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9、戚继光谋取江夏 黄承彦拜会吴铭
    随着甘宁一声大喊,甘宁率先冲进了周瑜水军大营,此时从张允帐下的几十艘小船中跳出了几千荆州士兵,也跟着甘宁一起,纷纷冲了出去。八?一??网  ≤≈=.≤≈.

    当荆州将士冲进去后,搜索半天却并未见多少人,正当众人犹豫不决的时候,忽然听到从不远处传来了呐喊声,接着就现又有几十艘战船由远及近向张允手下的战船围了过来,这时正在指挥的张允才知道大事不妙。当那些战船靠近以后,从战船中射出了无数支火矢,将张允那几十只小船纷纷引燃,整个江面顿时一面混乱。

    甘宁脸色一变,情知中计,暗自咒骂一声,只得大声吼道:“儿郎们,中计了,我们快撤!”

    此时随着他们的船只纷纷着火,许多荆州士兵都无法再回到原来的船上,他们纷纷争夺那些还没有受到战火波及的战船上,可是随着大家一起争先恐后地跳上去,那些小船隐隐约约有种要倾覆的感觉。

    见到如此场面,甘宁不由得心中焦躁不已,他怒吼道:“大家不要乱,随我一起杀向敌船,抢了他们的船,我们就可以得救了!”

    只见甘宁驾着小船,想要冲向周瑜水军的战船上,可是从船上射出来的箭矢让他根本没办法靠近半分。

    而一旁的张允早已惊得没了主意,眼看此时大军已经如同惊弓之鸟般被周瑜的水军围杀着,他情知大势已去,只好命令手下将士驾船向着人少的方向突围而去。

    “活捉甘宁!活捉张允!”

    周瑜手下将士一起喊着,此时甘宁手下几乎都已经丧命,只有他一人还在苦苦挣扎着。眼看着就要被周瑜的战船包围,他无路可逃,随着“活捉甘宁”的阵阵呐喊声,只见甘宁一跃而起,一下子就跳入到波浪滚滚的大江之中。

    这一战,除了张允逃走一只小船外,张允从夏口带出来劫营船只尽皆被毁或者被缴获,而甘宁跳水后,生死不知,周瑜令人打捞许久,一无所获,这让周瑜叹息不已。

    张允退回夏口后,手下大军和战船经过这一战,已经损失了七七八八,夏口自然无法再继续守下去,他只好连夜带着人马,向江夏逃去。

    张允逃到江夏,哭着向蔡瑁汇报了一切,蔡瑁心中愤怒不已,猛然抽出佩剑,指向张允,怒吼道:“汝竟然不听军令,擅自出战,实在罪不可赦!”

    张允一听,惊得脸色变了几变,他跪在地上不停叩,“还望将军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饶了末将这一回吧!求将军饶命啊!”

    蔡瑁“哎”了一声,又将佩剑收了回去,“即便我要饶你,主公哪里又该如何交代?”

    “此皆是甘宁匹夫之计,他与周瑜私通,一直怂恿末将出战,才有此败,请将军明鉴!”

    张允立刻将所有的黑锅都甩在了甘宁的身上,蔡瑁这才点了点头,“既然是出了如此叛逆,那此事也怪不得张将军,吾自当奏明主公。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汝识人不明,轻信他人之言,也有失察之罪,到时候主公有什么惩罚,也不能怪蔡某不帮你了!”

    周瑜大军得了夏口,于是整顿兵马,收拾停当,只是还没过多久,就听到有人来报:大江上又有几十只船向夏口行来。

    周瑜心中疑惑:莫不是蔡瑁听到张允失了夏口,便亲自率军前来报仇吗?若是这样,那就省了自己一番辛苦。

    周瑜亲自上船,向那行驶过来的战船张望,这时他才现,战船的旗帜上分明打着“吴”和“戚”字。

    “原来竟是吴铭手下的水军!哼,昨日之战,他不派人来,今日刚攻下夏口,他便来了,真是打的一副好算盘!”

    这正是戚继光领的五千水军,他带着周泰和蒋钦,一起向夏口进。虽然周瑜心中十分恼怒戚继光这种行为,可是毕竟已经有约在先,江夏打下来后归吴立仁,南郡才能归孙策。

    等到戚继光战船靠近后,周瑜才现戚继光将手下的水军指挥得当,各战船调配有度,心中感叹万分:一直以为吴铭帐下都是6战之将,未曾想到竟然有如此水战能人!

    戚继光大军进驻夏口后,周瑜大军也同时在夏口驻扎,戚继光和周瑜见礼道:“周都督用兵如神,那么快就攻下了夏口,实在令人佩服,戚某多谢周都督!”

    周瑜呵呵一笑道:“戚将军,夏口虽得,江夏还在蔡瑁手中,还望戚将军能与我一起共同进攻江夏,也好让吴使君放心。”

    “我主如今正在大举进攻南阳郡,戚某自当尽全力与周都督配合,希望能早日拿下江夏,围攻南郡!”

    周瑜点了点头,接着忽然他直直看着戚继光,一言不,不知在想些什么。

    “都督在想何事,如此入神?”

    周瑜这时才从失神状态中醒转过来,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没事,没事,戚将军勿怪!对了,如何攻取江夏,戚将军可有什么良策?”

    “夏口已失,蔡瑁必然会紧守江夏,不敢出战,若是僵持下去,形势对我军定然不利。故而以我之意,我领大军正面进攻江夏,而周都督可遣一军,沿着长江绕到江夏之后,断了蔡瑁的退路,如此蔡瑁心中必定惊惧不安,如此便不敢再守,到时必然会弃城而逃。”

    周瑜点了点头,“戚将军果然妙计!如此,则江夏可尽归吴公之手!”

    “呵呵,拿下江夏,才能顺利围攻南郡,到时候才能为孙刺史报仇雪恨。”

    与此同时,吴立仁刚刚攻下西阳县,正式踏入了南阳郡的范围。南阳是个大郡,领三十六县,是荆州诸郡之中最大的一个。曾经南阳部分被袁术占领,后来当吴立仁讨伐袁术之时,刘表便趁机攻下了袁术在南阳的地盘,这样整个南阳才尽皆纳于治下。然而,还没等他占领多久,吴立仁再次挥军向南阳郡进攻,让没有平静多久的南阳郡再次陷入了战火之中。

    刚刚攻下西阳,吴立仁还没来得及在休息片刻,便听到有人来拜访自己的消息。吴立仁想不到这里会有人谁来见自己,于是让下人将来人带了进来。

    来者是一个四十多岁模样的中年人和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那中年人看起来一种凡脱俗的模样,而小姑娘却是两眼中充满着好奇,又透着一股机灵劲。

    “草民黄承彦携女黄月英见过吴公!”

    这样一说,才让吴立仁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是黄承彦和黄月英!两人可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啊,而且黄承彦有一个特别的身份:和刘表是连襟,两人都娶了蔡家的女儿,也就是蔡瑁的姐姐。也就是说黄月英应该喊蔡瑁一声舅舅,两人这个时候来,难道是想为刘表求情不成?

    吴立仁脑海中瞬间闪出了许多种可能性,黄承彦看到吴立仁半晌没有说话,好像一下子便将吴立仁的心思摸透了一般。

    “吴使君勿疑!草民来此并不是为刘荆州作说客。吴使君仁德之名著于四海,天下无不敬仰,刘荆州不识时务,得罪了吴公,也是他咎由自取。”

    吴立仁呵呵一笑,连忙走过去,故意避开了刚刚的话题,“原来是黄公!铭一直听闻孔明先生提起,未能有幸一见,今日得见,实在三生有幸!不知黄公此番来,有何指教?”(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