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1、未谋面贾诩立三功 失名士曹操恨一人
    吴立仁越来越迷糊,“自然是当初陶谦病故以后,将徐州让于我,这才让朝廷不得已封我为徐州牧。『 Δ 学迷ww w. .”

    “当初李傕对主公只有恨,并无一点好感,即便主公坐拥徐州之地,李傕也不会承认主公的地位,如何会封成人之美,顺水推舟封主公为徐州州牧呢?”

    吴立仁这才有些明白贾诩的意思,“莫非当初是和先生请求,李傕才封铭为徐州州牧?”

    贾诩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自从数年前,主公出奇谋诛杀董卓之后,又在徐州起讨袁大业,我便知道,主公必然不是池中之物,便想在暗中先帮主公一把,李傕听了我之二虎相争计,便请天子册封主公为徐州牧,并让主公与袁术互相攻伐。当是时,我想看下主公若是有这徐州之地,如何争夺天下。主公果然雄途大略,不但仁德以对百姓,同时又占据了江东数郡以为基业,此为王霸之基也!主公与曹操几战皆能立于不败之地,这绝非是运气。纵观天下,唯有曹操才能与主公一较长短,故而诩便设计让张绣在弘农降了再反,成功偷袭了曹操,可惜没能取了曹操性命。”

    贾诩的话让吴王二人继续保持着不可思议的神色,王守仁虽然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可是内心已经开始动摇。

    “和所言,难以置信。若是如此,为何不力劝张绣反曹后直接来投于我,而是先在荆州安身?”

    吴立仁难以置信之余,不由得再次问道。

    这时候,王守仁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他呵呵一笑道:“若是主公在和先生的处境设想一番,怕是也会做如此选择。当是时,若是张绣想要大军跨过荆州而直奔扬州,殊为不易;即使真的来到了扬州,主公会相信张绣一个心吗?况且彼时张绣兵多将广,若是主公委以重任,则心有不安;若是略有怠慢,张绣可能再生不臣之心,主公极有可能重蹈当初曹操的弘农之败,这相当于害了主公。”

    贾诩哈哈一笑道:“知我者军师也!正好襄阳傅巽前来求援,我便趁机劝说张将军去江陵救援刘;如此荆州蒯氏兄弟必然起疑,怀疑张将军之用心,正好当时周公瑾行反间之计,用事先涂改之伪信送到张将军之手。我便将计就计,故意让张将军遮遮掩掩,让刘误以为张将军与周瑜真的有勾结。其不肯坐以待毙,先难,蒯良设计鸿门宴,想趁机诛杀张将军,我便略施小计,让王嘉将军挟持了刘,又率兵击退了张允大军的围剿,最终反出北门。”

    王守仁恍然大悟地叹道:“如此一来,我便明白了:让张玉分兵驻守汉水北岸一定也是和有意为之。”

    贾诩听完,看着王守仁,两人对视一眼,忽然心有灵犀一般一起大笑了起来。

    剩下一脸懵懂的吴立仁,看着两人,完全不清楚他们在笑什么,

    “二位军师,请细说一番,可好?铭愚钝,还不知个中原委。我等三人行,汝二人皆可为师也!”

    两人被吴立仁的话又逗得乐呵一笑,王守仁继续说道:“和先生一定是看出张玉对张绣将军的不满之心,故而故意让他分兵守在城外。若是城中事,张玉必然弃张绣将军于不顾,而和先生又派人联络了戚将军接应。彼时,张绣势孤,性命垂危之时,若得戚将军救援,此时他再来投主公,必会深念主公恩德,倾心为主公所用。”

    贾诩呵呵一笑,“其一,可以让张绣为主公所用;其二,令其兵力消耗在于荆州大军的内乱之中,即使投于主公,他无大军在手,便容易驾驭,即使再有反心,也无兵可用,如此诩才敢在主公面前如此‘大言不惭’的自夸。”

    吴立仁听完,叹息道:“个中隐情,竟然曲折如斯!和未见铭之面,便已经为铭立下三大功劳,古往今来,未见如此之能者,和当受铭之一拜!”

    说完,吴立仁起身对着贾诩躬身行了一个大礼,贾诩连忙起身,也对着吴立仁败了下去,口中连连喊着:“主公折煞属下了!”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贾诩的亲密点1o点,检测到贾诩的四维属性为武力43,统率75,智力1oo,政治89检测到贾诩拥有技能一乱武:和乱武,其设计阴谋计略时智力+3,且不容易被外人察觉;技能二观心:其善于揣度他人心思,并且会根据不同情况随机应变。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125,仇恨值43。”

    吴立仁怎么也没有想到贾诩竟然心机如此之深,这计策之间环环相扣,让人听起来叹为观止。而听到系统的检测让吴立仁脑子中再次响起三国杀里贾诩乱武的台词。

    “哭喊吧,哀求吧,挣扎吧!然后,死吧!”

    和乱武,他能坐山观虎斗,设计让别人厮杀,而自己完全不受影响,这就是毒士贾诩的厉害。不过吴立仁却一点不担心贾诩会危害到自己。因为他已经献出了亲密点,吴立仁知道,在三国中,即使贾诩投靠了曹操,他的心却完全不在曹操身上,完全是为了自保,他对曹操始终还保持这芥蒂。

    毕竟因为他的计策,让曹操损失了曹昂和典韦,甚至失去了他的元配丁夫人。曹操为了收天下人之心,没有对贾诩怎么样,可是张绣还是很早就死了,虽然没有证据证明和曹操有关,但是吴立仁可不相信,张绣会无缘无故地病死。也许贾诩当初投靠曹操真的是没有更好的选择。

    “我得和,如虎添翼!幸甚幸甚!”

    得到贾诩的时候,吴立仁已经很兴奋;今晚与贾诩这样畅谈一番后,吴立仁才现自己的主角光环是多么强大,简直已经出离了兴奋——此时的他如同在九天之上的天帝一般,俯瞰着天下众生。

    “主公过誉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此时欢喜万分的吴立仁完全想不到身在许都的曹操此时是多么的落寞。

    “和啊和,我待你以诚,汝却使张绣如此害我;即便如此,我也没有记恨你,仍然希望有朝一日,你能为我所用。可是,你到底为什么要选择吴铭?吴铭到底有什么好!吴铭,吴铭!这天下,我只恨你一人,只恨你一人!”

    他听到张绣、贾诩等一起投了吴立仁后,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力气,眼神中满是失望和沮丧。一个人在内心疯狂呐喊着,可是座下武没有人能听到他的心声。

    “如今,刘表只剩襄阳一座孤城,我等当行何计?”

    “主公勿忧,依计行事即可。”(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