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0、樊哲失手伤天王 梨花善言稳元庆
    这个消息,樊哲本身自然不知道,但是他却清楚感觉到自己对双锤的用法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以及用锤破解其他兵器的一种很清晰地感觉。 ΩΩ Ω 学迷ww『w.ん.冉闵和樊梨花也在一旁有着很直观的印象,所以他们看着樊哲能有如此成长和进步,打心底为他高兴。

    正在这时,樊哲手中的铁锤不知怎么忽然脱手而出,直勾勾向着樊梨花砸去。由于铁锤非常重,度相当快,樊梨花刚刚正走神,一时竟忘记闪躲。冉闵见状,一下挡在了樊梨花面前,徒手去接那只大铁锤,樊梨花此时反应过来,吓得花容失色,失声喊道:“天王将军!”

    铁锤夹着冲击之力,将情急之下的冉闵重重撞得后退了几步,身形不稳,正好将反应不及时还站在原地的樊梨花撞倒在地,冉闵一个趔趄,将镔铁锤顺手一丢,自己的身子向着樊梨花压了过去。

    樊梨花见状,吓得尖叫了一声,便闭上了眼;过了好一会,樊梨花只听到沉重的呼吸声,却没有她想象中的那种事情生。她慢慢睁开眼,只见冉闵双手支撑在地面上,喘着粗气,面色通红地看着自己;樊梨花何曾与冉闵如此亲密地接触过,也跟着俏脸一红,将头一侧,不再去看冉闵。

    正在这时,一旁的樊哲终于反应过来自己闯祸了,而当他看到冉闵和樊梨花如此架势,吓得大叫一声:“啊!天王将军,大姐,你们怎么了?怎么不能动了吗?”

    樊哲的一声大吼,才让讲人跟如梦初醒,冉闵双手一用力,从地上一跃而起,接着樊梨花也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满脸怒容地来到了樊哲身边,“让你不要逞强,还是不听,这下倒好,差点伤到人,若不是天王将军反应快,今日大姐我不死也得重伤。”

    樊哲这时候才捂住胸口,十分痛苦地喊道:“大姐我错了,我刚刚耍到兴奋的时候不小心又触动身上的伤,所以才会失手将镔铁锤扔了出去。”

    樊梨花知道樊哲因为看到了裴元庆的武艺后有所感悟才会如此的迫不及待想要演练一番,他也不是故意如此,只是刚刚的情况确实十分危急,樊梨花才忍不住训斥了他一番。

    “那赶紧把药喝了,躺下休息,记住,不许再乱动了。”

    此时冉闵脸色逐渐恢复如常,可是想到刚刚那一幕,他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这才让樊梨花想到,刚刚樊哲的镔铁锤虽然被冉闵挡开了,可是巨大的冲撞力还是让冉闵的胸口受到了一定的撞击。

    “天王将军,我这就找医官帮你诊治一下。”

    樊梨花留下这句话后,连忙跑了出去。

    这个小小的插曲,却让樊梨花心事重重,等送走医官之后,樊梨花缓缓说道:“将军如今身体有些违和,应当听从医官的嘱咐,不适宜再出战裴元庆。”

    冉闵却摇了摇头,“这点小伤算的了什么,昨日已经约好了今日再战,岂能因为这个而失信于人?况且我若是避战,岂不是让敌人以为我怕他裴元庆不成?”

    看到冉闵如此固执,樊梨花更是焦急万分,她继续劝道:“请恕梨花不敬,昨日裴元庆和将军战百回合不分胜负,实力确实是不分伯仲,今日若是将军执意带伤出战,若是不小心败于敌将之手,岂不是更是折了将军威名,堕了三军士气?还望天王将军以国家大事为重。”

    樊梨花的意思很明显:你若是因为个人意气出战,虽然可以全了自己的名声,但是若是败了,便会于国于军不利,如此便是因个人名声而坏了国家大事。

    冉闵叹了一口气,樊梨花的这句话确实说到了冉闵的心坎上,裴元庆的本事,他自然知道;而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他也十分清楚。如今他只要一用力呼吸,胸口就会有点疼痛,甚至会引起咳嗽。现在看起来虽然没什么事情,但是上了战场,只要一个不慎,就可能身异处。想到这里,冉闵终于还是点了点头,眼神中有些感激地对着樊梨花说道:“梨花之言,让冉闵惭愧。”

    “如今敌军大举进攻,我军正应守城为上,所以将军不必介怀。况且,以末将之见,此次张辽以三万大军相攻,未免还是有些儿戏。如今的合肥虽不能说是固若金汤,却也不是能轻易攻下的。我担心曹操还有其他手段。”

    看着樊梨花在一边皱着眉头思考,一边侃侃而谈,将现在的形势分析地头头是道,冉闵一直失神地盯着樊梨花,等樊梨花说完,看着冉闵如此模样,她顿时有点局促,轻轻嗔怪道:“将军可曾看够?”

    冉闵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接了一句:“不曾。”

    樊梨花脸色一红,转身就跑开了。

    这时张武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樊梨花的神色,他心中讶异,对着冉闵行礼后问道:“刚刚看到樊将军神色颇为怪异的跑了出去,不知是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还在失神的冉闵听到张武的话,才反应过来,他只好言不由心地答道:“刚刚谈论到敌军攻城之事,我们争论了一番,所以樊将军大概心里对我有些不满吧!”

    这时张武有些紧张地看着冉闵,问道:“听闻将军受伤了,昨日一战,裴元庆与将军大战百回合不分胜负,今日既然将军受伤,不当再出战。”

    冉闵听到张武也这样劝自己,自然信服地点了点头。

    “不知那员小将是否又来叫阵?”

    “确实如此,我正要来和冉将军汇报此事,还有一个消息,听闻那少年如今年方十二,竟然有如此力道,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张武此时说到裴元庆,脸色还满是震惊,他实在想象不到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竟然身负神力,和战无不胜地冉闵打成了平手。

    “十二岁!”冉闵也喃喃说道,“若是让他继续成长下去,再过几年,必然成为主公的心腹大患,升,你可有什么办法能收降此子?”

    张武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我已经打听到了,裴元庆的父亲裴仁基是曹操最近才收到麾下的一员大将,如今刚被曹操封为都尉,正是受重用之时,绝不会背曹而投主公。”

    张武的话,让冉闵又陷入了沉思之中,接着他摇了摇头道:“若是如此,我要想法设法除了他才好,不然以后谁人还能挡得住此子。”

    此时城外的裴元庆还在城下大声吼道:“冉闵匹夫,说好了今日再战,为何如此不讲信用?莫不是怕了你裴家爷爷了?”

    正在骂着的时候,樊梨花忽然出现在了城墙之上,她对着城下的裴元庆大声喊道:“裴家小将军,我家天王将军昨夜忽然旧伤复,如今还在卧床不起,实在不能出城再战。若是勉强出战,你也胜之不武。我受天王将军之托,特此和裴将军知会一声。再过十日,等天王将军身体恢复了,再来和裴将军一战。”

    裴元庆听到樊梨花的话,有些将信将疑,可是他昨日和冉闵打的还不够过瘾,便想着还能继续和冉闵再战三百回合。

    “你是何人?我能相信你的话吗?”(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