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2、吴立仁买宝玉 上官静求推荐
    愛♂去÷小?說→,。

    两人都被这个声音所惊到,一起转头一看,正看到一个身着青色长袍的年轻后生。可是,吴立仁看了一眼后,却忍不住想笑,这人虽然装扮成一个年轻公子哥模样,他却一眼就看出,这是个姑娘乔装的,想必那货商也看了出来。

    “我说这位公子,你不买别捣乱好不好?这样的宝贝,一钱,你有多少我买多少。”

    还真没看出来?还是故意给他留面子?莫不是古人的眼睛真的有问题?樊梨花和樊玉凤都曾女扮男装过,可是很少人发现,吴立仁实在想不通,那微微隆起的胸部难不成当成了肌肉?

    “这样好宝物自然是价格不菲,但是以某之意,这样的宝物定非你所有,一定是从别处偷来或者抢来的,是也不是?”

    那货商听完,脸上忽然一惊,接着顿时恼羞成怒,“你这人说话好没道理,不卖了不卖了。”

    说完挑起担子就要离开,可是吴立仁哪能让他走,这宝物要又不是真的地摊货,是他从系统抽出来的。

    眼看吴立仁一把拉住,那货商不由得两眼冒出凶光,恶狠狠说道:“你们莫非想要光天化日之下强抢不成?”

    这时旁边的“公子”呵呵一笑道:“我只是稍微试一试你,你就露馅了。这样,你只要将这样便宜卖给这位兄台,我等便不会报官,放你离开如何?”

    那货商脸色十分难看,双手紧握着,吴立仁心知这人如今一定起了歹意,便时刻留意着货商的动作。他只是担心若是这块玉被毁了,就追悔莫及了。

    “你们能出多少钱?一钱我是铁定不会卖的。”

    吴立仁从怀里掏出了一小锭金子,递到那商人面前,货商看到后不由得又有些为难说道:“就这么点,也太少了。”

    “还嫌少,若是我,只有一钱。”

    那人不敢多说,将玉佩一下子丢在吴立仁手中,吴立仁不想和他计较太多,拿到手后,立刻在脑海里问系统:“这个是不是天禄辟邪玉?”

    “回宿主,正是。恭喜宿主。”

    总算拿到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其中会这般曲折。

    他在那楞了几秒钟,那行脚商人便已经走远了,看着一旁的“公子”有些奇怪地看着自己,吴立仁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大街上和系统交流还是有些让人觉得诡异。

    吴立仁走到那人面前,拱手谢道:“多谢姑娘!”

    那人听到,面色不由得一变,语无伦次地问道:“你,你是谁!你怎么看出来的?”

    吴立仁没想到自己失神后,就直接说出她的女儿家身份,一下不知道如何回答,总不能说“是人都能看出来,只是你们古人眼睛有问题”。

    “这不重要,总之多谢姑娘仗义执言。”

    “兄台,某只是远道而来,听闻下邳郡学,广收天下士子,所以我便孤身前来。只是此处人生地不熟,所以才会如此装扮。”

    “哦?原来如此,姑娘是来求学的。”

    那女子点了点头,有些为难地问道:“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兄台能帮一下。下邳郡学如今因为人满为患,故而再入郡学者,需要本地乡绅贵人的举荐信。我初来此地,并不认得什么人,而看兄台装扮和刚刚出手的金子,定然非一般人家,不知公子能否帮忙?”

    吴立仁听到这,不由得有些诧异,他还不知道现在郡学多了这样的规矩,如果需要举荐信,岂不是违背了自己的初衷?

    “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谈。”

    吴立仁和他一起来到了一个酒肆,找好位置坐下后,吴立仁问道:“对了,还不知道姑娘芳名?”

    “小女子上官静,字婉儿,不知兄台是?”

    吴立仁有点不敢相信,这上官婉儿竟然会在这里出现了,系统不是说还要几日才能到吗?

    他迟疑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接着随口答道:“我叫李仁,字,字义成。”

    “原来是义成兄,失敬失敬!”

    吴立仁心中的震惊还没有消失,为了以免太过失态,他将话题继续引到刚刚说的问题上,“婉儿姑娘,我虽然人在下邳,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郡学有这样的规矩,莫非是有人想要收取好处,蓄意为难?”

    “义成兄有所不知,这天下许多寒门士子都想进这郡学;只是郡学却无力容纳如此多人,于是便在郡学下设置了许多县学。若是能力优秀,便自然有县学学官推荐。只是静不愿等太久,故而想能直接进郡学才好。”

    吴立仁点了点头,他既然已经认出上官婉儿,所以也不绕弯子,直接点破道:“婉儿姑娘如此有志气,想必腹内必有经世济国之策,何不直接寻吴公以求出仕?传闻吴公求贤若渴,若是果有能力,必然会能得到破格录用。”

    “义成兄虽然言之有理,却忘了一件事情,那便是静是女儿之身,若是直接求取功名,怕是难免会让不知情的人流言蜚语;我自身倒也罢了,若是让吴公因此惹得议论不休,岂不是坏了吴公之名?此举万不能行,还望义成兄不要再提。”

    听到上官婉儿竟然如此说,吴立仁第一感觉她不会是认识自己吧,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若不是认识自己,那她为什么会如此为自己考虑?

    “婉儿竟然如此深明大义,实在令仁佩服。我确实认识此下邳的一些官员,你现在住在哪里,推荐信我拿到后自然会让人送与你。”

    吴立仁想到上官婉儿是自己召唤的,那自然不会一遇到自己就会存歹心,便选择了相信她。

    “多谢义成兄。我便住在东街的那个来福客栈。”

    吴立仁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郡学中有一个新督学,名唤柳如是,听闻也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婉儿姑娘若是拿着推荐信去找她,必然会有相逢恨晚之感。”

    “义成兄初次见面,竟然如此待我,实在令静感激万分,他朝我若得志,必定不会忘了义成兄。”

    吴立仁呵呵一笑,上官婉儿今天给他的印象是很不错的,且不管历史上的她有怎么样的野心,此刻他相信上官婉儿。

    “那就此别过,以后有缘定会再相见。”

    吴立仁和上官婉儿告别之后,便想应该去找谁来写这个推荐信,若是找王守仁、陈近南等必然会让上官婉儿想到自己的身份,到时候岂不是亏了她的一番苦心?若是找糜竺等人,保不准直接又拉出许多武,说一堆开枝散叶的歪理出来。

    一路上他都在苦苦思索,不知不觉,他已经回到家中,可是仍然没想到合适的。忽然,看到桌上一封公,他眼前一亮,这才想到了一个人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