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3、将才蒋将退曹军 金枪徐宁托郭侃
    吕布哈哈一笑,画戟顺势再向下一砸,郭侃此时手中两段断枪向上只好再去抵挡,画戟力大,郭侃瞬时感觉双手一阵酸痛,断枪已经拿捏不稳,巨大的力道让他胸口一动,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学迷wwΩw.*.郭侃奋力挣脱后,将断枪忽然向吕布投掷而去。吕布身形一歪,躲了过去。

    郭侃自然不会和吕布死拼,趁着吕布躲避之际,他瞅准机会拨马便走。吕布不舍,策马追了上去,早有铁血将士围了上去,郭侃因此得逃。

    然而纵然如此,郭侃率领的两千精锐也已经折损一半,没多久又遇到裴仁基的大军,再次冲杀一阵后,剩余只有数百人。等到杨雄、徐宁和率领的前军和尤俊达领的中军与郭侃会和后,一万大军如今只剩下不到五千人。后面张辽大军还没有彻底甩掉,这个时候,兵马都已经疲惫不堪,士气低落。

    正在这时,忽然从远处又传来一阵大军行进的声音,

    正当众人疑虑惊恐之时,只见一骑策马而来,口中高喊着:“是郭都督在此吗?”

    郭侃起身一看,来将正是蒋将。他吐了一口气,颇为兴奋地对着蒋将大声说道:“正是郭侃!功成将军别来无恙乎?”

    蒋将认出是郭侃,拍马走近,翻身下马道:“末将蒋将来迟,还望都督恕罪!”

    “曹贼用计袭取了西曲阳和阴陵,我率军突围,又中了埋伏,如今损兵折将,实在有负主公所托。”

    郭侃叹息一声,蒋将看了看如今郭侃麾下的残兵败将,对着郭侃劝慰道:“都督不必伤怀,胜败乃兵家常事。都督可往东城驻扎,东城粮草充足,如今城防也非同往日,曹军若是再来相攻,定然让他们有去无回。”

    郭侃点了点头,看着蒋将领兵来此,问道:“功成为何领兵来此?”

    “自从听闻曹操大举犯境,末将一直令探子四处留意打听曹军动向,近几日探到曹军兵马调动频繁,末将以为曹军必然有大动作,故而率三千大军在城外三十里驻扎,以便随时策应。今夜听到这里有喊杀声,情知有变,便领军来此,没想到遇到了郭都督。”

    “功成将军真乃将才也!我等先率军返回,汝在此就近埋伏下来,若是敌军继续追赶,功成将军凭借如此生力军,只要骤然杀出,定然让曹军大败而回,如此大功可成也!”

    蒋将听完,连忙拱手道:“末将领命!”

    蒋将让手下将士在四周埋伏起来,果然,过了没多久,心中不甘心没抓到一个敌将的裴仁基,又领着大军追了过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从伏击到被伏击,两个身份的转变,只有一瞬间而已。当蒋将手下的生力军一下子杀出之时,裴仁基手下的曹军顿时慌了,原本经过将近一夜的战斗,曹军都已经疲惫不堪,裴仁基不断鼓舞着,这才让曹军一直追到此地。等到蒋将的将士尽皆杀出之时,裴仁基也一阵心慌,他勒令将士不要慌乱,自己身先士卒,杀向了蒋将。

    “滴!检测到裴仁基技能骁锐触——当其领军之时,武力+2,统率+3,当前裴仁基武力提升至95,统率提升至89”

    蒋将哈哈一笑,手中大刀一挥,冲向了裴仁基。

    裴仁基以为吴立仁手下除了赵云、冉闵、宇锦之外,大都是和杨雄徐宁一般的人物,他没想到蒋将刀法如此厉害,再加上蒋将以逸待劳,裴仁基哪里会是蒋将的对手。

    “滴!检测到蒋将技能将才触,武力+3,九转霜寒刀武力+1,当前蒋将武力提升至99”

    看来是蒋将去救援郭侃了,谢天谢地,目前还没有得到手下大将阵亡的消息。

    裴仁基在蒋将手下走了不到十回合,便坚持不住,拨马便走,裴仁基一退,手下的曹军更是一溃千里,跟着裴仁基退走。蒋将不敢再追下去,斩杀了千余曹军之后变下令大军返回东城。

    郭侃大军到了东城之后,医官刚刚给郭侃诊治完,开好药方之时,这时候杨雄从外十分慌乱地来到郭侃面前,失声喊道:“都督,徐宁将军突围之时被裴仁基一刀砍中后背,失血过多,再加上前次在许褚手下受伤,如今医官虽然全力诊治,可是却已经回天无力了。”

    听到这个消息,郭侃脸色大变,连忙起身,让杨雄在前面带路,前去探望徐宁。

    徐宁当初和徐讳祖原来都是从曹操中反投吴立仁的将军,后来徐讳祖被高顺阵斩,让冉闵唏嘘不已,最后冉闵斩了高顺为徐讳祖报仇;后来徐宁来到了郭侃帐下,虽然武艺并不是多厉害,但是性格十分稳重,郭侃颇为喜欢,他没想到这次徐宁竟然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劫,这让郭侃如何不悲。

    这时徐宁慢慢睁开眼,看到郭侃在自己身边,神情悲戚,徐宁嘴唇轻轻动了懂,用着极为细小的声音说道:“都督不必伤怀,为将者,难免马革裹尸,这,这是,徐宁的归宿。徐宁还有一事相托,还望都督千万不要拒绝。”

    此时的徐宁,无论提出什么要求,郭侃心中都已经许了他,尽一切可能去满足他。

    “都督枪法如神,却一直没有好的武器,末将这支五钩神飞亮银枪乃是家传之宝。末将武艺稀疏,不能让此枪扬名,愧对祖上,还望都督能将此枪威力挥出来,末将纵然现在身死,也死而无憾了!”

    郭侃实在没有想到,徐宁这个时候,竟然想的是这个事情,他重重点了点头,“徐将军忠义之心,让郭侃动容。请徐将军放心,我郭侃定然不会辜负徐将军之托。”

    “我家中还有一件祖传宝甲,名唤雁翎圈金甲,此宝甲可避刀枪,末将一直视若珍宝,如今恨无子嗣,不能传将下去,还望都督能将它取来自用,也不至于让如此珍宝蒙尘。”

    郭侃没想到徐宁竟然还有一件宝物,他此时心中竟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徐将军若是穿上此宝甲,今日也不会如此。哎,这又是何苦呢?”

    徐宁说了许多话,此时已经再难开口,郭侃连忙嘱咐下人小心照顾,一边令人去寻名医,看看是否能帮徐宁逃过此劫。

    而此时在合肥城外,张辽还是继续让樊哲每日在城下叫阵,等到冉闵身体好了些,过了十日后,再次出城,来到裴元庆面前。

    “裴将军,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冉闵看着裴元庆此时仍然满脸期待地看着自己,呵呵一笑问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