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8、钟天师除魔败吕方 板蛮军逞凶取葭萌
    庞义万万没有想到,吕方竟然如此刚愎自用,高沛和庞义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ΩΔ  ww┡w.』.

    “既然尔等都已经无话可说,那今日暂且休整一晚,明日便随我一起出关杀敌,定让张鲁匹夫知道我小温候吕方的厉害。”

    两人无奈之下,只好出声答道:“谨遵吕将军将令!”

    第二日,吕方领大军两万,庞义和高沛各领所部五千,三万大军浩浩荡荡冲出关外,绵延几里地。

    时张鲁遣其弟领大军五千在左,大将杨昂领大军五千在右,而居中之将,领五千板蛮军,那人生的豹头虎额,铁面环眼,脸上长满胡须,黝黑的脸庞上还有几颗痦子,痦子上还长着几根毛。

    吕方看到那人生的如此丑陋,不由得心中不喜,对着身后的高沛问道:“此人是谁?为何生的如此丑陋?”

    “回将军的话,此人是张鲁大将,板蛮军的统领钟馗,字正南。别看他生的丑陋,但是却韬武略,样样皆精,听闻他生平最恨别人嘲笑他的相貌,若是有人敢嘲笑,他必定与那人不死不休。所以吕将军与其对战之时,万不能出言不逊。”

    听到高沛的话,吕方哈哈一笑道:“高将军,我看是被敌将吓破胆了吧?就这样的相貌,我还不能嘲笑他?难不成我还夸他是天下少有的美男子?本将现在才现,高将军你还是挺幽默的。”

    吕方的话让高沛一下子无言以对,叹息一声道:“吕将军所言极是,只不过钟馗手下的板蛮军确实是一支劲旅,将军不可不防。”

    “哼,既然如此,那我先看看这钟馗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说,韬武略,样样皆精。”

    只见吕方策马而出,手中画戟向着钟馗遥遥一指道:“钟馗匹夫,我乃益州牧麾下讨虏将军吕方,听闻汝虽然相貌丑陋,但是却有几分本领,汝可敢出阵与我一战?”

    钟馗一听,不由得怒从这来,双腿一夹胯下坐骑,手中大刀挥舞着向吕方冲了过来。

    吕方虽然不觉得钟馗有多厉害,可是还是被他惊人的气势和容貌震惊,走近之后,这种震惊更加强烈。

    “滴!检测到钟馗技能除魔触——斗将之时,若是对手中存在嘲笑过钟馗的相貌之人时,钟馗会因为愤怒而丧失理智,武力+3,同时震慑对方心神,使对手出手失误大大增加。钟馗武器五雷天刀武力+1,当前钟馗武力提升至96吕方受到钟馗除魔的影响,攻击中失误的几率增大。”

    听到钟馗的技能,吴立仁很想知道,钟馗生的到底多么惊为天人,只要被人一嘲笑,就会暴走,看来钟馗自己一样知道自己的样貌确实有些违和。不知道高长恭这个美男控和钟馗对战会如何,不过,显然高长恭的武力值会直接加到最大。

    而小温候吕方,真是不知死活,竟敢嘲弄钟馗,吴立仁心中已经将吕方标注成死人了。

    他手中画戟迎向钟馗的大刀,只一回合,吕方就仿佛觉得自己头脑嗡鸣,手臂酸麻。他哪里会想到这钟馗会如此威猛,可是刚说过的大话,让他瞬间有种被打脸的感觉。

    “滴!检测到吕方技能戟将触——使用戟类武器时,武力提升2-3受戟将影响,吕方武力+3,吕方武器方夫画戟武力+1,当前吕方提升至89”

    吕方勉强提起心神,手中画戟不停挥动着,可是他耳旁一直嗡嗡着,这让他心中烦躁不已。两人战了数回合,钟馗又一刀砍来,吕方连忙去挡,可是眼看就要挡住,可是手中画戟偏偏一滑,画戟擦着钟馗的五雷刀错开了。吕方心中大惊,连忙一矮身,顺势向地上一翻,滚落马下。

    后面的庞义和高沛眼看情况危急,知道若是吕方有失,两人一定没有好果子吃,两人联手一起冲上前去,挡住了钟馗。

    钟馗与两人战在了一处,而吕方此时吓得脸色惨白,他没有想到钟馗竟然如此厉害,心中又惊又恨,张心中气愤不过,立刻下令,全军冲锋。

    高沛和庞义两人一起战钟馗也占不到一点便宜,这时,忽然看到吕方下令全军冲锋,钟馗也一挥手,五千板蛮军一起冲出。看着最前面的板蛮军手持怪异的木板,高声喊着奇怪的言语,又踩着奇怪的步伐冲了出来,两人心中大惊,可是如今军令一出,两将也不敢后退,携手再次杀向了敌军。

    吕方手下大军没有和板蛮军对战的经历,看到他们载歌载舞地冲锋,奇怪的造型和奇怪的攻击方式,让吕方大军心中有些忐忑。可是毕竟有吕方军令约束,将士也不敢后退。两军终于接触,板蛮军强大的防御和战斗天赋,终于让吕方想到了高沛之言是多么正确。

    两军交战了一个多时辰,钟馗统领下的板蛮军如同一头猛虎,一下子闯入了小温候大军这群羊群之中。猛虎左突右冲,四处撕咬,而羊群虽然有心反抗,却现死伤惨重的吕方大军已经彻底失去了控制。两万大军死伤近五千人后,吕方大军终于彻底溃逃起来,吕方哪想到兵败如山倒竟然如此之快,他杀了几个逃跑的士卒却也无济于事。

    庞义和高沛见状,连忙下令自己手下的部队开始支援。然而张鲁大军的张卫和杨昂,也一同杀出,瞬间两军又再次陷入了苦战之中。

    可是钟馗击溃吕方大军后,势不可挡的板蛮军再次杀向了高沛和庞义麾下兵马。两人情知事情不妙,便一起保护着吕方撤向葭萌关。

    然而张卫、杨昂、钟馗等人率军穷追不舍,庞义等人虽然想极力阻拦,却已经挡不住钟馗等人的脚步。

    事到如此,庞义知道大势已去,立刻向吕方建议道:“吕将军,葭萌关守不住了,现在要赶紧弃关逃到白水关再做计较!”

    吕方六神无主,不知所措,他没有想到自己一来,这葭萌关就丢了,到时候,若是众将士参自己的话,即便刘璋再袒护,他自己也没有好结果。听到庞义的劝谏,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他内心中对庞义还是有些钦佩的。

    吕方收拢残部,立刻向白水关撤退,张鲁占了葭萌关之后,并没有继续进攻,而是开始在葭萌关休整。

    吕方兵败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成都。张松联合法正、黄权、王累、赵韪、刘巴等一大批武,一起上表参奏吕方误国误军之罪。

    刘璋此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他从没见到过那么多的武一起来逼自己。

    “诸公何必如此相逼甚急,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以庞义为副将,若是说吕方有罪,庞义也要同罪!”(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