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4、貂蝉有喜安众心 农妇论志惊须眉
    听到王守仁如此清新脱俗而又郑重其事的一番话,吴立仁觉得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再开口说刚刚想要说的事(情qg)了。

    “对了,主公,刚刚你到底要说是何事?”

    王守仁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猜测太多了,只好再把话题回到吴立仁(身shen)上。其实王守仁虽然脑洞开的很大,但是却还是猜到了一点。

    “咳咳,其实我想说的是,今天貂蝉和我说,和我说,说……”

    说到这里吴立仁顿了一顿,面上带着喜色,额头仿佛被(春chun)风吹过,嘴角开出了幸福的花朵。

    王守仁听到这,看着吴立仁的反应,心中已经有了预感,不过此次他没有再猜,只是顺势问了下去,“说了什么?”

    “她说,她,她,她有喜了!”

    吴立仁支支吾吾将这句话说出来,嘴角的花已经在整张脸上绽开了。王守仁听到这里,也松了一口气,立刻拱手答道:“恭喜主公贺喜主公!如此,可安众心!实在是天大的喜事!”

    看到王守仁如此高兴,吴立仁也嘿嘿傻乐了一番,幸福仿佛有点来的太突然,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脑袋,“所以,所以我想送貂蝉先回下邳养胎,这里兵荒马乱,有些不太合适。”

    “主公请放心,荆州基本战事已定,刘表孤城也能守住一段时间,我军只要静观其变即可。主母(身shen)体要紧,还请主公速速回返。”

    吴立仁点了点头,想起貂蝉今天刚和自己说这件事(情qg)时的(娇jiao)羞模样,吴立仁心中不由得又一阵开心袭来。

    貂蝉有喜的消息,自然被王守仁立刻公开,吴立仁手下无论武,都打心底为吴立仁高兴。在吴立仁未娶貂蝉之前,众武为其((操cao)cao)心婚姻;娶了貂蝉之后,又开始关心子嗣,至今已经一年多,一直不见貂蝉的肚子有动静,可急坏了吴立仁手下武,甚至各种猜测流言,纷纷出现。虽然他们不好意思当面询问,但是也总是想法设法旁敲侧击。吴立仁因为前世思想,所以倒是不急于要孩子。如今,众人得知这一喜讯,总算如同王守仁所言:可安众心。

    最终吴立仁决定带貂蝉回下邳安心养胎,让宇成都领一千神威军护送。王守仁则以此为名,大军从邓县和新野撤出,让聘、魏延、霍峻等刘表手下众将赶赴襄阳祭奠刘。

    貂蝉将自己有喜的消息告诉了吴立仁之后,自己也十分开心,回去的路上,她和吴立仁一起慢慢行在路上,欣赏着路上的各种风景,天南海北地谈笑着。这天,吴立仁一行来到了合肥郊外,貂蝉忽然说道:“夫君再给妾(身shen)讲个故事好不好?”

    前段时间,吴立仁看貂蝉有些无聊,就给她讲了一个牡丹亭的故事,貂蝉听完,感动之下,哭的稀里哗啦,这让吴立仁真正理解了,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现在貂蝉应该又想到那个故事,所以才想让吴立仁再讲一个。

    吴立仁摇了摇头,对貂蝉故作严肃地说道:“说好了,听故事归听故事,可不许哭。”

    貂蝉笑嘻嘻说道:“妾(身shen)遵命!”

    吴立仁想了一会,便开口说道:“那今天就说一个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

    吴立仁开始从头将杜十娘的故事一点一点说给貂蝉来听,她一直静静听着,吴立仁看着她强忍着泪水,可是眼泪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到最后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投水自尽以后,貂蝉终于忍不住,“呜呜呜,为什么杜十娘的会那么悲惨!”

    吴立仁自然猜到这个结局,只好连忙安慰道:“这就是个故事,貂蝉说好不哭的。”

    过了好一会,貂蝉才止住眼泪,看着吴立仁,嗔怪着道:“夫君说那么悲惨的故事,人家怎么能不哭嘛!不过,先生之前说过,眼泪是能排毒的,哭一下也没事,对不对?”

    貂蝉刚刚还是梨花带雨,让吴立仁心疼不已,忽然又变成了这样一副调皮的样子,吴立仁立刻释然了。

    正在这时,两人一起策马行过一片农田,看到田中有一农妇正在辛苦劳作,貂蝉忽然心有所感,指着那农妇说道:“虽然此人看起来辛苦,但是每天(日ri)出而作,(日ri)落而息,却生活的很充实。”

    吴立仁也跟着貂蝉的指示看了过去,微微一笑道:“貂蝉所言极是,这让我忽然想起一首诗: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纵然我们认为她只是一个农妇,其实或许他是一个大贤隐士,看破红尘,也未可知。一人在此生活的逍遥自在,颇为难得!”

    听到这句话,那农妇忽然抬起头,看向吴立仁和貂蝉两人,吴立仁也跟着看过去,却发现这农妇虽然满脸泥垢,却掩盖不住她眼神中的锐利光芒。只见她起(身shen)走向吴立仁,对着吴立仁行了一礼道:“虽然这位将军所言听起来颇为洒脱,但是将军的观点却是大谬。若是天下之人都只知沉迷于自己的小世界,那这天下便是永远的混乱不堪,且莫说如何逍遥自在,便是简单的锄禾种田,若是遇到诸侯征战,恐怕也难以自保。若想百姓能安居乐业,必先天下太平,才可以得之。”

    吴立仁随意说了几句话,没想到却引来了这人的这番冠冕堂皇的言论,吴立仁不由得叹了一声道:“未曾想,连这田间妇人都有这番见识,实在让人惊叹不已。”

    “将军此言更谬,如何能看轻妇人志气?远的不说,就说如今徐州赞军校尉樊梨花,如今将这合肥建设成如此模样,天下男儿谁不赞叹?最近又打退了曹((操cao)cao)数万大军,更是让人佩服!再说徐州牧夫人貂蝉,曾经助吴州牧共除国贼董卓,其之心志,天下又有几个男儿可以比拟?此等巾帼气概与将军比又如何??

    听完这里,吴立仁不由得拊掌赞叹道:“这位女先生教训的极是,某受教了!”这时吴立仁看了看貂蝉,貂蝉也正看着自己,只不过此时貂蝉被这不明(身shen)份的人一夸,面上带有羞色。正在这时,忽然又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这位女先生见识实在非一般人能比!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女中豪杰!某也佩服!”

    吴立仁回头一看,原来不知何时,宇成都已经到了自己(身shen)后,想必他也是听到了这农妇之言。不对,若是一般农妇,真的能有这番见识和志气吗?吴立仁忽然醒悟过来,连忙召唤出系统,“系统,检测此人信息!”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