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5、柳如是下邳督郡学 吴立仁闹市逢怪道(二合一)
    “滴!检测到此人柳如是,从寿春逃难出来后,来到了合肥,定居下来,做了一名农妇;柳如是的四维属性为:武力62,统率46,智力83,政治85”

    原来是柳如是!怪不得有此番志气,确实是名不虚传!这曾经令大才子钱谦益自愧不如的女子,被爆表出来后,一直默默无闻,今天竟然和自己在这里以这样的方式相遇,实在是让吴立仁有些意外。』 』Ω学 Δ 迷..吴立仁这才想到刚刚给貂蝉说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说完后就遇到了柳如是,若是说李香君血染桃花扇,说不定分分钟柳如是带个李香君在你面前出现,那就尴尬了。

    还没等吴立仁说话,宇成都已经开口说道:“主公,想必此女子必定胸怀大志,若是任由她在此蹉跎岁月,岂不是埋没人才?”

    吴立仁点了点头,正当他想要决定怎么和柳如是说的时候,柳如是忽然对吴立仁再次躬身行礼道:“民妇不知是吴使君,刚刚多有冒犯,还望吴使君恕罪!”

    吴立仁呵呵笑了笑,“你怎知我便是吴铭?”

    “这合肥之中,敢称主公之人,除了吴使君又有何人。刚刚还在吴使君面前如此高谈阔论,实在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民妇惭愧。”

    柳如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在这田间劳作竟然还能碰到吴立仁和貂蝉,刚刚她的一番话,这时候想起来,不由得有些羞赧。

    吴立仁清了清嗓子,明知故问道:“不知女先生名姓?可否愿意弃农出仕,为这天下太平出一份力?”

    柳如是抹了抹脸上的泥泞,满心欢喜地应道:“民妇柳如是,参见主公!”

    吴立仁点了点头,身旁的宇成都嘿嘿一笑道:“柳如是,真是好名字!不知主公如何安排柳姑娘?”

    吴立仁这时候才现宇成都有点太热心了,这其中有问题啊:他可从来没对什么女子如此上心,甚至连洛神甄宓,都没有让宇成都正眼相看,看来这宇成都不是以貌取人的人,或者说他帅到了一定程度,反而觉得外貌并不是最重要的?

    不过既然知道了宇成都的心思,吴立仁自然会想方设法撮合这一对才好。

    “原来是柳先生,既然柳先生有如此抱负,那我想请柳先生在下邳郡学担任督导教学之职,不知柳先生是否愿意?”

    柳如是听到这里,还有点迷糊,她不知道吴立仁所说的这个督导教学到底算什么。可是宇成都早已有些按捺不住,再次向吴立仁奏道:“主公,为何不让柳姑娘在军中效力?放在郡学之中,岂不浪费了柳姑娘的一身才华?”

    柳如是冲着宇成都笑了一笑,不过又摇了摇头,“多谢将军好意,小女子虽然心志不输于寻常男儿,但是对于行军打仗却一窍不通,也并不是我所愿,所以从军之事实在不能胜任。”

    吴立仁从检测的数据来看,就知道柳如是不是一个将帅之才,她若是有自知之明,自然不会想要从军。吴立仁是想将她的那种志气都带给下一代上去,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若是都有柳如是这样的心志,那以后的中国,自然不会上演五胡乱华的悲剧。而吴立仁想要柳如是当的督学,便是类似辅导员之类的职务,她能培养好下一代,也是一大功劳。

    “柳先生,古语有云: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少年是国之根本,督学之职便是稳固国本,孰为重要,一般的先生,可以传道授业解惑,但是若无志气相辅,也是庸才。柳先生以为如何?”

    经过吴立仁这样一解释,柳如是才现这个督学之职是如此重要,立刻点头答应了下来。而一旁的宇成都却是显得有些落寞,正在这时,吴立仁忽然看向宇成都道:“成都,柳督学只是一弱女子,到时候未免难以服众,到时候你在郡学中暂时护佑柳督学的安全一段时间,汝可愿意?”

    听到这里,宇成都大喜,连忙高兴答道:“末将领命!多谢主公!”

    柳如是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将军莫非就是天宝将军宇锦?”

    宇成都嘿嘿一笑,点了点头,算作承认,但是柳如是此时却有些受宠若惊,连忙向吴立仁推辞道:“主公厚爱,小女子感激不尽,但是让天宝将军护卫区区一个督学,实在让小女子惶恐,还望主公收回成命,以免引起下邳武的不满。”

    说到这里,吴立仁觉得柳如是之言也有点道理,毕竟柳如是也是一个女子,若是自己这样照顾她,搞特殊待遇,难免会有什么流言蜚语。

    “既然如此,那此事我就不再插手,成都自己随意。”

    宇成都点了点头,颇为感激地答道:“末将明白!”

    众人一起到了下邳,身在下邳的陈近南也早就收到了这个喜讯,早就带众武在城外迎接吴立仁一行的归来。吴立仁将柳如是介绍给了管理郡学的众人,并将封她为督学之职的任命也告知了众人,陈近南便派人给柳如是安排了住处和其他起居之物。

    吴立仁则直接和貂蝉回到府上,一路奔波,虽然很开心,但是毕竟十分颠簸,若不是貂蝉随着樊玉凤习武那么久,肯定坚持不下来。

    吴立仁将一切都安顿好,刚坐下来,貂蝉就小心翼翼来到吴立仁身旁,有些犹豫地说道:“我看柳督学满腹才学,又颇有一番豪气,夫君对柳督学颇为上心,若是心里喜欢,可以纳为妾室,也不失为一段佳话。如今正好妾身怀有身孕,没办法再伺候夫君,还望夫君能有人能替妾身照顾夫君。”

    吴立仁对柳如是确实表现的太过于自来熟,那是因为建立在他对柳如是前世的了解和四维属性的检测,可是在貂蝉眼中却是成为了一种特殊的欣赏。

    吴立仁摇了摇头,点了点貂蝉的鼻子,嘿嘿一笑道:“夫人啊夫人,你虽然蕙质兰心,却观察不够仔细,你难道没看出来天宝将军对柳督学青睐有加吗?我让成都去保护柳督学便是想给他们创造机会,对柳督学的志气和才学,我只是佩服。”

    “夫君为何一直不想纳妾呢?不然怎么开枝散叶,又有谁来继承夫君的千秋大业呢?”

    听到这里,貂蝉虽然心里有些高兴,但是却仍然有些担心。

    吴立仁轻轻拍了拍貂蝉的肚子,“喏,都在这里呢!”

    貂蝉含羞低头不语,接着娇嗔一声跑开了。

    柳如是虽然被吴立仁任命为督学之职,可是许多郡学官员都不太清楚这个督学到底是要做什么,更何况郡学中的学生。施世纶便做主每天给柳如是排了一个时辰的课时,时间还是在上午。

    柳如是自然知道,她这个督学,和先生类似,只不过教一些和其他先生不同的内容。第一次上课,陈近南亲自带着柳如是来到了讲堂,众学生未曾想到会有女先生来执教,所以心中对柳如是倒是没有太过看重。

    柳如是上完课以后,走出讲堂,正看到宇成都身着便服等在外面,柳如是有些意外,连忙拱手行礼道:“宇将军何故来此?”

    宇成都呵呵一笑,“闲来无事,便想聆听柳督学教导,还望柳督学不要介意。”

    两人在一旁谈话,自然让众学子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起来。

    “我没看错吧?那个不就是主公的梦中寻到的大将天宝大将军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有个人好像现了新大6一般,他这一吼,顿时让整个学堂中的一干人等议论纷纷。众人一起交头接耳,三五成群的议论起来,唯独有一人却在自己的位子上闭目养神,仿佛一点都不关心这种事情。

    这时,有个人走了过来,高声说道:“伯言为何一言不?莫不是你知道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内幕吗?”

    这人正是6逊,他对他们所说的八卦自然一点都没有兴趣参与讨论,当被人喊了起来,他眼睛眯了一下,接着又闭上,“督学者亦为我辈之师,焉能多加评议乎?况且,听闻柳督学是主公亲自册封,若是得罪了柳督学,岂不是自讨苦吃?子山啊子山,非礼勿言非礼勿言啊!”

    那个被称为子山之人听到6逊如此说,不由得点了点头,“伯言果然一语点醒梦中人!天宝将军亲自护驾,柳督学自然非等闲之辈,难不成柳督学和主公有什么特殊关系不成?”

    6逊翻了翻白眼瞅着那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再次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虽然吴立仁回到了下邳,回到了家中,他却依然不能闲下来,他先去看望了黄忠和他的儿子黄叙,如今的黄叙在孙思邈的药汤治疗之下好了很多,只不过黄忠还在不断托人打听水晶兰的下落,孙思邈一天没回来,他都一直担忧。纵然如此,如今黄忠的心情比过去还是好了很多,毕竟孙思邈给了他一个很大的希望。

    其次,吴立仁带着貂蝉又去王守仁府上拜访了糜夫人,并将王守仁写的家书带给了糜夫人。糜夫人带着王守仁的女儿元元一起出来,相互寒暄一番后,吴立仁便抱起了元元,如今的元元已经两岁,她有些怕生,但是虎头虎脑地盯着吴立仁。

    “系统,检测下王元元的四维属性。”

    吴立仁想了想,看看王元元的能力到底如何,毕竟王元元是自己预订的儿媳妇。

    “滴!检测到王元元的四维属性为武力2,统率1,智力12,政治5,王元元的巅峰四维属性为武力78,统率82,智力85,政治84”

    王元元的属性看起来是个弱化版的王守仁,应该是继承了王守仁的属性,第一个孩子,中规中矩,若是出仕,也是一个全才;若是嫁人,定然是个贤妻良母。如果貂蝉真的生个儿子,那以后娶王元元自然是吴立仁非常愿意的事情。

    “元元,你想不想父亲?”吴立仁逗了逗她。

    “元元想父亲,母亲也想父亲,母亲说父亲和吴伯父一起出去做大事去了,为什么伯父回来了,父亲却还没有回来呢?”

    王元元的话让吴立仁一下子愣住了,他随口一问,竟然被王元元给问住了,一旁的糜夫人也没想到王元元会这样回答,连忙轻声训斥道:“元元不要胡言!”

    吴立仁摆了摆手,示意糜夫人不要生气,他笑着对王元元道:“元元,你的父亲啊,在替伯父做大事,不要多久,他就会回来了。”

    这时,貂蝉拉起糜夫人,轻轻说道:“让他们呆一会,糜姐姐,我们一起到内堂一叙,我还有些事情想要单独问一下姐姐。”

    糜贞已经猜到了貂蝉的心思,笑着对元元说道,“元元,让吴伯父带你玩一会。”

    此时的王元元已经和吴立仁有些亲密了,她点了点头,“吴伯父带我去街上玩!”

    “好的,小元元,我们去街上玩。”

    吴立仁抱着王元元来到下邳城中最热闹的街市,如今的下邳在陈近南等人的治理下,已经变成了数一数二的大城市,这大街上自然也是热闹非凡。全国各地的商贾小贩都愿意来下邳做生意,当元元看着好玩的和好吃的,吴立仁都会给她买下来。

    两人正走着,忽然吴立仁看到迎面而来一个身着道袍之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面容矍铄,眼中炯炯有神。他走到了吴立仁面前,忽然停下来,对着吴立仁拱手说道:“贫道见过贵人!”

    吴立仁有些疑惑:难道这个道士认出自己的身份了?

    “道长不必多礼,不知道道长有何见教?”

    那道士淡淡一笑道:“施主误会了,贫道所言贵人并非施主,而是施主怀中所抱之人,他日必是贵不可及。”

    道士的这一番话,让吴立仁不由得有些吐血,整半天弄了个乌龙,贵人不是自己,竟然是元元。可是既然他说王元元是贵人,那岂不是也说自己的未出世的儿子是贵人,意思也不会差太远。

    “既然道长会看面相,那以为在下以后命运如何?”

    吴立仁觉得此人有点意思,便问了下去。

    “施主面相虽然看似普通,但是贫道却看不透,所以不敢妄言,但是可以推断施主命中必然经过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才会逆天改命。”

    那怪道的话让吴立仁心中一惊,此时他才忽然觉得,这个道士真的不一般,绝非等闲之辈,左慈,于吉,紫虚上人等等,这些三国中的老神仙,他一个都不敢轻视。吴立仁立刻召唤出系统,“检测此道士。”(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