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8、秦昭博望坡无功 刘表襄阳城气亡(二合一)
    “滴!检测到诸葛亮和赵云一起完成剧情‘空城计’,系统特奖励赵云智力+1,诸葛亮武力+1当前赵云的基础智力提升至89,诸葛亮巅峰武力提升至41”

    什么?空城计?这个剧情怎么完成先不说,系统,你确定这奖励没有错吗?难道不应该赵云加武力,诸葛加智力吗?又或者这空城计是赵云想出来的,诸葛亮执行的?

    “宿主请勿抱怨,增加属性点,是属于系统对个人的随机奖励,并不是出什么加什么,请宿主知悉。”

    也只能抱怨一下,系统出错的概率太小了,即使出错,他还能赖着说都是随机,毕竟,系统才是真正无敌的存在。吴立仁继续问道:“那这空城计是什么情况,系统能否检测到?”

    系统便将张辽围城,赵云三骑退敌的事情说了一遍。吴立仁此时心中有些紧张:看情况是曹军大举进攻了,真不知道前线的陈庆之和诸葛亮能不能抗得住。

    吴立仁本打算再派军支援下,可是这时间即将入冬,劳师远征并非良策,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

    “对了,再给我检测下诸葛亮的最新四维属性。”

    “滴!检测到诸葛亮当前的四维属性为武力36,统率88,智力97,政治95诸葛亮的巅峰四维属性为武力41,统率93,智力1o2,政治99。”

    诸葛亮还在成长,这个的效率,想必再过两年就能到巅峰了。

    而此时的秦昭在博望坡埋伏了几日,竟然没有现一人一骑从那里经过,更糟糕的是带的口粮已经吃完,这几日秦昭让将士们去四周打些野味,又找到一条小河,抓了点鱼,就着干粮,才坚持下来。秦昭此时担心事情有变,正准备下令撤军,正好看到樊玉凤的大军经过。

    秦昭本以为是迎来了曹军,正准备下令众将士点火,可是没想到却看到了樊玉凤的旗帜。他自然不知道赵云遇伏全军覆没的事情,所以自然也不明白樊玉凤为何会来这里。

    樊玉凤一路追赶秦昭,却没有看到一点战斗的痕迹,一路上她心中还在担忧是不是秦昭也已经遭遇不测。没想到,此时秦昭竟然还在博望坡埋伏着。

    “樊将军,为何来此?莫非平县遇到了什么情况?是曹军打来了吗?”

    秦昭走了过来,有些紧张地问道。

    樊玉凤便将赵云遇伏全军覆没,诸葛亮让自己前来支援的前因后果,一一说给了秦昭听。

    “若如此,那此处为何没有曹军埋伏?”

    樊玉凤皱着眉头想了片刻,“或许曹操没想到秦将军会在此设伏。”

    这时,秦昭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下抓住樊玉凤的手,樊玉凤没想到秦昭忽然这般,仿佛触电一般,连忙将手缩回,脸色有些微微红了一下。秦昭才现自己的唐突,有些尴尬的说道:“樊将军莫怪,我只是想问,樊将军此来,平县是否已经无兵驻守,若是敌人来袭,岂不是危矣?”

    樊玉凤也能理解秦昭的心情,神色恢复如旧,“我也曾想过这个问题,可是孔明先生催促地紧,他说平县不会有危险。如今看来,我们还是早些返回,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樊玉凤心中自然还挂念着赵云,若是赵云身体无恙,他不会怎么担心,只是如今赵云身受重伤,还不知恢复的如何,若是曹军再次来袭,赵云岂能幸免?

    秦昭此时的心情和樊玉凤一般着急,立刻将大军尽皆集合,返回平县。

    等到秦昭和樊玉凤一起赶回平县,看到平县完好如初,和他们离开的时候并无两样,不由得对视一眼,相互一笑,樊玉凤道:“看来孔明先生所料不差,曹军并没有来骚扰平县。”

    两人率军进城之后,询问了一番平县的情况,当诸葛亮将张辽率大军和吕布一起来攻平县之后,两人都变得紧张万分。而诸葛亮又将如何用空城计吓退张辽的事情说清楚后,两人不由得对诸葛亮倍感佩服,一起拱手称赞道:“孔明先生真乃奇人也!如此妙计,实在令人不得不服!”

    曹操伏击了太史慈之后,虽然没有达到他预先设想的目的,但是当曹仁将全灭赵云大军,重伤赵云的消息传过来之后,他还是忍不住笑了。

    “奉孝此计,让操一雪前耻,实在大快人心!如今赵云和太史慈尽皆重伤在身,其部下兵马也多有死伤,如今不足为惧,我等便可进军襄阳,接下刘琮送来的这份大礼。”

    曹操此时心情大好,一战重创了赵云和太史慈,他相信,吴立仁的驻守在荆州的大军,不会再给他带来困扰。而当吴立仁收到荆州的消息之后,也果然如同曹操的猜测一般,立刻下令,让陈庆之和秦昭等人撤到随县,不要再和曹操大军起正面冲突。

    曹操集齐大军来到襄阳城外的邓县,接着令人去襄阳传令,让刘琮亲自出城,来到邓县献上降表。

    刘琮听到曹操的命令,心中惊恐,不敢应答,只是看着蔡瑁和蔡夫人,二人也对曹操的做法有些不安。这时蒯越上前,呵呵一笑道:“夫人,蔡将军无须迟疑。曹操乃大汉丞相,此时为救荆州劳师远征,是为代表天子。主公去迎天子之使,有何不可?况且曹丞相一向爱惜人才,荆州水军若无蔡将军,谁又能用?蔡将军必得丞相重用,而主公必然也能永镇荆州,望主公切莫迟疑!”

    蔡瑁听到蒯越的话,不由得嘿嘿一笑道:“蒯先生所言尽皆肺腑之言,主公还有何迟疑?若是等吴铭孙策攻下襄阳,我等岂有命乎?还望主公早下决断,好让丞相安心!”

    蒯越的话,蔡夫人不放在心上,可是蔡瑁的话,他却相信,毕竟这是她的亲弟弟,决计不会害自己。

    “既然蔡将军和蒯先生都赞同,那明日二位便一起护送主公前往邓县献出降表。”

    第二日,蔡瑁令人带着印绶兵符,一起来到了邓县,拜见曹操。行礼完毕后,蔡瑁扶着刘琮,将印绶和兵符一起交到了曹操手中。

    看到刘琮此时一副惊恐的模样,曹操哈哈一笑道:“刘景升英雄一世,为何会生出如此胆小怯懦之子,实在让人唏嘘啊!”

    一旁的蔡瑁只好赔笑道:“听闻丞相诸子皆是英勇不凡,人中龙凤,我这外甥自然不能与他们相提并论。”

    “你就是蔡瑁?”

    曹操看着蔡瑁一脸阿谀奉承的样子,皱了皱眉问道。

    蔡瑁急忙答道:“回丞相,末将正是!”

    “如今刘琮年幼,不能答话,你便替他回答。如今荆州还有多少兵马,多少钱粮?”曹操继续问道。

    “回丞相的话,加上育阳霍峻和魏延手下的兵马,如今荆州还有大军约有六万余人,其中水师还有两万,只是战船大多在江陵和夏口之战中损毁,如今只有大小战船两百余艘。襄阳城中的钱粮足够我大军一年用度。”

    曹操听完,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蔡将军识时务,献出荆州,实在功不可没。那便加封蔡将军为镇南候,领荆州水师,镇守襄阳,封刘琮为顺天候,和蔡夫人一起前往许都安住下来。”

    蔡瑁一听,也不管刘琮,便立刻跪下向曹操叩谢。曹操令他们二人退了下去,蔡瑁躬身退出后,曹操又来到了蒯越面前。

    “异度,我们又见面了!如今再不会有人说汝不忠了,汝可以安心为我所用乎?”

    蒯越摇了摇头,“丞相见谅,属下身为人臣而献其主之地,已是不忠,世人皆敢言之,只是越毫无怨言。愿丞相能爱我荆州百姓,方能不负蒯越之望。”

    蒯越此言一出,曹操不由得神色变得恭敬起来,他连声赞叹道:“异度先生为了百姓,甘愿背负世人骂名,实在令操佩服。我便加封汝为南阳太守,关内侯,这南阳之地,交给你来打理,这样你可放心?”

    蒯越拱手拜谢道:“多谢丞相!”

    “不知令兄子柔现在何处?”

    曹操自然知道蒯良,没有看到他,曹操心中有些怀疑。

    “刘景升麾下岂无忠臣义士?若是其趁刘琮离去,谋取襄阳,丞相岂不是白忙一场?兄长他在襄阳,以防有变,还望丞相见谅。”

    曹操将荆州兵马尽皆收入麾下之后,才和典韦、韩擒虎等一起领兵进了襄阳。当蔡夫人听闻蔡瑁封侯,领军驻守襄阳,而刘琮却不得不前往许都,她立刻变得崩溃,一边哭一边骂着蔡瑁道:“你这个没出息的,你就知道为自己的前途着想,有没有想过,我和琮儿若是到了许都,再无一人可以照应,势必会受尽欺辱;若是曹操想要杀了我等,谁也不能拿他怎么样?蔡瑁,我母子尽皆死在你的手中!”

    被蔡夫人这样一骂,蔡瑁不由得不耐烦,没好气地答道:“姐姐何必如此杞人忧天?我蔡家对曹丞相有如此大功,他岂能会过河拆桥?况且到了许都,琮儿还有天子照应,毕竟都是汉室宗亲。”

    蔡夫人长叹一声,任由悔恨的泪水湿润了脸庞,摇头苦笑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何必当初啊!”

    蔡夫人此时忽然想到了还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刘表:若是夫君在,怎么也不会让人将我母子送到异国他乡吧!

    蔡夫人擦了擦眼泪,来到刘表的病床前,开始哭诉着蔡瑁的愚蠢,然而正在这时,忽然,蔡夫人忽然感受到一股大力抓住自己,他低头一看,刘表的手竟然紧紧抓住自己的胳膊,蔡夫人欣喜,急忙喊道:“夫君,你醒了吗?”

    刘表的眼睛半睁半闭着,手在不停颤抖着,声音仿佛从腹部直接了出来:“蒯……越……匹……夫……献了城池?”

    蔡夫人长叹一声,表示默认。

    这时刘表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吓得蔡夫人一下子跳起来,接着只见刘表嘴角抽动了几下,忽然“噗嗤”一声,喷出了一大口献血。

    蔡夫人吓得面容失色,看着刘表此时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要吃人一般,她轻轻喊道:“夫君,夫君,你,你怎么了,别吓我!”

    然而刘表并没有一点回应,蔡夫人心中忽然生出不详的预感,上前用颤巍巍的手试了试刘表的呼吸,已然没了呼吸。

    蔡夫人哀嚎一声:“夫君!”

    刘表过世的消息顿时惊动了襄阳上下,所有武都不免前来探望一番,可是无论他们怎么样努力,都不能将刘表瞪着的大眼睛给合上。

    这时一旁的伊籍哭着喊着道:“主公一定是不满将将荆州献给曹操才会如此,汝等身为人臣,竟然让主公如此死不瞑目,还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说完,他立刻抽出腰间的佩剑便要自刎,这时候,一旁的聘连忙拉住他,着急喊着:“机伯先生切莫冲动!要爱惜自身,护佑幼主,才能对得起主公恩德!”

    正在这时,曹操也在典韦和韩擒虎的护卫之下走了进来,他刚刚进城便听说了刘表过世的消息,还有刘表死不瞑目的传言。他不在乎刘表是否瞑目,可是如今襄阳初定,若是因为此事而让人心不稳,便会酿成后患。

    众人看到曹操,有些人连忙给他行礼,伊籍和聘都是转过头,不去看曹操。

    这时曹操走近,看着刘表死不瞑目的模样,倒是十分坦然。他对着刘表的尸身拱手行了一礼道:“景升兄,你我虽然从未为敌,操也从未想到有这样一天。可是这乱世之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去的那么早,心中放不下的大概只有蔡夫人母子了。我曹操在这里向你保证:汝妻子,我自养之。绝不会让人欺辱于他们,等刘琮成人之后,我会给他娶妻生子,绝不会让景升绝了后。”

    说完,曹操伸出右手,慢慢放在刘表的脸上,轻轻往下一捋,众人这时现,刘表终于闭上了眼睛。

    蔡瑁面上顿时大喜,对着曹操高声拜道:“丞相英明,多谢丞相,多谢丞相!”

    其余众人也跟着一起喊了起来。

    曹操看着聘和伊籍还在一旁不肯服软,眼中凝聚着精光,忽然看向两人,聘低着头没去看,伊籍则抬起了头,不为所动。

    曹操便指着两人问向蔡瑁道:“这二人是谁?”

    蔡瑁连忙答道:“那身穿铠甲之人,是我荆州大将,名唤聘,有万夫不当之勇;另一个则是伊籍伊机伯。”

    曹操点了点头,对着两人行了一礼道:“公等忠义之辈,当受操之一拜!”

    两人没想到曹操竟然会如此礼遇自己,两人一起走向前,有些惶恐地说道:“丞相折煞我等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