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9、刘玄德一言救郭图 王守仁三利援孔融
    “主公息怒,某有一计,可助主公破之!”

    袁绍听到这里,心下一喜,抬头一看,正是谋士郭图。袁绍连忙起身问道:“公则有何妙计,快快道来!”

    郭图拱手行了一礼,自信十足地答道:“公孙瓒此时势孤,麾下将士皆欲求生,若是主公广发告谕,以长弓硬弩射入城中,让城中将士知晓,若是开城投降者,既往不咎,而且能得重赏;如此则敌人军心必乱;主公再加以大军攻之,彼时难免会有人开门献城,如此破涿县岂不是易如反掌耳?”

    袁绍听完,哈哈一笑道:“郭先生所言极是,此计易行耳!”

    第二日,袁绍便令人写下许多布帛,分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射入,一时间,涿县之中,许多将士都看到了袁绍开出的条件,众人议论纷纷,虽然各级将官立即做出反应,将布帛都立刻收集销毁,但是还是挡不住这些人私下的议论。

    公孙瓒得知这个消息后,不由得焦急万分,连忙召集众武一起商议对策。

    “敌人想要乱我军心,以厚礼许之;主公亦可依此法晓谕众将士。若是能成功守住,则人人皆得重赏。”

    福尔康想了想,便站出来说出了自己的应对策略。

    “只是如今涿县被紧紧围困,我即便能许以厚赏,也并不能安众人之心啊!”

    福尔康呵呵一笑,接着说道:“主公岂不知赏罚并用,才能让将士令行禁止?城中将士,多有老小在老家;若是谁敢背叛,诛其三族,如此则定无人再敢有异心矣!”

    公孙瓒虽然明白福尔康的方法有些残酷,自己甚至会被将士们骂得狗血淋头,但是如今之计,也只能依次而行,否则一旦将士哗变,涿县不保事小,身家性命甚至都可能丢掉。

    公孙瓒于是立即将这样的命令让众将逐级传了下去,果然如同福尔康所料,众将士被公孙瓒的命令吓到了,没人再敢议论这件事情。

    袁绍行计几日之后,便再次拨兵攻城,然而与郭图预计的完全不一样,公孙瓒的将士不但没有出现叛乱的现象,反而更加同仇敌忾,让袁绍再次吃了一个大苦头。袁绍损兵折将之后,一气之下将怒火全数撒在了郭图身上,立刻让人将郭图绑了起来问罪。

    “主公饶命!此计不成,是图之罪也,只是主公也曾言:胜败乃兵家常事,既然主公能容下玄德公,为何不能容属下之过!”

    郭图声泪俱下,这时,一旁的刘备慢慢走出来,看了看郭图,又对袁绍躬身行了一礼,“郭先生跟随明公多年,纵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愿明公看在旧日情分上,饶过郭先生这一次吧!”

    袁绍自然不会真的想杀了郭图,只不过此时心中气恼,无处发泄,原先又因为在刘备面前夸下海口。未曾想到,这涿县连攻许久,竟然也不曾拿下,这让他感觉完全没了颜面,所以才会如此大动肝火。

    刘备出来求情,袁绍有了台阶可以下,便挥挥手,厉声喝道:“若非玄德公为你求情,今日必然不肯轻饶。汝先下去好生反省,若是再误我军机,严惩不贷。”

    郭图连忙谢恩,又瞥了一眼刘备,哼了一声,走了出去。

    这时,袁绍又看了看其他谋士,继续问道:“诸公还有何良策助我破城啊?莫不是我十万大军面对一个小小的涿县,竟然束手无策?”

    众人皆缄口不言,袁绍气的将桌案上的书简抓起来丢在地上,“养你们有何用!气煞我也!传令下去,明日继续强攻,我就不信,这涿县难道还是铁打的不成!”

    正在袁绍攻打涿县,陷入艰难的战斗之中时,韩擒虎则顺利地攻下了田楷驻守的齐国郡,将田楷手下两万将士消灭一万多人,收降八千多人,同时,韩擒虎亲自将田楷阵斩。此战大捷之后,韩擒虎飞速让人携带田楷的首级前往许都请功。

    韩擒虎攻下齐国之后,没有做丝毫停留,大军直接连夜前进,直逼北海国。没有防备的孔融被韩擒虎直接攻下北海的门户东安平后,孔融便被韩擒虎围在了剧县。

    孔融虽然没有想到韩擒虎的动作会那么快,但是当韩擒虎攻齐国郡的时候,他便知道,曹操自然不会放过青州的每一个郡县,北海自然也不能幸免。于是他脑子里立刻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在徐州一起抵挡曹操的吴立仁。

    孔融心知自己当初带兵援助陶谦,得罪了曹操,以曹操的性格,若是抓住自己,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便立刻作书,派人送给了吴立仁,同时还写了一封信,专门交给太史慈。

    毕竟现在吴立仁和曹操处在一个微妙的关系,孔融不知道吴立仁会不会为了自己和曹操再次开战,所以他便想到了太史慈,希望太史慈能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帮自己这一次。

    求援信还没有送到下邳,韩擒虎的大军就已经包围了剧县,这让孔融有些心灰意冷。然而孔融在北海深得人心,听闻曹操派大军前来征讨,将士和百姓们都表示要支持孔融守下去。想到可能不久吴立仁会派出援军,孔融则立刻着手布置城防,准备死守下去。

    韩擒虎围住剧县之后,却并没有立刻发起攻城,而是令聘分兵五千,绕过剧县,向剧县以西的朱虚、营陵、平寿等城发起了攻击,大有断了孔融后路的架势。

    吴立仁收到孔融的求援书信之后,也有些犹豫,他自然不敢轻易答应到底是救还是不救,他只好将使者送下去先休息,自己立刻让众武一起商讨对策。

    自然,下邳城中的重量级的人物都到了,包括王守仁和贾诩,陈近南和宗泽,陈庆之和宇成都等,甚至还有下邳令刘墉。这涉及到要和曹操再次交锋,并不是简单的一次救援所能概括,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便是如此。

    吴立仁就不打算点名了,既然众人都在,那便自由发言,集思广益才是一个君主应该做的,“诸公可畅所欲言,到底这北海要不要救?如果要救,该怎么救?”

    众人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在场之人,都是精明之人,谁不知道这其中的牵连,若是有任何考虑不到的,便会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

    眼看没人先发表意见,陈近南起身,首先说道:“主公,属下以为若要救援,则需要立刻筹备粮草,再进行调兵。此行甚远,辎重粮草乃重中之重,万万不可疏忽。况且徐州如今人口凋零,沿途补给颇为不易,所以此战必需要速战速决,决不能迁延过久。”

    吴立仁点了点头,陈近南说了这些自然很重要,对于救和不救,他的意见明显就是救。

    “听近南之意是要救援孔融,只是不知救援的利弊为何?”

    吴立仁问了这句话,王守仁好像看破了吴立仁的心思,便起身答道:“主公,无非担忧此时开战与当初和先生所建议相悖,然而此时救援虽然有此一弊,却有三利可安主公之心。”

    听到王守仁一言便道破自己的心思,吴立仁心中叹道:还是阳明是真爱啊,接着问道:“请军师赐教!”

    “其一,孔北海乃海内名士,与许多世家都有交情,其有危难,主公仗义相救,则必会因此声名更盛,天下士子皆会感念主公之恩德,此名之利也;其二,曹操以重兵加于名士,若其收孔融为己用,则天下名士必然蜂拥而向许都,若救之,则天下名士必向下邳,此势之利也;其三,抗强曹而救弱孔,曹操失其道,主公得其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此为道之利也。有此三利,救与不救,还请主公明断。”

    名利,势利,竟然能有这样的用法,吴立仁感觉自己又长见识了,王守仁的话,让吴立仁的疑虑全数消散。笑呵呵地点了点头道:“自然是要救了,孔北海海内名士,若是不救,必然会天下人所诟病。”

    这时,宗泽一脸严肃地起身说道:“主公,既然如此,末将愿亲自统精兵一万,昼夜兼程,驰援孔北海,为主公取此三利。”

    吴立仁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不知汝霖此去,要以何人为先锋大将?”

    正在宗泽想要点将之时,忽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末将请战!”

    吴立仁抬头一看,不是太史慈又是何人。

    太史慈和吴立仁自然是一起收到了使者的书信,因为太史慈如今还在半年的休养期间,吴立仁并没有让他一起参加救援孔融的讨论,没想到他还是自己过来了。

    “子义将军,你伤势未愈,暂时还是不要出战了,否则若是留下什么暗伤,岂不是悔之晚矣?”

    吴立仁自然不会同意太史慈的请求,曹操只有韩擒虎和聘两将,在宗泽带领下,宗悫陈武之类的武将都可以胜任,确实不需要太史慈出战。

    这时,太史慈一下子跪在地上,对着吴立仁再次请求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孔北海有恩于家母,如今孔北海有难,末将义不容辞,况且末将如今伤势已经痊愈,医官也已经同意末将可以回军中效力了,还望主公恩准!”

    太史慈的态度坚决,吴立仁一时之间颇为为难,太史慈再次请求道:“主公若是不准,末将便在此长跪不起,末将实在无颜回家见家母!”

    吴立仁叹了一口气,连忙走下来,“既然子义将军如此执着,我也不便拂了你的这番美意,汝霖,你看如何?”

    宗泽忍不住呵呵一笑,点了点头道:“有子义相助,自然是如虎添翼,只是子义将军的伤,真的没问题吗?”

    吴立仁也是担心这个问题,只是孙思邈不在,他心里就是有些没底。

    “主公,宗将军,真的没问题,若是不信,可以现在就将医官传来。”

    宗泽一下便相信了太史慈的话,“既然如此,那末将也没意见了。”

    宗泽为统帅,太史慈为先锋,应该可以敌得住韩擒虎和聘。

    正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陈庆之起身说道:“主公,如今既然决定救援孔北海,那曹操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南阳和九江二郡,也需要加强警戒,必要时还需要陈兵震慑曹军,令其不敢轻举妄动,再向青州加兵,以为牵制。”

    吴立仁也点了点头,“庆之所言极是,我这便传令郭侃冉闵秦昭和徐晃等人,一起配合此次救援。”

    “主公,末将请命,重返荆州!”

    吴立仁是因为红拂女刚刚生下陈烈,所以想给陈庆之多点时间陪着老婆儿子。

    “庆之不在家多陪下张夫人和令郎吗?”

    陈庆之拱手对吴立仁行了一礼,颇为感慨地说道:“末将承蒙主公照顾,已经离营数月之久,若是再滞留下去,担心麾下将士心生懒惰,疏于操练,如此岂不是因小失大。”

    吴立仁自然知道这样的理由不算理由,但是白袍军确实不能没有陈庆之,否则他还真担心会出问题,若是刚练出来的新兵种又降级成普通兵种,那真是得不偿失。

    这时,只见一旁的刘墉仿佛也不甘寂寞,起身向着吴立仁说道:“主公属下也有一点想要补充,两国交战,多有细作往来,故而宗将军若要救援北海,需用别的名义领军出城,才能不会让曹操察觉,达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

    吴立仁不知道宗泽会不会想到这方面的问题,但是他自己确实没有想那么多,吴立仁让刘墉来并没有让他参与军事行动的讨论,而是让他来配合陈近南调配粮草,维持城内治安之事,这也算一点小小的意外。

    “刘令之言不无道理,只是不知该用何种名义调兵?”

    众人都开始看向这个不太起眼的下邳令,想看看他到底会说什么出来。

    “如今冬去春来,万物复苏,将士们虽然不用参战,但是却不可少了锻炼和临敌的训练。主公可令下邳将士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作攻城之方,一部分作守城之方,如此可以名正言顺领军出城,到时候攻城调配之权自然全在宗将军之手。属下小小愚见,还请诸位将军海涵。”

    吴立仁不由得心中暗暗点头,刘罗锅的意思,就是模拟军演,但是演习的时候,让宗泽带走一部分精锐前去救援,剩下的人继续演习,这样就可以掩人耳目地率军千里驰援孔融。

    “刘令此言,确实让人耳目一新,主公手下,皆是奇才!”宗泽听完,捋了捋胡须,呵呵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