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8、福尔康遣使求援 袁本初攻城受挫
    张飞气呼呼地和关羽一起离开,周德威叹了一口气道:“刘将军仁义,只是这次公孙瓒入城之后,再想让其出城一战,怕是难矣!”

    “德威不必担忧,涿县有公孙瓒的主力,我自然不能轻易破之,主公定然也不会怪罪于我。”

    周德威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刘将军莫非是担心主公妒贤害能?”

    听到周德威这样一说,刘备也跟着猛然一惊,连忙作出噤声的手势,周德威点了点头,向刘备拱手答道:“将军请放心,震不是不识好歹之人。”

    刘备松了一口气道:“主公手下有几人一直想要暗中谋害于备,幸得皇天庇佑,几次都化险为夷。若是此战大败公孙瓒,恐怕必然难容于河北群雄;若是败了,公孙瓒当世枭雄,自然也是正常不过。”

    周德威心领神会,他也听闻过刘备在冀州的情况,所以也能理解刘备这种自保的心理。当年界桥之战麴义先登营大破袁绍之后,麴义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重用,反而越发为袁绍所不喜。麴义的性格自然是有一部分原因,更多的是麴义让袁绍感受到了威胁。

    刘备此战和公孙瓒损失人数相差无几,但是公孙瓒损失的可是他手下的精锐部队白马义从。刘备一边整顿部队,一边将战况报给了袁绍,同时着重说明了张飞受伤之事。

    袁绍接到刘备的战报之后,立刻将这个消息与手下武一起分享,众人都在议论纷纷,有人甚至说刘备没有完成许下的承诺,应当受到惩罚甚至当即问斩。

    这时袁绍却笑了笑,止住了众人议论,“玄德公这次遇到对手,也情有可原,俗话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诸公谁又不曾失败过呢?这公孙瓒乃当世枭雄,在幽州经营多年,又有精锐骑兵白马义从相助,败得并不冤枉。玄德公在临行前我便料定他必败无疑。无奈玄德公立功心切,我也不想驳了他的颜面,才让他领军当先锋,这一战足以让他明白很多道理。”

    众人听完,一起对着袁绍拱手说道:“主公英明!”

    袁绍摆了摆手,继续说道:“这不算什么,如今张郃和麴义二将也快要到达遒国和方城,我等当挥大军一起进军涿县,我倒要看看公孙瓒在我十万大军的进攻下,还能有什么作为。”

    张郃和麴义分别领一万兵马进攻遒国和方城,二城守将看到后,立刻派人飞马前往涿县报信。公孙瓒收到两城的求援信后,立刻大怒道:“袁绍小儿,竟然如此歹毒!若是遒国和方城有失,我等必定腹背受敌,福将军,如今形势危急,汝可有何妙计退敌?”

    “主公勿忧,袁绍虽然十万之众,但是劳师远征,粮草必然不济,我军只要坚守不出,袁绍也无可奈何。同时再遣一能言之人前往匈奴,许以重利,说服单于呼厨泉出军并州,侵袭雁门朔方等郡,袁绍得知,必然不敢刘留在此,到时候其必然不战自退。”

    福尔康慢慢分析了眼前的形势,公孙瓒犹豫了片刻,也点了点头,立刻让人各处传信,令众将士坚守城池,死守不出,等着袁绍进攻。

    袁绍大军到了涿县之后,刘备带着关羽远远前去迎接,口中称罪不已,袁绍哈哈一笑道:“玄德公不必如此,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公孙瓒并非等闲之辈,如今我大军已到,谅一个小小的涿县有何难破,待我攻下涿县为玄德公出一口恶气!”

    “多谢主公!”刘备语气之中满是感激,这让袁绍十分满意。

    这时,袁绍左看右看,好像找着什么,刘备不解,只见袁绍有些疑惑地问道:“为何不见翼德将军?”

    刘备听完,不由得又立刻愁容满面,长叹一声道:“明公恕罪!三弟鲁莽,误中了福安奸贼的冷箭,至今伤势还未痊愈,在大帐之中休息,不能出迎主公。”

    听到福尔康的名字,袁绍顿时也恨得牙根痒痒,将手中的马鞭一挥,冷哼一声道:“福安鼠辈,先是背主投敌,赚我城池,现在又用暗箭伤我大将,我岂能与其干休!众将士听令,有能活捉福安者,赏千金,官升三级!”

    身后颜良丑淳于琼等将和手下的将士一起喊道:“活捉福安!活捉福安!”

    袁绍又问了一句:“翼德现在在哪,我现在想去探望一番。”

    刘备一听,有些受宠若惊地答道:“三弟何德何能,让主公亲往探视,备在此替三弟多谢明公大恩!”

    刘备引着袁绍来到了张飞的营帐,此时张飞正躺在病床之上,看着袁绍和刘备一起进来,惊得连忙想要起身向二人行礼,这时袁绍连忙走上前几步,一把拦住张飞,颇为关切地说道:“翼德有伤在身,无需多礼!”

    “末将惭愧!”张飞说完后,一扭身,竟然又翻身面向另一侧躺着,只将后背留给了袁绍等人。

    “主公勿怪,三弟就是这个脾气,今番在福安手下吃了亏,正生闷气呢!”

    刘备慌忙解释道,然而这句话刚说完,张飞又再次转过身来,十分不满地吼道:“福安奸贼,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这不算吃亏,等我伤好了,定然亲自将他斩于马下,以泄我心头之恨!”

    张飞说完,又翻身转了回去,这让袁绍不禁呵呵笑道:“翼德啊,真的就是这种脾气!不过翼德请放心,等我大军攻下涿县,抓到福安,定然亲自送到你的手中,任由你处置!”

    袁绍大军安营扎寨完毕,休整了一日,第二日,他亲自点齐一万兵马,让颜良丑分别领五千,一起向涿县发起了进攻。

    公孙瓒早就做好了准备,等颜良丑二将领军冲到城下之后,公孙瓒早就已经亲自来到城墙之上,指挥众将士守城。只听一声炮响,袁绍大军呐喊着开始发起冲锋。一时间箭矢纷飞,乱石漫天飞舞,惨叫声不绝于耳,颜良丑身先士卒,爬上云梯,可是不久又被流矢和落石击退,史恭和福尔康也都在城墙之上,四处救应。

    大军进攻持续了两个时辰,袁绍脸色越来越难看,可是将士死伤惨重,已经无力再发起进攻,无奈之下,袁绍还是选择了撤军。

    袁绍怒气冲冲地回到大帐之中,众人都不敢进言,以免触了霉头,袁绍双拳紧握,看着哑口无言的众人,厉声吼道:“诸公为何一言不发?用兵千日用兵一时,尔等莫不是都是浪得虚名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