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6 蒯良分兵试张绣 贾诩合计欺刘琦
    蒯良的话,让刘恍然大悟,对着蒯良躬身行了一礼道:“蒯先生此计甚妙,甚妙!若非蒯先生,实不知如何应对。Ω ┡  ww w.ん.”

    刘便按照蒯良的吩咐,让人传信于张绣大军,以未明其心为由,令其在城外三十里处就地扎营。张绣不明就里,正要下令驻扎,贾诩连声禁止道:“主公不可!刘此举实在无礼,属下以为,主公应当立即返回秭归。”

    张绣一听贾诩的话,有些不解,贾诩却对他暗暗使了一个眼色,张绣便不再言语,只是下令大军立刻班师而回。

    刘使者见状,连忙快马返回,和刘禀明了张绣的反应。刘听完,哈哈一笑,对着蒯良说道:“果然如同子柔先生所料,只不过如此看来,张绣确实诚心来助,我当快马前去挽留。”

    张绣大军收拾停当,开始回返,众将士皆不明就里,张绣在马上问向贾诩,“和不是要我来此便宜行事,为何一言不合就要撤走?如此岂不是白费力气?绣实不解,还望先生教我。”

    贾诩呵呵一笑道:“不需多久,刘必然亲自来迎主公回去。此定然是刘故意试探,看主公是真心来援还是另有居心。主公若是任其驱使,刘必然以为主公有异心,到时其若引兵相击,主公祸事来矣!但是主公假意撤兵,刘就会以为主公确实是诚心来援,其岂会任由主公离去?”

    贾诩的话,让张绣心中还是有些疑虑,可是他也没有说出来。

    “属下敢保证,一个时辰之内,江陵城必然会有信使再来。主公若是不信,再等一个时辰,自然就会见分晓。”

    大军行了十多里,眼看已经快到一个时辰,这时,忽然看到从江陵方向有数十骑飞奔而来,张绣心中暗惊。不一会儿,就看到一人策马来到张绣之前,哈哈一笑道:“张将军为何刚到就要回返?”

    张绣故作不悦道:“你是何人?”

    “某乃江陵主将,刘荆州长子刘是也!”

    刘答道,张绣哼了一声,“若不是看在刘荆州的面上,我今日岂肯与你干休!既然如此见疑,某何必在此受此闲气!”

    刘翻身下马,对着张绣躬身一拜,口中称罪道:“张将军请暂息雷霆之怒,容一言。如今江陵城危在旦夕,将军仗义出兵,我当率众迎之。只是如今世道混乱,不敢以身家性命为赌注,故而前番只是试探一番。如今既然深知将军大义,刘请将军回返江陵,助我破周瑜小儿,如此,刘之幸,荆州之幸耳!”

    刘一番话,让张绣心中对贾诩更加佩服起来,他呵呵一笑,将刘扶了起来,“原来如此,某差点被大公子给骗过去了!”

    这时候,贾诩走上前来,对着刘行了一礼,接着恭敬地说道:“大公子智勇双全,实在令人佩服!”

    刘不认识贾诩,看到他忽然出来夸了自己一句,不由得有些诧异地问道:“不知先生是?”

    张绣呵呵一笑道:“这位是我的军师,贾诩贾和。”

    刘哦了一声,“原来是和先生,久仰大名,久仰大名。不过刘汗颜,此计并非刘所想,只是参军子柔先生想出来的。”

    “莫非是蒯良蒯子柔?”

    贾诩眉头皱了皱问道。

    “和先生也知道子柔先生之名?”

    刘又有些诧异地问了问。

    “哈哈,荆州蒯氏兄弟,智谋无双,诩虽不才,自然也有所耳闻。”

    刘心里更高兴了,于是引着张绣变投江陵而去。没多久,张绣跟着刘来到江陵,刘设宴款待了张绣、贾诩、张玉还有王彦章等武。

    席间,几轮畅饮之后,刘笑着看向张绣道:“张将军,如今周瑜和戚继光大军步步紧逼,每日骚扰,不胜其烦,不知将军可有良策助我破敌?刘愿听将军教诲!”

    张绣这个时候,想到了贾诩的吩咐:若是刘问破敌之计之时,一定要推托不知。张绣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大公子恕罪,某确实不善于此,一切但凭大公子吩咐,我一定唯大公子之令是从。”

    刘点了点头,端起一杯酒,对着席上的众人,朗声说道:“江陵安危,全赖诸公,请主公与我满饮此杯,一起同心协力,守卫荆州!”

    众武一起端起酒杯,齐声说道:“同心协力,守卫荆州!”

    众人一饮而尽,刘起身来到了张绣面前,“江陵城西,汉水以北为我手下将军甘宁驻守,不过手下只有数千人。我想请张将军分兵五千,多备强弓硬弩,驻于岸上。若是敌军来袭,将军且用弓弩射之,敌人必不能近前。不知道张将军意下如何?”

    “既然是大公子安排,那我自然不会违背刚刚之言。”

    刘呵呵一笑,对张绣再次举杯说道:“张将军真乃信义之人!刘再敬你一杯!”

    宴席过后,张绣等人一起回到驻军之处,张绣开始埋怨起答应刘分兵之事。

    “和,如今要是分兵,我当如何是好啊?一万兵马一部分在城内,一部分在城外,岂不是尾不得相连?如此还怎么能成事?”

    贾诩捻了捻稀疏的胡须,呵呵笑道:“此必然又是蒯良之计,他一定还是不放心主公,故而让主公用此分兵之计。只不过,主公何必惊慌,如今还未到时候,主公只需要按照刘的要求做就可以了。若是机会到了,分与合也只在翻手之间。”

    “那就派张玉为将,令其领五千兵马协助甘宁,我自领剩余大军在城中。”

    江陵城。

    昏黄的灯光在轻轻摇曳着,刘看着眼前的蒯良,呵呵一笑道:“子柔先生一定是多疑了,如今一切都按照你所说的去做,张绣并没有什么不满。看来,张绣真的是真心前来帮我守城的。”

    蒯良自从接到了蒯越的密信,便想方设法试探张绣之心,可是却总是得不到他想要的而结果。这次他以为想让张绣分兵,张绣必然起疑,不肯配合,没想到张绣却完全听从了刘的吩咐。这让蒯良开始怀疑其蒯越和自己的判断来。

    “也许是属下多心了,不过如今令其分兵两处,对大公子却没什么坏处,万一到时候张绣忽生异心,也好策应万全。”

    虽然刘对蒯良说不上完全的言听计从,但是这番话,他倒是没什么意见。

    “不知道到周瑜匹夫何时进攻?子柔有无妙计主动出击?这整天提心吊胆的日子真让人憋屈!”

    “大公子莫要着急,周瑜此时一定比大公子更着急,只要耐心等下去,周瑜一定会露出破绽。”(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