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5、忠肝义胆袭州牧 金玉良言劝先生
    ,!

    太史慈自然不会理会韩擒虎的叫嚣,继续向前奔去,韩擒虎立刻将军中的骑兵集合起来,约有千人,一起向着太史慈追去,而其余曹军则紧随其后。

    追了一会,韩擒虎发现太史慈又停了下来,再次张弓搭箭,向着自己射了过来。韩擒虎见识到了太史慈的本领,所以心中也颇为小心谨慎。看到他一箭射来,便下意识的躲了一下。然而,虽然他躲过了第一箭,可是紧接而来的第二箭,和第一箭几乎同时射了出来,韩擒虎身子稍微侧了一侧,却再也无法躲开,那一箭直接射向了韩擒虎的右胁。韩擒虎吃痛之下翻身落马,众将士连忙大惊,跟着下马,将韩擒虎扶了起来。

    太史慈眼看一箭将韩擒虎射翻,心中大喜,紧跟着大呼一声:“我们走!”

    陆飞也是十分惊喜,虽然他不知道韩擒虎如今生死为何,可是既然射中了曹军主将,那曹军便一定不会继续追来。

    韩擒虎中箭,众将士将他扶起来,赶紧找医官过来医治,韩擒虎重伤之下,自然不能继续追击,只好下令大军撤回不提。

    吴立仁出兵北海的事情,曹操也早有听闻,可是在南阳和淮南,陈庆之大军和冉闵大军都虎视眈眈,他知道,这是吴立仁给自己的下马威。然而,曹操在许都依然有三万大军,曹操正准备亲自领军援助北海,决心要将宗泽大军给消灭在北海之时,却听到了长安告急的消息,马腾出兵攻打长安,于禁发出了告急文书。

    “这一定是吴铭匹夫之计,气死我了!”曹操听完之后,心情自然是无法平静,只好再次和众文武一起商议对策。

    “丞相,吴铭小儿竟敢千里救援孔融,又想用马腾牵制我军,实在欺人太甚,属下建议,暂时不用理会马腾,只要全力将宗泽消灭,必然如同断去吴铭一臂。”

    程昱的话,让曹操皱了皱眉,没有说话,荀彧急忙走出来,“丞相,此计万万不可!若是长安有失,则马腾便可携雍凉铁骑长驱直入,到时候难免会重蹈董卓之乱,还望丞相三思!”

    “文若之言甚是,长安不可丢。吾不能冒此风险,吴铭失了宗泽,还有郭侃陈煦,吾若是失了长安,恐怕许都终日不得安宁。令张辽吕布率军两万,驰援于禁。”

    张辽吕布亲率大军前往长安,曹操在许都关注着各地传来的各种消息,终于不久之后,韩擒虎攻下北海,文聘被宗泽大军生擒的消息还是传到了曹操耳中。

    曹操再一次怒气冲天,“我刚得一员大将,竟然又被吴铭所擒,真是气煞我也!文聘为何如此不小心,竟被生擒!若是为吴铭所用,岂不是又让吴铭得一爪牙?”

    “丞相,那文聘乃忠信之士,前番刚随刘琮投降丞相,这次即便被吴铭所得,也不会为其所用,还请丞相不必担心。”

    听完郭嘉的话,曹操脸色稍有好转,接着叹息一声,“只是吾痛失一员虎将,实在是让人惋惜,若是能将其救回,想必文聘此生必定永不会背叛。”

    文聘被解往下邳后,吴立仁自然知道文聘之名,他更知道文聘是忠义之士,吴立仁令人将文聘带过来之后,连忙给他松绑,笑容满面地说道:“久仰文将军之名,手下不知,得罪了将军,还请将军莫要责怪!”

    此时的文聘已经失去了争强斗勇之心,既然被押到了下邳,他已经抱着必死之心。吴铭亲自给他松绑之后,他活动活动了筋骨,忽然暴起,双手化爪,猛然抓向了吴立仁。

    纵然吴立仁知道文聘不会轻易投降,却没想到他会这样,一惊之下,连连后退,退到身后的桌案,,整个身子不稳,一下子倒在桌子上。

    此时房间内并无其他人,吴立仁出了一身冷汗,文聘继续向他袭去,吴立仁就势一滚,滚到一旁,正好身旁挂着一把佩剑,他立刻抽出,继而一个翻身跃起,直接刺向文聘。

    文聘赤手之下,哪里会是吴立仁的对手,况且门外的将士也听到了里面的响动,纷纷涌入,不一会儿便将文聘拿下,绑了个结实。

    吴立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幸亏文聘的武力并不高否则自己真是阴沟里翻船了。

    “文聘,我好心待你,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识好歹,难道不怕被天下英雄耻笑吗?”

    文聘冷笑一声,“我今日若是能杀了吴公,必然名动天下,怕什么耻笑不耻笑?况且某一心求死,还望吴公不要多费心思,仅此而已!”

    文聘的话,让吴立仁暂时放弃了将文聘招降的打算,但是他却不想失了自己的气度,也跟着笑了笑,对文聘拱手说道:“文将军忠烈,铭深感佩服,只恨不能与文将军共谋大事!”

    文聘冷哼一声,“我只恨自己本事不济,否则吴公再无机会说这番话。”

    吴立仁脸色难看,沉声喝道:“将文聘打入监牢,好生看管起来!”

    文聘的事,让吴立仁平白无故受了这番鸟气,他气冲冲地回到府中,貂蝉正看到吴立仁一脸愠怒的样子,于是将怀中的孩子交到丫鬟手中,自己走过去,温柔地喊了句:“妾身给先生请安!”

    看到貂蝉,吴立仁心情才稍微好一些,轻轻吐了一口气,走过去,“貂蝉无需多礼!”

    “先生一脸愠怒,莫非下邳城中还有谁惹得先生不高兴吗?”

    吴立仁摇了摇头,接着便将文聘的事情和貂蝉说了一遍,貂蝉听完后,却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吴立仁有些不解,连忙问道:“貂蝉为何发笑?”

    “先生这一定是当局者迷。文聘用如此言语激怒先生,自然是一心求死。先生若是一怒之下,将文聘杀了,那便是成就了文聘的忠义之名;而先生,则落了一个杀害忠义的骂名,此番道理,先生怎么会不明白?先生为此事而烦恼,岂不是令人发笑?”

    吴立仁听完,忽然释然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怎么会不明白。

    看到吴立仁笑了,貂蝉继续说道:“文聘如此无礼,先生必定会严惩,这却无济于事,妾身以为,不如好生待其,以体现先生之胸襟气度,有朝一日,未必不能使其感念先生之恩德,为先生所用。”

    听完貂蝉的话,吴立仁哈哈一笑,将貂蝉搂在怀里,赞叹道:“夫人真是为夫的贤内助,此事就依夫人之言!”

    “滴!检测到貂蝉特殊属性金玉良言触发,宿主听从了貂蝉建议,宿主基础智力+1,当前宿主基础智力提升至8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