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4、长沙文武论真凶 武陵太守认无能
    愛♂去÷小?說→,。

    邢道荣护着孙策终于回到长沙,此时,在长沙的孙静、孙权、张昭张纮还有程普等人也已经听到了孙策途中被刺杀的消息,他们早早的出城几十里外迎接。

    孙策令人先将方金芝先送到家中静养,接着孙策召来孙静、孙权、程普还有张昭张纮等人一起过府议事。

    众人对孙策被刺之事,自然非常气愤,程普更是怒不可遏,来到孙府,立刻开口问道:“主公,是否查出来,此事到底何人所为?末将愿意领军讨之,为主公报仇!”

    孙策面无表情,示意众人各自坐下,接着静静说道:“抓了一个活口,他已经招供了。”

    说完,又扫视了一下众人此时的反应,众人皆是面容一惊,齐声问道:“到底是谁?主公请明言!”

    孙策仍然云淡风轻地说了句:“抓到的那个刺客,他招供说,是受到丞相指使。”

    孙静作为孙策之叔,听到竟然是曹操,立刻咬牙切齿答道:“曹操匹夫!我孙家与其定要势不两立!”

    孙策倒是没有理会孙静的话,继续说道:“从那群刺客身上,搜出了这样的腰牌,诸公可以看看。”

    说完,他掏出了一块铜制的牌子,递到孙静手中,接着又相互传看了一番。铜牌上浇铸了一个虎头样的图案,虎头上还有两个半个指甲大小的小字:虎卫。

    最后传到程普的手中,程普看向孙策道:“虎卫军乃曹操帐下精锐之师,如此看来,主谋之人必然是曹操无疑了。”

    孙策没有回他,接着看向孙权道:“仲谋以为如何?”

    此时的孙权,听到孙策点到自己的名字,好像有点意外,接着想了一想道:“大哥,我以为此事或许另有隐情。曹操乃是大汉丞相,也是一方枭雄,假如真的是曹操派人前死士来行刺,岂能不会让他们伪装一番,如此堂而皇之的行刺,若是事有不成,岂不是多一死敌?”

    “仲谋怎可这般说话,主公自有上天庇佑,如此杀手,自然不能奈何主公分毫。”

    孙权刚一说完,便被孙静训斥了一番,“若是事有不成”,听起来倒是有些其他意思,孙静能想到,自然孙策也想得到。

    “无妨,仲谋之言并无差错,也颇为有理。仲谋,你继续分析下去,到底谁才会是真正的主使之人。”

    孙权被孙静一训,面上顿时有些委屈,听到孙策继续让他分析,他连忙拱手答道:“弟实不知,还望大哥恕罪。”

    孙策不语,好像在想些什么,这时候张昭起身小心翼翼答道:“主公要想看主谋是谁,便要看若是主公有什么意外,谁会受益。依属下之见,如今荆州告破在即,若是主公有什么不测,则吴铭定然会趁机在荆州做大,此其一也;其二,自然是刘表,若是我军回撤,吴铭一己之力,也极难攻下荆州。故而第二能受益者,便是刘表。”

    孙策点了点头,“只是如今刘表自身难保,襄阳可以说被围得水泄不通,如何还能派出如此多杀手,还要嫁祸给曹操身上?如此也说不通,看来,还是吴铭的可能性最大。况且,戚继光大军正在江夏,他也能准确探得我军行程,若要埋伏刺杀,自然非他莫属。”

    张纮此时又补充道:“荆南四郡也有忠于刘表之人,虽然此事看起来极有可能是吴铭所为,但是主公也不可不防身边别有异心之人。属下建议,最近主公不要单独外出,以防被小人寻到可趁之机。”

    孙策点了点头,“即使知道是吴铭所为,如今我也不会和他撕破脸面,毕竟我还要靠他帮我打下襄阳,以报先父之仇。所以今天所议之事,诸位切记保守秘密,不可让他人知晓。”

    众人齐声应道:“我等谨遵主公吩咐。”

    孙策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是他的心中十分愤怒,他怒的不是谁来刺杀,而是自己失去了孩子,至今他还没有儿子,这是他最耿耿于怀的事情。本来,终于方金芝怀上了孩子,他对方金芝寄予了厚望,可是,这希望如同肥皂泡一般,那么快就失去了。

    “我若知道是谁,必然将你碎尸万段,不管你是谁!”

    孙策心中呐喊着,等到众人退下后,孙策将张昭单独留了下来,“子布,你信中说有刘表的死党蠢蠢欲动,如今可有什么收获?”

    “只是听闻其他几郡不时有人来报,有将士哗变。若是只有一郡,倒还正常,但是数郡一起,其中必然有人暗中指挥,所以才作书让主公回长沙坐镇,以震慑宵小。”

    孙策点了点头,“如此看来,确实是有问题。除去长沙,桂阳、武陵和零陵三郡,哪里闹得最凶?”

    “以武陵郡为最。”张昭答道。

    孙策冷笑一声,“好,那过两日,我便亲领大军,再征一番武陵,我倒要看看是谁在那里兴风作浪。”

    张昭听完,连忙劝道:“区区武陵,只需一大将,领雄兵数千,就可以安定武陵。主公万金之躯,为何如此亲身犯险?”

    孙策摇了摇头,“既然知道区区武陵,我孙策领雄兵数千,自然无人可当,又有什么险可犯?武陵再怎么说也是在我的治下,子布无需多言,有些事情,我还是要亲自查看一番才能放心,况且,经过刺杀之事,心中更为郁闷,出去就当散散心也是好的。”

    孙策这样一说,张昭倒是没有什么理由再反对,他接着说道:“主公既然想亲自去武陵一查真相,那带上程普韩当邢道荣等将,属下才敢放心。”

    孙策哈哈一笑道:“子布真是谨慎小心!也罢,这次就依你之言,否则若是再告到母亲哪里,又要挨母亲一番训斥!”

    张昭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孙策这样说,是因为有一次孙策因为亲身犯险,张昭苦劝不听,他便想让孙策之母吴夫人劝他一劝,可是吴夫人立刻将孙策批评了一顿。所以孙策说道这里,张昭脸色一红,尴尬地笑了笑:“主公说笑了!”

    孙策在长沙陪着方金芝几天,将她的情绪慢慢安抚下来之后,便点齐三千兵马,再次来到武陵。

    自从武陵原太守金璇被程普一矛刺死之后,孙策便任命主簿巩志接任了武陵太守之职,武陵城的兵马被孙策抽走三千,还剩两千兵马交给巩志,让他管理武陵。

    孙策来到武陵,时间已经到了秋天,正是稻熟之季,看着武陵的丰收,孙策自然十分开心。巩志亲自出城迎接孙策,口中称罪道:“属下无能,让主公又要再次亲临武陵,请主公责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