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0、贾诩借机教吴铭 宗泽施计袭文聘
    虽然宗泽如此相夸,刘墉却是不敢居功,连连谦让起来,毕竟能在这里参与这场会议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角色。

    众人拾柴火焰高,任何人的一句话都不能忽略,虽然三个臭皮匠不一定能顶个诸葛亮,但是可能所想到的某个细节,恰巧成为一场战争的关键。

    从调兵遣将到后勤供给,都已经完毕,众人都各自告辞回去做自己的准备工作,宗泽正要离开,吴立仁喊住了他,“汝霖慢走,前段时间我曾和你提到的陆飞和武松二人,这次出征正好可以带着他们历练一番,不知汝霖意下如何?”

    宗泽听到这里,面色也有些欣喜,“主公,末将正有此意,前番主公说完后,我便在校场考验了一番两人的武艺,确实不俗。主公手下真是卧虎藏龙,末将还要恭喜主公了。”

    吴立仁嘿嘿一笑,高手在民间嘛,只不过这些高手很多都是自己通过系统从其他时空空运过来的。

    宗泽退下之后,只有贾诩还在原地呆着没动,而刚刚讨论半天,他也没有发表任何一点意见,吴立仁这时想到,才有点奇怪,他自然不会怀疑贾诩的忠心,而贾诩也不是身在曹营的徐庶,于是走过去问道:“和先生为何刚刚一言不发?”

    “主公帐下贤臣良将众多,三言两语便能料敌制胜,诩自愧不如,又何必多言。”

    贾诩的话,吴立仁哪里会相信,就是不知道这老狐狸现在在想什么,“和先生何必如此谦虚,集思广益,才能查漏补缺,刚刚所言虽多,但是难免还会有疏漏之处,和先生有别的补充吗?”

    “滴!检测到贾诩技能乱武触发,智力+3,当前贾诩智力提升至103,且设计的阴谋不容易被人看穿。”

    听到这里,吴立仁知道,贾诩定是还有其他补充,便静静看着他,听他有什么妙计。

    “呵呵,刚刚属下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人若要与虎斗,到底是赤手空拳好还是手持利器好?”

    贾诩没有直接说,反而抛出了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吴立仁心里道:我现在就是静静地看着贾诩装13啊,但是却还得耐着心性答道:“自然是手持利器了。”

    “主公英明,那若是曹操是虎,主公欲打虎,若是仅仅凭借着自己双手肉搏,难免会为虎所伤;若是借助利器,岂不事半功倍?”

    又在卖关子,难道贾诩不能一口气把话说完?就好像追书一般,到了精彩处,偏偏来一句要听下回分解,急死人了。

    “和之意我自然懂得,只是不知这利器到底是何物?”

    贾诩用手指在空中一笔一划地写了一个字,吴立仁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贾诩无奈,又一笔一划地写了一遍,这时候吴立仁才恍然大悟,明白了他写的那个字,正是繁体的马字。

    “西凉马腾!”

    吴立仁惊声说了出来,贾诩这才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吴立仁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他完全不明白,贾诩为何要这样卖关子,直接说出来不就得了,这让自己有种智商完全不够用的悲催感觉。

    而此时。系统仿佛在印证这句话,忽然一句提示,让吴立仁更加哭笑不得。

    “滴!检测到宿主在贾诩的悉心指点下,智力突破桎梏,获得了成长,智力+1,当前宿主基础智力提升至81.”

    这种欣喜让吴立仁有点哭笑不得,刚刚还说贾诩这样卖关子,嘲笑自己的智商,转眼间就让系统给打脸了,别人这样不胜其烦地教育,其实是因为吴立仁这个宿主的智商太低,要给他加智商啊!

    “滴!检测到贾诩技能观心触发。”

    正当吴立仁发呆之际,贾诩好像真的看透了吴立仁的心思,连忙躬身拱手说道:“主公定然已经知道如何使用马腾这把利器了。”

    吴立仁楞了一下,脱口而出道:“自然是让他能和曹操这只老虎交战,听闻马腾一直想要攻下长安,和曹操之间难免会有一战。”

    贾诩点了点头,“主公所言极是,只要遣人前往西凉散布谣言,只说曹操正在东征田楷孔融,而同时又与主公交战,马腾必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若其倾其兵力攻略长安,必然会让曹操头疼不已,如此可坐收渔人之利。”

    吴立仁哈哈一笑,口中称赞着贾诩,“和先生此计甚妙,坐山观虎斗,可称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主公过誉了,属下愧不敢当!”

    正在这时,门外有下人前来报告:孙思邈回来,而且他一回到下邳,便直接来见吴立仁,说有重要事情汇报。

    吴立仁一听,便知道一定是关于孙策的事情,莫不是孙策出了什么意外?正好贾诩也在,吴立仁连忙让人将孙思邈请了进来。

    “属下拜见主公!”

    吴立仁连忙走过去,将孙思邈扶了起来,“孙先生不必多礼,你有什么紧急事情,孙策没有为难你吧?他身上的毒解了吗?”

    “承蒙主公惦念,孙刺史确实没有为难属下,而且他身上的余毒并无大碍,只要按照属下的吩咐,半年以后定然恢复如常,只是孙刺史却暗中差人,让我隐瞒此事,推说无药可救,属下不知孙刺史这是何意,这才急忙来报于主公,还请主公明断。”

    听到这里,吴立仁忍不住转身看向贾诩,他是不知这孙策到底什么意思,莫非孙策现在进化成腹黑小霸王了?我一定是穿越到了假三国,认识了假孙策,吴立仁暗暗叹道。

    贾诩没有说话,吴立仁则笑呵呵地对孙思邈说道:“孙先生,多谢你的这个重要消息,这一路奔波,想必孙先生也很累了,先下去休息吧!明日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和孙先生商量,我想孙先生一定不会拒绝的。”

    吴立仁说完,孙思邈则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吴立仁在说什么,他自然猜不到吴立仁心中要办的大事。

    孙思邈下去以后,贾诩便走近,“主公一定好奇孙策这是打的什么算盘?若是属下没有猜错,孙策一定是想借助这次机会,看清楚到底有多少人怀有异心。虽然我还不清楚这其中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是恭喜主公,长沙的局势已经混乱了,若是有机会,主公便可以一举消灭孙氏,这江东之地便可以尽属于主公了。”

    然而吴立仁并没有多少欣喜的模样,因为如果真的如同贾诩所言,那到时候想收服周瑜,还是不可能啊。

    看到吴立仁这般愁眉不展,贾诩再次看破了吴立仁的心事,“”莫非主公还在担心收服周瑜之事?

    吴立仁点了点头,最困难的事情自然不是消灭孙家势力,而是如何能让周瑜心甘情愿地为自己所用。

    “虽然属下不知道为何主公一定要收周瑜,但是属下定当尽心尽力,帮助主公完成这个心愿。如今只可静观其变,一旦长沙有变,只要看准时机,周瑜未必不能收为己用!”

    第二日,孙思邈早早地便赶过来见吴立仁,他自然好奇吴立仁所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当吴立仁将自己设立医学院的想法和孙思邈说过之后,果然不出吴立仁所料,孙思邈十分感兴趣。医学院只要建好,便能将孙思邈的医术传下去,虽然可能达不到孙思邈的高度,但是能学到孙思邈的几成就很好了,至少可以让更多的人不会因为不治而亡,这自然是造福于民大事。

    “孙先生,此事虽然听起来利国利民,然而医学院创立之初,势必十分劳累,孙先生还是先从医官之中寻些人才出来,一起办好这个医学院才行。”

    若是只让孙思邈一个人来操劳,那真是会累坏他;可惜系统不能召唤专业性的人才,否则他还真想召唤几个医学人才出来。这可是救命的职业,自然是多多益善。

    “主公一心为民,实在是令属下佩服万分。这件事情,属下定然会全心全意去做好。”

    吴立仁安排好这件事情后,下邳的辎重粮草和将士也都调配的差不多了,宗泽带着一万精锐铁血军便悄悄地离开下邳,前往北海,救援孔融。

    太史慈亲率三千大军为先锋,而宗泽将陆飞和武松也都拨给了太史慈,他知道两人的武艺,现在他们缺的只是这样上阵杀敌立功的机会。虽然陆飞还是百夫长,武松还仅仅是个长枪手,但是宗泽相信,经过这一战,两人一定会大放异彩。

    太史慈心中挂念着孔融,自然一心想加快行军速度,早日到达北海。大军用了一个月,便来到了北海国斟城。此城里剧县不过百余里,虽然太史慈心急,但是他却没有乱了方寸,先派出探子四处打探曹军的动向,一边向宗泽汇报。

    没过几日,宗泽大军也来到了斟城,太史慈便将韩擒虎大军的情况一一报给了宗泽。此时,聘已经攻下了朱虚、营陵、平寿等城,只要再攻下桑犊,那到时候孔融便会腹背受敌,无路可退。

    “既然韩彪围而不攻,反而派聘去取其余县城,想必韩彪只是想让孔北海不战而降,所以暂时不会对剧县发起进攻。我军行动隐蔽,曹军定然还不知晓,既然如此,那子义将军,明日你便派大军由此方向埋伏在桑犊城周围,到时候若是聘进攻桑犊,子义将军忽然杀出,定然会将聘杀个措手不及。”

    太史慈听后,颇为兴奋地说道:“末将领命!”

    当天,宗泽便开始在斟城做了动员令,而与此同时,身在下邳的吴立仁也自然知道了,宗泽又开大招了,全体攻击光环开启!

    “滴!检测到宗泽技能愤激触发,宗泽麾下一万将士士气高涨,战斗时武力+2,持续三场战斗。”

    太史慈手下三千兵马连夜便向桑犊方向赶去,在桑犊城外找到隐蔽处,大军开始悄悄埋伏下来。

    第二日,果然看到聘率大军亲自攻城,此时城中的县兵不过区区千人,若不是平时受到孔融的恩惠,恐怕此时早已献城投降。他们也知道,桑犊若是丢了,孔融势必会进退不得。所以桑犊城中的将士准备先向孔融求援,再坚持几日。

    随着聘一声令下,曹军开始向桑犊发起了进攻,进攻了不到一个时辰,桑犊城就已经摇摇欲坠,眼看就要城破,城中的守将忽然看到城外忽然传来一阵喊杀声,他抬头一看,远远看到一支大军杀向了正在攻城的曹军。

    “援军到了,快随我一起出城杀敌!”

    那守将顿时喜出望外,连忙将城中的将士整顿一番,大开城门,杀向了曹军。

    此时的聘自然也被这忽然杀出来的大军吓了一跳,他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这支大军是谁的,当他远远看着旗帜上的一个“太史”字样,心中立刻想到了太史慈,不过当即又被否决了:太史慈正在下邳,怎么会忽然出现在北海。

    可是此时的曹军却容不得他这样想下去,随着被守城官兵和太史慈大军的前后冲杀,他们已经心中胆怯下来,若不是聘练兵有方,此时曹军定然已经开始溃逃。

    “兄弟们!这城中将士都是草莽之辈,我等怕他们作甚,今日形势危急,我等只有杀出一条血路,才能闯出去活命,兄弟们,跟我一起杀啊!”

    随着聘一声大吼,曹军顿时变得振奋起来,纷纷抓起手中武器冲向了桑犊的县兵。

    “滴!检测到聘技能壮武触发,壮武——岂直壮武见知于仓卒之间哉,当聘面临突发情况时,能迅速组织反击,同时全军武力+1,士气回升,自身统率+3。当前聘大军全军武力+1,受到壮武的影响,聘当前武力提升至93,统率提升至88.”

    听到这声提示,吴立仁不由得又是一愣,他感觉到自己还是小看了聘,聘这个技能,原来也是一个全体强击光环啊,像是弱小版的愤激,看情况,应该是宗泽和聘交手了。

    曹军忽然从短暂的混乱恢复过来,桑犊城的这群县兵自然不会是曹军的对手,城中守将也没有想到这时的曹军竟然还能如此临危不乱,组织这样的反击。可是既然已经出城了,他们已经没了回头路,只好硬着头皮迎上曹军。

    幸好太史慈的大军迅速围了上来,将那群苦苦挣扎的县兵解放了出来,太史慈更是大吼道:“聘小儿,大将太史慈在此,还不速速下马受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