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7、福尔康暗箭射张飞 刘玄德私情纵公孙
    史恭心知不敌,只守不攻,寻了一个空子,朱缨枪霎时抖出许多枪花,一起向张飞刺去。张飞双目如神,看的真切,蛇矛向着史恭的长枪一刺,却仿佛一下子刺到空气一般。定睛一看,原来史恭已经收枪而回,拍马向阵中退去。这可恼了暴脾气的张飞,他自然不愿意放弃,大吼着追了过去。

    “史谨匹夫休走!纳命来!”

    “滴!检测到张飞咆哮技能再次出,武力+2,智力-2,史恭武力-2,当前张飞武力提升至1o4,智力降低至66,史恭武力降低至94。”

    吴立仁听到这里,这下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是万人敌张飞,将史恭瞬间打回原形。

    刘备眼看张飞径直追出去,连忙高声喊道:“三弟勿追!快快返回!

    张飞正追着,顾不得刘备的呼喊,这时,公孙瓒阵中的福尔康看到机会,不由得冷笑一声,偷偷从背后拿出弓箭,一箭射了过去。张飞听到弓弦响动,心下一惊,下意识一侧身,福尔康一箭便射到了张飞的左臂之上,张飞定睛一看,正是福尔康,不由得胸中怒气更盛,咆哮声响彻天地:“福安鼠辈!我必杀汝!”

    “滴!检测到张飞咆哮触,武力+2,智力-2,降低公孙瓒大军将士武力各1点,公孙瓒,福尔康,史恭等武力-2。检测到公孙瓒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9,统率87,智力78,政治79当前公孙瓒武力降低至87,福尔康武力降低至93,史恭武力降低至95张飞武力提升至1o5,智力降低至7o”

    此时关羽早已经一骑飞出,前去救援,张飞也策马而回,不再深追。然而福尔康眼看张飞被自己射中,心中大喜,连忙请命道:“主公,此时不挥军掩杀,更待何时!”

    公孙瓒点了点头,大手一挥,手下的三千白马义从一起向刘关张掩杀过去,张飞此时心中懊恼,更是对福尔康恨透了。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刘备身后不远处也有三千兵马接应着,看到敌公孙瓒挥军掩杀过来,自然都不畏惧地一起冲过去,想挡住公孙瓒的大军,救援刘备。然而他们毕竟是步战之军,如何能胜得过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只一个冲锋过去,刘备的兵马便被冲的四散开来,死伤惨重。

    公孙瓒看到后,不由得豪气万丈,大声吼道:“大耳贼,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刘备在前面疯狂地跑着,而公孙瓒就在后面不停地追,两人最近的时候,公孙瓒离刘备只有几尺远,公孙瓒的长枪几次差点刺中刘备,若不是关羽和张飞死命护住,刘备怕是已经死了多少次。

    正在这时,福尔康在一旁说道:“主公,见好就收,穷寇勿追!”

    “我有白马义从,谁人能敌?刘备小儿眼看就要擒住,机不可失!”

    福尔康很想说一句,当年界桥之战,被麴义的先登营大败之事,可是他知道此时说这句话,简直是找死,犹豫了一下,还是委婉地说道:“白马义从天下无双,可是再追下去,后方恐为人所趁,请主公三思!”

    公孙瓒此时才忽然一个机灵,皱了皱眉道:“尔康所言极是!传令下去,撤兵!”

    然而正在这时,只听得一声呐喊声四起,从左右两侧忽然喊杀声四起,同时,漫天箭雨向着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射了过去,公孙瓒大呼一声不好,立刻调转马头,向涿县奔去。当年界桥之败让公孙瓒历历在目,现在这种情况,仿佛让公孙瓒又感受到了当初的滋味。

    伏兵自然是周德威事先埋伏好的,只不过周德威伏兵的位置较远,弓弩手的射程和精准度比不上当初麴义的先登营。然而周德威手下却有三千弓弩手,一阵乱射之后,白马义从已经死伤过千。这个时候,周德威大吼一声,手下其余将士一起冲着杀向溃逃的白马义从。

    周德威一马当先,直接向着公孙瓒冲了过去,公孙瓒此时心中惊惧,不敢迎敌,周德威一枪过去,公孙瓒不及抵挡,只听得一声大吼道:“匹夫休伤我主!”

    公孙瓒这才回头一看,正是史恭挡住了周德威这一枪。

    “滴!检测到史恭技能铁枪王触,周德威武力-4,朱缨枪武力+1,千里龙驹马武力+1,当前史恭武力提升至99周德威武力降低至94”

    周德威被史恭一枪挡住,没有将公孙瓒拿下,心中不由得大怒,挺枪便去取史恭。史恭虽然此时稍有优势,但是随着大军的败退,他自然无心恋战,瞅准空子,虚晃一枪,又向涿县逃去。

    周德威驱马便去再追,然而正在这时,忽然听到刘备的撤军的命令,周德威心中虽然十分不情愿,可是毕竟军令难违,而且他还是一个降将的身份,自然不会越雷池半步。

    刘备撤兵,让关张二人也都十分不解,张飞一把拔出左臂上的箭矢,痛的龇牙咧嘴,冲着刘备吼道:“大哥,为何不趁势追击,今日纵虎归山容易,他日哪里还有这样的机会。”

    刘备不语,这时候,周德威也策马赶了回来,看到刘备之后,立刻翻身下马交令。

    “周将军妙计,果然大败公孙瓒。”

    刘备笑了笑,对着周德威也拱手致意。

    “刘将军为何要鸣金收兵,若是此战能将公孙瓒擒获,这便是天大的功劳。”

    周德威自然也不明白刘备撤兵的用意,刘备看着此时已经仓皇逃到涿县的公孙瓒,摇了摇头道:“昔日伯硅兄待我有恩,今日放他一次也算报答昔日恩情。”

    “大哥!刚刚公孙瓒三番五次差点将伤到大哥,哪里还顾及什么情分!”

    张飞心中还是十分愤怒,这时关羽走过来,抓起张飞的手,“三弟无需多言,大哥自有分寸!快随我一起去医治下你的胳膊。”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