”

    那士卒看到公孙瓒,吓得战战兢兢说道:“主,主公,史,史将军,被,关羽一刀斩了!”

    听到这里,公孙瓒不由得胸口一阵绞痛,他自然看的出来史恭的能力,和张飞战了几十回合,怎么也没想到,会被关羽一刀所斩。

    “红脸贼!竟然毁我一员大将,我与你,誓不罢休!”

    公孙瓒大吼一声,一旁的福尔康已经感受到自己的脖颈一阵凉,连史恭都已经命丧关羽之手,自己更不是对手。

    “主公,看来袁绍早有准备,我等不如快快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福尔康的话音刚落,公孙瓒一枪指向福尔康,大吼一声:“福安!劝我追击的是你,而今刚遇到一点挫折,让我撤退的还是你!你这匹夫,莫不是耍我不成?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我军既然已经追到此地,成败在此一举!将士们,随我杀啊!”

    公孙瓒大吼一声,福尔康冷汗直流,咬了咬牙,策马跟着冲上,向着袁军杀去。

    正在此时,忽然又一声巨吼,从公孙瓒后方传了出来。

    “燕人张飞在此,尔等鼠辈,谁敢与我一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