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4、伊籍死节报刘表 刘琦翻脸保甘宁
    吴立仁一说完,伊籍哈哈一笑,摇了摇头,“吴使君可曾听闻: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 我伊籍忠心为主,愿为我主剖肝沥胆,到了吴使君这里,却成了献城屈膝投降之辈,实在太可笑了。莫不是吴使君麾下武都是如此人物不成?”

    伊籍一说完,堂下武顿时义愤填膺,怒气冲冲看着伊籍。

    “滴!检测到伊籍技能机辩触,智力+6,当前伊籍智力提升至94”

    呵呵,飙技能啊,我有神辩诸葛亮还怕你不成?

    “机伯先生误会了,刘荆州如今的处境,人尽皆知,两军交战,刘荆州却遣先生来此,到底有何用意?”

    “两军交战,胜负未定,使者联通,原是平常之事。我主刘荆州,原是大汉宗亲,吴使君如此苦苦相逼,到底意欲何为,莫不是吴使君眼中已经没有了天子的存在?”

    吴立仁目光看了看诸葛亮,诸葛亮会意,信步走到了伊籍身旁,双手抱拳行礼道:“诸葛亮见过伊先生!”

    伊籍一听,这年轻后生竟然是诸葛亮,他不由得心中一怔,也拱手还了一礼:“原来是诸葛孔明先生,久闻大名,失敬失敬!”

    诸葛亮继续说道:“伊先生可知可我主原与刘荆州盟约之事?”

    伊籍听到诸葛亮问这个,大概猜到了他想要说什么。

    “这个自然知道,当初还是孔明先生亲自到襄阳促成这番盟约,诸孔明先生当初让荆州众武都佩服万分。”

    诸葛亮呵呵一笑道:“当初之盟约,是为汉室讨逆贼袁术。纵然刘荆州忽然撤军,害我主损失惨重,我主也并没有责难刘荆州。可是去岁荆州大军忽然夺我庐江,使得百姓遭殃,数千将士惨死,如此不仁不义之辈,我主可以伐乎?”

    伊籍自然有备而来,诸葛亮说的这个,他早就想好了应答之策。

    “孔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主与吴使君,乃兄弟盟友之约;我主与大汉天子,乃天地君臣之谊。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借天子之令,让我主讨伐吴使君,我主实在也是逼不得已。兄弟之约,自然不如君臣之谊,还望吴使君见谅。”

    “滴!检测到诸葛亮技能神辩触,当前参与辩论人数一人,诸葛亮智力临时+5,降低伊籍智力1点,当前诸葛亮智力提升至1o1,伊籍智力降低至93”

    伊籍一说完,诸葛亮神色一变,凛然道:“机伯先生既知曹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也应当知道,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而我主忠心为汉,天日可鉴,刘荆州竟然因为汉贼之令而害汉室之肱骨之臣,不知是刘景升也是和曹操一样的居心还是汝等做臣子的皆是碌碌无为阿谀奉承之辈?”

    诸葛亮这番话一说出来,顿时让伊籍无言以对,他有些尴尬,支支吾吾道:“此事确实是我主处置欠妥当,故而我主这次便是遣籍来此,特向吴使君赔礼道歉,这是我主的书信,还望吴使君一览。”

    伊籍将书信交了出来,不过诸葛亮却没有打算停下,他继续说道:“机伯先生莫不是欺我年幼,不知世事不成?若不是我主大军围住襄阳,恐怕刘景升这封信,我主永远也看不到吧?既然刘荆州先破坏联盟之谊,我主大军征伐,也在情理之中。”

    伊籍叹了口气,“话虽如此,可是吴使君何必逼之太急?襄阳难攻,吴使君自然不会不知道。既然难以攻下,吴使君何不送一个顺水人情,就此罢兵,我主自然感恩戴德,铭记于心。”

    如今道理在吴立仁这边,伊籍确实很难再说出什么,吴立仁本就不打算强攻,所以他便想做个顺水人情,当然,他不会白白就这样答应下来。

    “伊先生有所不知,我与孙伯符也有盟约,如今相约攻荆州,我岂能和刘荆州一般无信义独自罢兵?这样岂不是让天下英雄耻笑?不过,若是机伯先生愿意留在我帐下,我可以考虑暂时不会对襄阳有什么行动。开始听闻伊先生自诩为忠信之臣,愿意为刘景升剖肝沥胆,不知道伊先生是否愿意为了刘荆州留下来?”

    吴立仁的话,让伊籍顿时沉默下来,接着,他仿佛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这时,只见伊籍对着吴立仁拜了一拜道,“既然如此,那伊籍不敢不从,还望吴使君遵守约定。”

    接着伊籍整了整衣衫,再向襄阳方向拜了一拜,口中道:“主公,伊籍幸不辱命,只是身为荆州之臣,却不能侍奉主公左右,伊籍愿意以死谢罪。”

    说完,伊籍猛然冲起,就要撞向一旁的柱子。幸亏一旁的花荣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才让伊籍逃过这一劫。

    吴立仁神色一变,这才收起了戏谑之心,有些心惊肉跳地走了下里,口中不住说道:“机伯先生这又是何苦?既然汝不愿意留下来,直说便是,何苦自寻短见。”

    伊籍嘴角一咧,冷笑道:“吴使君拦得住我一时,拦不住我一世。我生是刘荆州的人,死是刘荆州的鬼,绝不会变心,侍奉二主。”

    “伊机伯真乃信义之士也!”吴立仁向伊籍拱手行了一礼,感慨言道。

    吴立仁确实没有想到伊籍竟然如此刚烈,他最终还是答应暂时不会进军,也让伊籍返回襄阳。

    而蔡瑁和张允领大军也来到了江陵,和刘见面之后,几人一起商量了一番迎敌的事情。

    正在讨论的时候,忽然进来一人,高声报道:“启禀大公子,甘宁前来交令。”

    张允一听甘宁,脸色顿时一变,抬头一看,果然正是甘宁,他心中自知对甘宁有愧,面对甘宁,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可是蔡瑁,自然对这些情况知道的一清二楚,看到张允的反应,他心中对张允十分失望。

    “大胆甘宁,你这卖主求荣之辈,竟然还敢在此?左右,给我拿下,立刻斩讫来报!”

    蔡瑁知道若是甘宁不死,那夏口之败的责任定然会归结到张允身上,这自然不是蔡瑁愿意看到的。

    甘宁完全不明所以然,听到蔡瑁一见面便要斩了自己,他急忙跪下辩解道:“将军饶命,末将实在不是罪从何出啊?”

    “汝私通周瑜,诱使张允将军在夏口出城迎敌,大败而回,这才失了夏口,汝难道不知吗?”

    甘宁这个时候才明白情况,他自然不会认这种莫须有的罪名,“请将军明察,夏口之败,确实与末将有关,但是绝不是末将有心为之。”

    刘看到一旁张允的神色,他自然已经清楚事实到底是如何,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如今清楚甘宁的武艺,故而他便极力想保住甘宁,为自己所用。

    “蔡将军,如今大敌在前,岂能先斩大将,自乱阵脚?”

    刘刚说完,蔡瑁斜了他一眼,完全没有把刘放在眼里,冷哼一声:“大公子莫非要袒护这个奸细不成?”

    “是忠是奸,岂是你一人说的算?”

    这时,蔡瑁忽然起身,拔出佩剑,恶狠狠道:“若是我今日非要斩了他呢?”

    刘哈哈一笑,慢悠悠起身,看着蔡瑁,“如今这江陵城中,我是主将,蔡将军若是敢有违军令,就不要怪刘得罪。”

    看到一贯懦弱的刘竟然如此强硬,蔡瑁心中有些犹豫,将佩剑“啪”一声又塞入鞘,面无表情地又坐了下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