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8、许攸危言罪袁熙 田丰绝谋图张燕
    袁绍抬头一看,说话的正是沮授,袁绍自然也不傻,他清楚知道自己即使再生气,如今也不能拿吴立仁怎么样,而现在大军正在征讨张燕的关键之时,他更不能因此分心。八??一网  =≤≤.≤

    “公与言之有理,吾刚刚只是太过生气,无需担心。”

    这是许攸走了出来,向袁绍行礼拜道:“主公,依属下愚意度之,宇锦之事,其中必有隐情。”

    “子远何出此言?”

    许攸走了几步,沉思片刻,忽然说道:“那宇锦家在中山国无极县,而属下听闻,二公子此刻正在无极县,他当知主公一心想招揽宇锦,若是吴铭派人将宇锦从无极县接走,二公子必然会有所察觉,只是时至今日,为何一直没见他有所奏报?故而其中定然还有其他隐情,攸不敢妄言,还请主公定夺!”

    听到这,袁绍面色一变,他都没想到这里,刚刚平复的怒气再次被点燃,“来人,传我命令,把袁熙逆子给我拘拿来此!”

    正在这时,又一人连忙站了出来,高声喊道:“主公息怒!许攸离间主公父子之情,其罪当诛!”

    许攸闻言,面色一变,回头一看,正是別驾审配。

    “审配!我一心为主,日月可鉴!汝屡次血口喷人,离间我君尘之谊,到底意欲何为?”

    审配并没有理会许攸,上前几步,继续说道:“二公子虽然人在无极县,但是吴铭想要从无极县带走一个人,有何困难?主公又没有下命令,让二公子看管宇锦不许外出,宇锦勇猛,他若想走,谁又能拦住?许攸竟然以此为由,攻击二公子,定是因为二公子曾经与其有过节,他公报私仇,才会这样诋毁二公子,其用心之歹毒,罪不容诛!”

    “审配!你莫以为我不知道,你暗中与二公子往来甚密,到底所为何事?你敢当着主公的面说出来吗?”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袁绍就感觉到头疼,十分不耐烦地吼道:“够了!汝等整天吵吵闹闹,成何体统?虽然显奕不该有大罪,但是宇锦离开,他知情不报,也有渎职之嫌。来人,传令,让袁熙自此禁足三个月,让他好好反省一番。你们两人赶紧给我退下,不准再说任何话。”

    许攸和审配,都只好讪讪而退,互相敌视地看着。

    大帐之中安静了一会,这时沮授又走了出来,奏道:“主公,如今形势,张燕挡不住我军,已经退到西河郡,若是主公趁机一鼓平之,则从此再无后顾之忧!”

    “我也知道,只是如今天冷,不便用兵,如今粮草也不足,若是再战下去,恐怕彼时粮尽,我军不战自乱呀!”

    袁绍和张燕大军交战了几个月,如今张燕退到了西河郡,又逢大雪不停,虽然已经到了春季,可是西河郡仍然雪有尺余深,袁绍大军便驻扎在太原,等待着时机。

    这时,田丰走了出来,向着袁绍拱手答道:“主公,岂不闻吴铭帐下大将陈煦白袍军雪夜破由拳乎?如今粮草不足以应付我大军日常用度,必须出奇计才能胜之。主公可挑选精锐两万,再借用此计,若是能依计而行,张燕必破!”

    听到田丰的话,袁绍总算心情畅快无比,这是最近以来,让他最能认可的计策。

    “只是张燕帐下李克用、周德威还有那个异族脱脱,都不是等闲之辈,此计能瞒得住他们吗?”

    田丰呵呵一笑,“主公尽管放心,此计不成,田丰甘当军令!”

    “滴!检测到田丰计策绝谋触,降低李克用和脱脱帖木儿2点智力。绝谋——其谋略设计时,若是抱有死心,计谋被采纳后,则自身智力+3,降低对手智力各2点。检测到田丰的四维属性为武力36,统率6,智力95,政治2.当前田丰的智力提升至9,李克用智力降低至6,脱脱智力降低至9.受田丰绝谋影响,李存勖、张燕和周德威智力分别降低2点,检测到李存勖和周德威为李克用出世携带之武将,李存勖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7,统率9,智力2,政治3.检测到周德威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统率99,智力9,政治.检测到张燕的四维属性为武力,统率o,智力6,政治53.当前李存勖智力降低至o,周德威智力降低至7,张燕智力降低至66.”

    这一大串消息,让吴立仁目瞪口呆,叹为观止。一是感慨着田丰的这绝谋的强大,虚弱光环效果的技能;二是感慨着李克用带来了两个强人,幸亏没有李存孝。如今这黑山贼张燕手下聚集了如此多的能人,可惜不能有人出谋划策,确实可惜了点。要是袁绍击破了张燕,把这些人物都收为己用,那也一定是实力大涨!不过田丰也算帮了自己一个忙,一下子检测了两个猛将的存在。

    “既然元皓如此自信,那便依此计而行!诸公还有何补充?”

    帐中诸人一时没人说话,审配皱着眉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可是刚刚被袁绍斥责的他,现在上前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张颌,高览,令汝二人各挑选一万精锐,于明日悄悄向西河郡离石县进,距离离石三十里外休整,到晚上二更时分,向离石起进攻。”

    二人一起领命后,各自出去准备。

    此时的天气,正是寒冷之时,若不是有张颌和高览一路上不断给大军鼓舞,恐怕早已经兵无战心了。

    西河郡,离石县。

    张燕手下大军经过连番战斗,如今只有不足五万之数,如今龟缩在离石县,让他心中好不气恼。他此时开始后悔听从李克用的话,然而世上并没有后悔药。

    张燕此时正在一个人独自喝着闷酒,又找来几个歌女为其跳舞助兴。然而忽然张燕端起酒壶,向那舞女砸了过去,大声吼道:“都给我滚,跳的什么玩意!”

    一时间堂下舞女纷纷花容失色,一个个都战战兢兢地退了出去。正在这时,张燕看到有几个人影向着自己走来,抬头一看,正是李克用带着李存勖、周德威和脱脱。

    “主公,胜败乃兵家常事,何苦如此灰心丧气?”

    李克用长叹一声,来到张燕面前,张燕此时心中正恼着李克用,看到他来说道,不由得更加愤怒,猛然起身道:“李鸦,若不是你,我怎么会沦落如此?”

    李克用丝毫不以为意,继续说道:“如今大雪连天,袁绍大军粮草不济,只要再坚守几日,想必袁绍便会退去。到时候主公再趁机恢复实力,这大汉天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克用,你莫要欺我!如今大势已去,我等已无回天之力!关羽张飞二将骁勇,无人可敌之,田丰、沮授、审配等又多谋。罢了罢了,事已至此,你们都退下吧!”

    张燕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斗志,他知道这些不该怪李克用,语气一时间又变得缓和许多。

    “主公,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没到最后时刻,一切都言之尚早,请主公听末将一言,如今袁绍必然不敢久在此地,要不了多久,公孙瓒必然趁机攻打冀州,到时候袁绍前后受敌,必败无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