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0、宇文锦惊走袁氏兵 吴立仁梦寻天宝将
    白玉堂没想到她竟然还将甄宓给带出来一起出逃,他实在不明白,这女侠做这些事情到底为了什么,这种婚嫁之事,岂是她一个人能干涉的。 Δ 『Δ』Δ网┡.*还有那甄宓,为何愿意跟着跟着她一起出逃,莫不是甄宓也已经有了心上人,就和樊玉凤一般?

    可是这种情况,白玉堂实在来不及想太多,他知道,自己既然遇到了必然不会视若无睹袖手旁观。

    看到白玉堂神色从不解、焦急、忧心又到了释然,他已经明白,那马车上的人定然就是曾经救了白玉堂一命的女侠,既然白玉堂要动手帮忙,他岂能置身事外。

    “玉堂,既然要救,那就别犹豫了,出手吧!”

    白玉堂本来最担心的便是耽误了宇成都的行程,甚至惹上冀州之主袁绍,到时候必然就有很大的麻烦。不过宇成都既然开口,他便再没有任何顾忌,掏出他的雁翎刀便冲了过去,而宇成都自然也不甘示弱,手持凤翅镏金镋也冲了过去。

    “滴!检测到白玉堂技能盗圣触,武力+3,智力+3.尖刺雁翎刀武力+,当前白玉堂武力提升至93,智力提升至3。”

    远在下邳的吴立仁忽然听到白玉堂的技能爆,不觉得心里一惊:白玉堂这个时候爆技能是几个意思?莫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他一直担心白玉堂此行,毕竟宇成都可是不能出什么岔子,若是投于敌手,那吴立仁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正在追赶的无极县骑兵,忽然被杀出来的白玉堂一刀劈死一个,其余众人尽皆愤怒不已,他们哪里会想到这半路上忽然杀出两个人,敢和他们动手。他们此刻忽然调转方向,齐齐冲向了白玉堂。正在这时,手持凤翅鎏金锃的宇成都也跟着出现斩杀了几人之后,那些县兵才现,眼前的那个威风凛凛之人正是远近闻名的宇锦。

    他们不知道为何宇锦会和白玉堂混在一起,也不知道为何宇锦会插手袁熙和甄家的婚事,他们知道,宇锦只要一出现,他们再没有机会追回甄宓,随着那领高喊一声撤退,这百余骑兵尽皆向无极县城逃了回去。

    这时白玉堂才策马向那侠女驾的马车追了过去,而此时那赶车的侠女看到了白玉堂后不由得面露惊喜,又看了一旁的另一人,错愕了一下,便抱拳赞叹道:“莫非这位英雄就是宇锦?”

    宇成都并不是很了解情况,只是拱手还礼,没有说话。

    白玉堂摇头叹息道:“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在袁熙的地盘公然抢人,是真的不怕死吗?这车里面难道真的是甄宓小姐吗?如今你难道要带着她一起逃离冀州?”

    那女侠哼了一声,“虽然刚刚多谢二位的救命之恩,但是这是我的事情,不劳白大人多费心。”

    说完只见她将马车车厢的帘子一撩,竟然现车厢中空无一人,这让两人顿时大跌眼镜。

    白玉堂顿时傻眼,喃喃自语道:“这,这是什么情况?”

    “看来我们都被这位小姑娘给耍了,她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啊!若是到时候袁熙愤怒之下,必然会将怒火在我宇锦身上;若是我此时去投吴使君,到时候,难免会让吴使君一起受到牵连。”宇成都这时才想到事情的复杂性,但是他不知道白玉堂和眼前的女子到底有什么样的纠葛,所以话只能说到这。

    被两人说的,那女侠此时倒有点不好意思,本来只是她一个人想要帮助甄宓,这样一来,牵扯的就有点多了,“这可是你们自己冲出来要帮忙的,我也没有料想到会遇到你们,所以也不是想处心积虑拉你们下水的。我本意只是带着追兵四处跑一会,好让甄家小姐能逃掉。”

    白玉堂也知道这事情来的怪,无奈之下,看着宇成都道:“成都兄,今番事急,我们还是早些赶回徐州,免得出什么意外。这位姑娘,你如今有何打算,若是冀州不能容身,不如和我等一起去徐州吧!”

    她摇了摇头,将马车车厢给卸下后,翻身上马,拱手辞道:“今日多谢二位出手相助,我还要去寻甄家小姐,后会有期,!告辞!”

    一说完,便转身就走,不管两人的目光,留下白玉堂和宇成都在一起面面相觑。

    当逃跑的无极县的骑兵将宇成都帮助甄宓逃走的事情告诉袁熙之后,袁熙十分惋惜道:“莫不是这宇锦看上了甄宓?若是父亲知道,定然会将甄宓许给宇锦以结其心。哎!”

    “报太守大人,那宇锦没有返回无极县,反倒是逃离这中山郡,怕是做贼心虚,不敢在此久留。”

    听到手下的话,袁熙呵呵笑了一声,“若是如此,那就太好了,对了,让其他县的将士留意下甄宓的消息,看看是不是被宇锦等人一起带走了。”

    自然袁熙也不敢大动干戈,惊动太多人,白玉堂和宇成都一路小心谨慎,日夜兼行,终于在除夕之前赶到了下邳。

    吴立仁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了,虽然他不知道具体过程如何,但是看到那白玉堂和宇成都风尘仆仆出现在下邳的时候,他难掩自己心中的兴奋,“宇将军,你终于来了!”

    听到吴立仁如此奇怪的称呼,宇锦不认识吴立仁,他看了看白玉堂,此时白玉堂下马向吴立仁行礼拜到:“属下幸不辱命,将宇锦请回了下邳,特向主公交令!”

    宇成都这时也跟着向吴立仁行礼道:“草民宇锦,拜见吴使君!”

    吴立仁连忙走过去,将两人扶起,呵呵笑道:“白左使辛苦了,成都也辛苦了!你们先下去休息下,晚点为两位接风洗尘!”

    两人辞别后,吴立仁身后的赵云并不知道宇成都,可是吴立仁还在想着如何让赵云帮自己圆谎。

    “子龙,刚刚白左使接过来的人叫宇锦,字成都,冀州中山国人。”

    赵云一听,脸上有些惊喜,“原来也是冀州人氏!”

    吴立仁咳咳了一声,小声说道:“子龙有所不知,其实之前我并未听过宇锦之名,后来有次做梦,梦里有一仙翁告诉我,中山国有一绝世猛将叫宇锦,醒来后,感觉很真实,便让白阙去寻,为了让人不起疑,便谎称是子龙推荐的,所以以后若有人问起,还望子龙不要说漏嘴了。”

    听完吴立仁的话,赵云完全一脸懵逼,他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慢慢理顺吴立仁的话,最后长叹一口气向吴立仁拱手拜道:“主公真乃天人也!竟然凭借一个梦而真的寻到一员大将,古往今来,还能有几人?主公有要求,云自当为主公圆谎;只是云以为,主公何不将详情告知众人,对主公之后争霸之路有利无害,还请主公三思!”

    听到赵云的话,吴立仁猛然一拍额头,赵云的话确实有道理啊,遇到不能解释的事情,这种听起来无厘头的解释才正是自己需要的!

    君权神授,越神秘,越听起来像天方夜谭,越能让自己手下的武和治下的百姓信服!

    “子龙之言,实在让铭受益匪浅,果然是当局者迷!子龙当受我一拜!”(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