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1、宗泽精心设伏兵 陆飞有幸擒敌将
    6飞一刀劈向聘,聘瞅得真切,轻松一闪,便躲开了6飞的这奋力一击,接着反手又是一枪直取6飞。天籁小说2

    6飞这时才知道,聘并不是等闲之辈,6飞收刀,迎住聘的长枪,两把武器一碰,只听得“铿”地一声,两人各自心神一震。

    聘收枪,冷哼一声:“无耻鼠辈,竟敢偷袭于我!受死吧!”

    说完,又是一枪刺向6飞,6飞虽然武艺不俗,可是毕竟是初上战场,经验不足,虽然有一(身shen)好本领,却仿佛完全不是聘的对手,竟然在聘的进攻下,节节退败,险象环生。

    6飞心中怒气横生,歇斯底里地怒吼着,可是却无济于事,这时候,武松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眼看6飞不是聘的对手,他手持一把长枪,径直向着聘刺过去。

    聘听到(身shen)旁风声一动,长枪忽然后撤,下意识的一击,直接撞到武松的长枪,武松被他这忽然一击,竟然将自己手中的武器击飞。

    聘看到此时战场的形势不利,所以拼命将6飞和武松击退后,便立刻调转马头,带领曹军将士向营陵方向逃去。

    此时的6飞仿佛还没有从刚刚的一战之中缓过神来,还在沉思着刚刚的招式,到底哪里用的不对,明明感觉聘并没有那么厉害,偏偏被他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时,一旁的武松大声喊道:“6大哥,敌人都跑了,你还在这什么呆啊!”

    6飞这时才从沉思中恢复过来,想到刚刚的一战,他口中骂咧咧道:“聘小儿,岂有此理,我不服,兄弟们,我们一起去追上去,定然要将聘生擒活捉,才能显出我6飞的本事!武兄弟,你说不对!”

    武松立功心切,自然十分同意6飞的说法,于是6飞便带着自己手下几十号人,独自向着聘逃跑的方向追去。

    这时,太史慈正在令人收拾战场,宗泽给他的命令是将聘击溃,并没有让他穷追下去,穷寇勿追的道理,太史慈自然知道。

    这一战,桑犊城中的一千县兵被聘一番狂虐之后,死伤大半,那守将更是自责不已,太史慈好生安慰一番后,便率军进城,接着便开始清扫战场,检点损失,修葺城防,等待宗泽的下一步指令。然而在清点将士的时候,太史慈才现不见了6飞和武松。

    原本两人都是品阶低下,他倒是不会怎么在意;可是偏偏这两人是吴立仁亲自嘱托的,而6飞更是6俊的族弟,6逊的族叔。若是他要有什么不测,太史慈不知该如何和吴立仁交代。

    太史慈便将6飞的直属上司喊了出来,开始询问路飞的去向,不过6飞毕竟是刚刚从城防军调到铁血军,他的直属上司此时也在不久前的大战之中,失去了6飞的动向。太史慈无奈之下,只好派人四处查探6飞的下落。

    聘五千大军原本一路势如破竹,攻下三城,没想到在桑犊竟然遇到了太史慈大军,遭遇了惨败,这次攻城带的三千兵马,损失了一半之多。聘虽然心中恼怒,但是却没有乱了方寸,他连忙派人快马将吴立仁派兵支援北海的消息传给韩擒虎,自己麾下大军没有敢在营陵多做停留,稍作休整之后,带着营陵留下的一千兵马,便想再借道朱虚,向剧县方向退去。

    聘大军来到了朱虚城外,这时候,城中的守将好像看到了聘的到来,立刻将城门打开。

    众将士正要进城,忽然只见聘大手一挥,大军虽然不明所以,可是都立刻止住了脚步。而聘远远向着城墙之上的守将望去,接着高声喊道:“为何不见范同将军?”

    这时,城墙上的守将也立刻高声回道:“回将军的话,范将军今(日ri)(身shen)体抱恙,不能值守,便让末将前来替他驻守!”

    聘一听,哈哈一笑道:“你这贼将,还想欺瞒于我?我手下根本没有叫范同之人,你们一定是吴铭小儿派来的兵马,想赚我大军入城!来人,传令下去,大军不要在此多做停留,直接向剧县进。”

    这时候城墙之上的守将瞬时不知所措,只好看向一旁。确实如聘所言,这朱虚城已经被宗泽前(日ri)攻下,他在此专门等候聘的败军逃来,只要能赚聘进城,必然能将聘一举擒获。可是城中的曹将竟然宁死不降,所以才被聘这样一诈,识破了宗泽之计。

    这时,宗泽自然知道这出戏不必再演下去,一声令下,大军尽皆更换好旗帜,宗泽亲自带领大军一起冲杀出去。而在城外,宗泽也埋伏了两千大军,宗泽虽然立刻率军杀出,但是聘因为看破了宗泽之计,已经向后撤去。这时候城外的大军也一起杀出,让聘麾下大军瞬时有些慌乱。聘跃马(挺tg)枪,向着前方的铁血军一指,高声喊道:“兄弟们,向剧县突围,不要多久,韩将军就会来接应我们!若不用力,众皆无命矣,杀啊!”

    “滴!检测到聘技能壮武触,全军武力1,士气回升,自(身shen)统率3。当前聘大军全军武力1,受到壮武的影响,聘当前武力提升至93,统率提升至88。”

    聘率军直接向城北杀去,铁血军和曹军瞬时再次混战在一起。

    “滴!检测到受宗泽技能愤激影响,宗泽麾下铁血军武力2,士气高昂。”

    听到这里,吴立仁更加想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战况,虽然技能上明显是自己方的占优势,可是毕竟战场之上不只是技能的对比。

    曹军此时一心想要撤走,但是却也仍然保持着士气高昂状态,不远处的宗泽大军更是让曹军此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想奋力杀出重围。此时的铁血军逐渐露出了败相,在没有大将的带领,无人能挡住聘的长枪。当宗泽终于率军赶到,杀向曹军时,聘却已经将城外铁血军的防线撕裂了一道口子,此时曹军如同潮水一般向着剧县逃去。

    纵然如此,宗泽却也并不打算放弃这样的好机会,聘的能力,他自然看的出来,若是能将聘拿下,甚至收为己用,就能削弱曹((操cao)cao)的实力,而增强吴立仁的实力。宗泽便挥军继续追赶下去,聘此时且战且退,毕竟宗泽的兵马是以逸待劳,而聘的大军远道而来,随着战斗的进行,曹军的体力逐渐不支。聘虽然和众将士说,韩擒虎不久便会来支援,但是他却知道,他派去报信的快马,恐怕早已经被宗泽拿下了。韩擒虎的援军,他已经指望不上了。

    此时已经追击了一个多时辰,眼看着手下的曹军死伤越来越多,剩下已经只有千余人,聘心中更加着急。

    正在这时,忽然从前方不远处出现了尘烟,接着又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传了过来,聘心中一喜,大声吼道:“兄弟们,援军来了!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

    来人正是韩擒虎派来的援军,这一战,曹((操cao)cao)给了韩擒虎两千虎豹骑,虎豹骑的统领还是曹休。两千虎豹骑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却足以完全挡住宗泽大军的追击。

    宗泽自然也看到冲锋过来的虎豹骑,心中一惊,连忙下令让铁血军变换阵型,可是虎豹骑的冲锋度之快,让正在追击的铁血军根本没时间做出反应。

    “滴!检测到虎豹骑的兵种属(性xg)骁锐触,所有虎豹骑将士武力2,并且有几率降低敌军士气。”

    虎豹骑冲过来,顿时如同狼冲进了羊群一般,瞬间将宗泽的铁血军冲的四散开来,宗泽神色凝重,将令连连下达,此时铁血军逐渐开始恢复阵型,曹休领着虎豹骑大军冲过去之后,又迅掉头,意图再次从铁血军中冲过去。

    然而这一次,曹休想象中再次将铁血军冲散的场面却没有生,许多人几个组成一队,手持长枪,直接迎着虎豹骑而去。虎豹骑将士根本没有时间考虑太多,直接冲过去,强大的力道撞在几个铁血军兵器之上,只听到战马悲鸣声响起,随着铁血军被强大的力量撞飞出去,虎豹骑胯下的坐骑很多也都再也站不起来。

    曹休没想到宗泽竟然能那么快做出反应,心中暗自悔恨不已,连忙下令收缩阵型,只要前方冲开一条路,便可以再次冲出去,否则若是陷入了铁血军的包围,在没有支援的(情qg)况下,他的这支虎豹骑必然也会全部毁在这里。

    事实证明曹休的这个决策是正确的,在损失了几百虎豹骑后,终于冲出了宗泽的铁血军的包围。而此时聘手下的曹兵都已经远去,他自己则看到宗泽大军快反应,有些放不下曹休,便亲自调转马头,去接应曹休。

    正当他策马向前之时,忽然感觉整个(身shen)子一矮,胯下坐骑嘶鸣声响起,聘心中暗叫不妙,正是被一根绊马索挡住,整个人一下子摔了出去。

    他忍着(身shen)上的伤痛,握住自己的长枪,从地上站了起来,而眼前一个人的面孔出现,让聘怒从中路,大声吼道:“6飞!无耻之辈,受死吧!”

    6飞从桑犊城一路尾随聘大军,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他自然不会冒失地以几十人之力去对抗聘大军。然而到了朱虚城后,聘被宗泽大军大败,6飞便带着人跟着追击。等到曹休大军出现,宗泽让铁血军散开后,6飞就想带着自己的手下继续追击,可是眼看聘已经去远,6飞便打算在路上设下绊马索,看看是否有机会捉住几个虎豹骑的将军。只不过千算万算,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聘竟然又返回了。

    6飞哈哈一笑,“聘,看来你命中注定要死在我的手下!”

    说完,6飞大刀一挥,直接劈向聘。

    此时聘虽然(身shen)上伤痛,而且又失去战马,可是他心中强烈的恨意,让他手中长枪携着一股不屈之意,此时的他竟然和6飞战得旗鼓相当。这时,一旁的武松也冲了过来,只是他手中多了一把大刀,只听得武松大吼一声,跟着加入战团。

    “滴!检测到受宗泽愤激影响,6飞和武松武力2,当前6飞武力提升至95,武松武力提升至93”

    可是6飞见到武松助,他却有些不甘心,大声吼道:“武兄弟,你让开,我要单独拿下他!”

    然而武松并没有听6飞的,高声喊道:“6大哥,曹休快来了,没时间了!”

    这时,6飞果然听到有马蹄声越来越近,他知道此时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于是便和武松两人合力,瞬时便将聘打翻在地,左右将士立刻冲上前,将他绑了个结实。

    6飞立刻和手下将士将聘带到一旁隐藏起来,不一会儿,曹休率领虎豹骑从这经过,并没有现什么异常,况且(身shen)后还有宗泽大军紧紧追着,他自然不敢停留。

    过了好一会,6飞带着手下将士才押着聘向朱虚城而去,而这时正好迎着宗泽率军来到,他看到6飞押着聘,完全搞不清楚生了什么(情qg)况。

    “属下6飞拜见宗将军!”

    宗泽让他起(身shen),也没有多问而是立刻让大军返回朱虚,否则若是韩擒虎再领大军来,铁血军便会陷入险地。

    回到朱虚之后,6飞和武松一起押着聘,来见宗泽,宗泽呵呵一笑,直接问道:“汝二人既是在子义将军麾下,为何会在这里?又怎么擒了聘?”

    6飞便将从桑犊城到朱虚城,又到刚刚的那场大战,又到如何擒住聘,从前到后说了一遍,这时一旁被捆绑的聘依然恨得双眼冒火,冲着6飞吼道:“无耻!无耻鼠辈,用此(奸jian)计害我,有何颜面在此自吹自擂!若是真有本事,便放开我,我与你再战几百回合,你若是敢战,才能称为英雄!”

    听到这里,6飞哼了一声,冷笑道:“来来来,我6飞难道怕你不成?”

    说完便要上前给聘松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