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7、成都战徐魏二将 杨奉收韩暹三军
    听到樊玉凤这一说,韩暹心中一惊,继而以为樊玉凤是故意吓自己,一声怒吼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抓紧手中的大刀向着樊玉凤劈了过去。

    樊玉凤觑准了韩暹的刀锋,她没有直接迎过去,只是轻巧地闪开,趁着韩暹一刀劈下未及收回之时,手中长剑如灵蛇一般,猛然刺向了韩暹的喉咙。

    韩暹此时想要闪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剑锋紧紧跟着,转瞬之间,韩暹就已经感觉到脖子上一凉,接着又是一痛,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樊玉凤,实在想不到樊玉凤的剑怎么那么快,那么刁钻,他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

    樊玉凤一下将佩剑抽了回来,“无耻鼠辈,就这点本事,还敢妄称征东将军!”

    “滴!检测到樊玉凤阵斩韩暹,韩暹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0,统率63,智力52,政治恭喜获得韩暹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

    吴立仁虽然听到了这声提示,但是却也并没有时间去欣喜。然而,正是因为单雄信的败退和韩暹的死,让韩暹手下的将士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又经过吴立仁手下将士的拼死冲杀,终于将将单雄信和韩暹的包围冲开,残余的大军开始向着复阳逃去。

    而在殿后的宇成都,直接迎上了徐晃和魏延。

    三人战在一起,徐晃的单挑技能沉详自然不能触发,宇成都也没有触发技能,魏延因此也一样不能触发技能。但是宇成都的凤翅镏金镋上的力道,却是徐晃和魏延远远抵挡不住的。

    当徐晃和魏延坚持到了十回合,宇成都的横勇触发了。

    “滴!检测到宇成都技能横勇触发,武力+1,降低徐晃和魏延武力1点,凤翅镏金镋武力+1,赛龙五斑驹武力+1,当前宇成都武力提升至徐晃武力降低至97,魏延武力降低至”

    “滴!检测到魏延技能矜高触发,自身武力+2,宇成都武力-2,当前魏延武力提升至95,宇成都武力降低至”

    宇成都越战俞勇,可是魏延也是不甘示弱,三人一起又战了十回合。

    “滴!检测到宇成都技能横勇再次触发,武力+2,降低徐晃和魏延武力2点,凤翅镏金镋武力+1,赛龙五斑驹武力+1,当前宇成都武力提升至徐晃武力降低至96,魏延武力降低至魏延矜高效果不变。”

    宇成都眼看着被两人缠斗了那么久,心中怒气横生,手中镏金镗如同愤怒的枭兽,嘶吼着仿佛要将徐晃和魏延二人吞没。

    魏延和徐晃此时咬牙力战了宇成都二十回合,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眼看着宇成都再次暴走,魏延率先不敌,拍马就走。徐晃看到魏延走了,情知更是不能相敌,随后也跟着败走。

    宇成都自然不敢恋战,看着吴立仁已经消失在另一侧,便大吼一声,催动赛龙五斑驹,转身向出口逃去。

    杨奉看着宇成都力战徐晃和魏延,不由得赞叹道:“吴铭手下竟然有宇锦和赵云此等猛将,刘荆州如何胜得过他!”

    “将在谋而不在勇,纵然他有赵云、宇锦,却还不是一样大败而逃?主公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徐晃虽然败在了宇成都之手,但是他却依然坚信,武力不是决定最终胜负的关键。

    杨奉虽然心里还是十分不认同徐晃的观点,可是现在毕竟己方胜了,他也不好再泼冷水。

    正在这时,忽然有一骑快马来报,惊慌失措地喊道:“报车骑将军,征东将军韩将军被吴铭帐下的一员女将刺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杨奉脸色忽然显得一喜,接着他好像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不对,悲怆地吼道:“韩将军!你死的好惨,我杨奉一定要为你报仇,以慰你在天之灵!”

    徐晃暗自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再说什么。

    杨奉收拢了韩暹的兵马,自己的大军经过这一仗,一万大军损失了三千多,如今收拢了韩暹的六千兵马,自己麾下兵马更胜从前,所以杨奉高兴的正是这个。如今魏延用计,将吴立仁大军杀的大败而回,自己也算和刘表有了交代。魏延这时和杨奉告别,要回宛城和聘汇报复阳的交战的情况,自然也是为了亲自申明自己的功劳。

    吴立仁率军回到复阳后,发现王守仁正领军出城准备接应。王守仁叹了口气,自然明白了吴立仁遭遇到的情况。

    “主公,请暂时回城休息吧!”

    吴立仁回头看了看自己手下死里逃生的众将士,他翻身下马,面向三军将士,他卯足气力,大声吼道:“兄弟们!今日一战,都是吴铭之过,是我害了大家!”

    接着吴立仁双手抱拳,继而弯腰对着大军深深鞠了一躬,久久没有起身。

    吴立仁麾下众将看到这一幕,连忙一起下马,跪在吴立仁面前,“我等愿意誓死效忠主公!”

    三军将士也都跟着众将一起跪下,“我等愿意誓死效忠主公!”

    吴立仁转身进城,复阳城的百姓,很多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吴立仁回去后,立刻下达命令,让此战中死去的将士悉数厚葬,并发放三倍的抚恤金。若是家中还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向当地官员反馈。

    这一战,吴立仁一万大军损失了五千多人,将近吴立仁率领出战大军一半之多,若不是手下猛将众多,恐怕大军全军覆没都有可能,而吴立仁自己都有可能遭遇不幸。

    吴立仁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任何人都没有见,他一直在反思,这种事情在之前他都在不断提醒自己,只要一次失误就可能造成终身的遗憾。虽然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可是这样的失败,确实是吴立仁难以接受的。接连的胜仗确实是让吴立仁有些冲昏了头脑,他更是完全小看了魏延,虽然杨奉和韩暹的大军是他未曾预料到的,但是魏延既然敢回身再战,必定有所依仗。

    第二天,王守仁带着赵云、秦昭、宇成都、诸葛亮等一起前来求见,吴立仁终于打开门,从房间走了出来。此时的吴立仁,虽然看起来十分疲倦,眼中也不满血丝,但是精神状态不算太差,没有显得颓废或者说丧失斗志。

    看到众人担心的眼神,吴立仁感觉有些过意不去,“让诸位担心了,我没事,只是这一仗,让我深刻认识到战争的残酷性,谁都不可能是常胜将军,以后还望诸位多多提醒,免得再犯如此的错误。”

    “主公英明!我等必定竭心尽力,辅助主公!”

    听到吴立仁如此说,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而王守仁此时的状态比吴立仁也好不到哪里去。吴立仁一看便知道,他的军师一定也是整夜没有睡,吴立仁自责,王守仁何尝不会自责呢?他作为吴立仁的军师,没有及时阻止这场大败,他内心也是一直自责。

    “阳明,此事过去了,讨伐刘表却还要继续。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以后诸事还要多多依赖阳明。”(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