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3、孙伯符大战诛蟊贼 方金芝小产失幼儿
    愛♂去÷小?說→,。

    方金芝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说到这里,孙策会如此不高兴,心中暗自嘀咕道:莫非我说错了什么话?

    众人吃着干粮,喝完水,有人开始坐下,倚着树干,闭着眼小憩片刻。孙策也想睡一会,可是忽然他眼皮跳了一下,不由得心中焦躁不安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只好抓起自己的武器,好让自己有些依靠,慢慢静下心来。

    正在这时,忽然一阵阵破空声响起,孙策心中一惊,猛然睁开眼,只看到数不清的箭矢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孙策大吼一声:“敌袭!”立刻翻身上马,向着方金芝的马车赶了过去。孙策一边跑,一边用力拨开飞来的流矢,高声喊着“夫人”。

    几十名随从虽然都是精心挑选的百战之士,可是骤然袭击下,还是有很多人不幸中箭,剩下之人纷纷迅速拿起武器,向着方金芝和孙策方向冲了过去。

    方金芝此时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心知不妙,终于孙策来到了方金芝的面前,一下子打开车上的帘子,吼道:“快,上马!”

    方金芝武将出身,自然轻车熟路,借着孙策之手,轻轻一纵身,跳到了孙策的马上。

    孙策什么也来不及说,直接策马向着前方跑去,身后的随从和仆人,果断选择了断后。

    孙策此时的心中只有愤怒,刚刚还因为方金芝肚子里的孩子而兴奋无比,这时竟然忽然杀出这样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想要了自己的命,这让他如何不恼。

    正在这时,忽然前方又出现了数十个黑衣人,各自手持利器,挡在了孙策前面。

    “孙策匹夫,哪里走,受死吧!”

    孙策眼中充满着怒火,可是他知道自己此时不应该逞强,他对着身后的方金芝轻轻说道:“夫人,坐好了,我们冲过去!”

    孙策手中长枪一挥,大吼着冲向严阵以待的黑衣人。那些黑衣人自然都不是善类,他们几人一组,一起杀向了孙策。

    孙策一枪挥过去,直接迎向了几个黑衣人的武器,那几人竟然被孙策一人之力击飞了,栽到后面之人的身上。剩下的人看到孙策力大,便不再和孙策角力。面对着四面八方而来的武器,孙策只好左突又挡,那些黑衣人哪里是孙策的对手,被孙策的长枪挑的七零八落。

    可是孙策毕竟身后还有方金芝,他要保护方金芝的安全,总是有些束手束脚。

    “夫人,我保护你骑马突围而出,邢道荣将军一定在前方不远处,只要让邢将军率军杀回来,定然会化险为夷。”

    方金芝一听,下意识摇了摇头道:“夫君,你才是万金之躯,你丢下妾身去求援,只要等邢将军来到,再替妾身报仇,还望夫君以大局为重。”

    孙策听到这里,虎目怒睁,大吼道:“夫人!你现在不只你一个人,你肚子里还有我孙策的儿子!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好我们的孩子,这时为夫的命令!况且,这区区几十个蟊贼还奈何不了我孙策!”

    说完,孙策长枪一旋,将四周的黑衣人尽皆拨开,接着翻身下马,长枪顺势在马臀一拍,他的坐骑立刻撒腿向前冲去。

    孙策下马,护佑着方金芝向前冲着,方金芝眼角含泪,对着孙策喊了句:“夫君,保重!”紧接着手中缰绳用力一勒,策马向前冲了过去。

    孙策瞬时被黑衣人重重围住,孙策此时没了方金芝的束缚,长枪开始发挥,此时他枪到之处必然会有人应声而倒。众人一起上前,孙策依然不惧,甚至顶着受伤的风险再次斩杀了几十人。

    此时黑衣人已经剩下不到十人,孙策此时满脸血污,身上也受了几处伤,可是那剩余的黑衣人此时心中除了惊恐还是惊恐,面对骁勇无比的孙策,他们已经失去了再战的勇气。

    “鼠辈,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只要你们能从实招来,我可以饶尔等不死!”

    孙策一声大吼,那些人不约而同地一起转身,向着反方向跑去。孙策大吼一声,冲了上去,将那几个逃跑之人三下五除二杀了干净,只剩下一个人跑了远的,幸免于难。

    可是孙策一脚从地上挑起一块拳头般大小的石头,接着抓在手里,向着那个黑衣人用力丢了过去,那黑衣人应声而倒。

    这个时候,终于方金芝带着邢道荣赶了过来,看到满地的黑衣人的尸体和满身是血的孙策,邢道荣也慌了神,下马来到孙策面前道:“末将来迟,让主公受苦,请主公责罚!”

    孙策吐了一口浊气,指着最后那个黑衣人道:“先把那个黑衣人抓过来,应该还没死,再带人去前方不远处,看看是不是还有敌人没有清除干净。”

    那个黑衣人被孙策用石头一下击中后背,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她打的吐血,只是确实还没有死,邢道荣将他带到了孙策面前,那人痛苦地呻吟着,眼中满是恐惧,看着孙策。

    孙策此时眼神中满是杀意,嘴角一动,不冷不热地问道:“到底是何人派你来的?”

    那人连忙对着孙策连连叩首道:“将军,是不是我从实招来,你就可以饶我的性命。”

    孙策点了点头。

    “我招,我招,我全招!是丞相,是丞相派我们来的。”

    那人说完,松了一口气,然而孙策却摇了摇头,冷笑道:“邢将军,交给你了。”

    邢道荣心领神会,将那黑衣人拉到一边,只见他开山大斧一挥,瞬间就将那黑衣人的头颅砍下,头颅落在地上,滚了几滚,才停了下来。

    这时候,方金芝忽然捂着肚子痛苦呻吟起来,孙策一听,连忙喊来医官,赶紧帮方金芝诊脉。

    医官诊完脉之后,连忙跪下口中喊着:“主公,因为骑马的剧烈颠簸,使得夫人腹内未成形的胎儿小产,胎儿不保了!”

    听到这里,孙策“噌”一声从腰间抽出佩剑,面目狰狞地对着医官吼道:“不管你想到什么办法,一定要把胎儿给我保住,否则我要你的命!”

    医官听到这里,连连叩首,口中称罪不已,“主公,请恕属下无能,此时就算是扁鹊再世,也无能为力啊!”

    这时,方金芝已经哭成了泪人,这个消息带来的痛苦比肚子的疼痛更加难忍。

    “夫君,我们的孩子,没了,没了,昨天我还感觉他在肚子里踢我,现在就没了。夫君,妾身心里疼心里苦!”

    孙策听到方金芝伤心欲绝地哭泣声,此时已经心乱如麻的他,心中不忍,对着医官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些帮夫人止痛,先回长沙再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