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7、吴立仁合肥召罗锅 白玉堂中山遇黑店(二合一)
    当马腾听说了张绣已经投降曹操,曹操兵不血刃地拿下了弘农、京兆尹之后,他才知道,之前曹操派出使者完全是戏弄自己,此时马腾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Ω  网』.『

    “曹贼竟然如此无礼,戏耍于我,实在可恨,我誓要报仇雪恨!”

    自然姚崇也没有想到那么多,此时马腾又欲兴兵攻取长安,姚崇劝谏此时无法再劝阻,只好用心筹备辎重粮草,以助马腾。

    而此时于禁驻守在长安,虽然只有一万兵马,可是马腾却对着长安高大的城墙依旧无可奈何。相持了月余,马腾兵粮用尽,只好再次退了回去。

    锦毛鼠白玉堂回到合肥来见吴立仁后,不出意外地献上了银丝翠缕衫,当吴立仁问道这件衣服的来历之时,白玉堂只说在回来的路上,忽然现有一木箱横在路上,箱中隐约有奇光现出,故而白玉堂便意外得到此宝。虽然这样的方式让人难以接受,可是大概系统也是智商欠费,需要充值了

    正在这时,下人来报,有一人名唤包拯,求见吴铭。

    吴立仁呵呵一笑,本来包拯应该很早就该来找自己,没想到一拖拖了那么久,今天总算来了。

    “快快请进来!”

    这时白玉堂听闻有人来见,便开口说道:“主公有事,属下就暂且退下了!”

    “玉堂莫急,稍后我还有事相托。”

    这时,果然看到一书生模样的人从外走了进来,远远望去,确实脸色黝黑,不过从面相上看,倒是生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却是人中龙凤。

    “草民包拯参见吴公!”

    吴立仁起身来到包拯面前,向包拯还了一礼道:“我观包先生气度非凡,今日此来所为何事?”

    包拯十分郑重地答道:“草民听闻吴公礼贤下士,广纳贤才,草民虽然不才,但是也愿意为民造福一方!”

    “包先生以为,如何才能造福百姓,令百姓安居乐业?”

    吴立仁虽然知道包拯的能力,却也不能直接上来就让他做什么官员,形式还是要走一下,故而提了一个小问题,就当考考包拯。

    “孟子有言: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故而要让百姓安居乐业,清享太平,务必能公平对待每一个百姓。同时,加强治安,小至一村一县,大至一郡一州,使违法之人得到惩罚,有罪之人受到制裁,无论贤愚,服于教化,如此民心得稳,社稷得安,此乃治国之道。”

    吴立仁点了点头,自然他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说到和做到是两码事,所以,吴立仁决定,还是让他先从县中小吏做起。

    “包先生所言有几分道理,但是世间之事唯公平二字难以做到。”

    “吴公所言极是,故而需要官员认真管理,清正廉洁,才能尽量确保百姓之公平公正。”包拯十分认真答道。

    “那汝可能做到此事?”

    “用心为之!”

    “包先生,既然如此,那我便先让你任合肥县丞,且看汝治理成效若何,汝可愿意?”

    “多谢主公!属下必定尽心尽力,以报主公知遇之恩!”

    包拯向吴立仁再次拜谢,他看到一旁的白玉堂还在那站着,他接着又说道:“主公既然还有要事,属下这就告退!”

    “包先生请留步!”

    吴立仁连忙喊住了包拯,他还要问下包拯是否携带人物出世,比如展昭和公孙策。

    “包先生家中还有何人?这里是否有什么亲人朋友?只要有一技之长,都不妨推荐一下。”

    “承蒙主公挂念,属下家中只有老母一人,朋友的话,只有一个儿时的玩伴,名唤公孙策。”

    听完包拯的回答,吴立仁微微有些失望——没有展昭。

    包拯退下后,该轮到白玉堂的事情了,宇成都他不可能亲自去找,他只能将这个任务再次交给白玉堂。

    “主公有何事吩咐?”

    吴立仁将自己准备好的书信交到了白玉堂的手里,十分谨慎地嘱咐道:“曾听子龙将军说过,河北有一英雄名唤宇锦,他的武艺万中无一,只是比较心高气傲,至今未有人将其招揽。我这有封书信,是写给他的,希望将宇锦收为己用,玉堂可携带此信,赶赴冀州中山国打听此人的下落,再将此信交到他的手里。”

    白玉堂接过信,“属下必定将此信交到宇锦的手中,请主公放心!”

    “此行一定要小心为上,自身安危才是最重要的,汝可明白?”

    “多谢主公,属下都明白!”

    虽然吴立仁还有点担忧,担心系统也说明了,只要吴立仁派人前去招揽,便能让宇成都来投。只是不知道这一路上会遇到什么困难。白玉堂做为一名“侠盗”,处理这种事情,应该比其他人都更有经验一些,所以让白玉堂去,还是比较合适。

    “系统,本宿主还有多少亲密点和仇恨值?”

    “滴!检测到宿主拥有亲密点293,仇恨值2oo.请问宿主是否执行召唤。”

    “执行,不召唤还能留着点数过年啊!先召唤2个武力型人才,再召唤三个内政型人才。”

    “滴!系统随机筛选武力值在-95之间的人才三名,宿主可以从以下随机三名历史人才中任意选择一名。

    “随机历史人才一:北宋将领焦赞,焦赞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o,统率62,智力4,政治32.”

    果然孟良还是带不出焦赞,孟良出了,焦赞也迫不及待了。

    “随机历史人才二:北宋梁山好汉拼命三郎石秀,石秀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统率65,智力67,政治53.”

    很久没出梁山好汉了,这次随机的人才还真是一般啊!

    “随机历史人才三:隋末瓦岗山英雄齐国远,齐国远的四维属性为武力,统率5,智力7o,政治52.”

    看来这是系统让我选择焦赞了。属性一个比一个差,难道今天到了脸黑的日子了?貂蝉,貂蝉,你在哪里?快点给我好运气吧!

    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用,但是吴立仁心里呐喊完之后,第二次随机果然开始爆红,这次选到了大刀关胜,关胜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3,统率79,智力76,政治63。虽然没有达到最高的95,但是已经是中上游水平了,吴立仁已经非常满意了。

    等到召唤政治型的人才时,吴立仁又选了北宋政治家吕大防,吕大防的四维属性为武力72,统率76,智力3,政治93.

    还有一个也是北宋的政治家宋祁,宋祁的四维属性为武力46,统率63,智力7,政治92.

    宋祁,吴立仁大概最了解的便是他的那句诗:红杏枝头春意闹,他在坛里也是以这句诗出名,被人称为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

    最后一个,则是清朝著名政治家刘墉,刘墉的四维属性为武力5,统率72,智力9,政治94.

    刘墉便是之前一部火了很久的电视剧《宰相刘罗锅》里的那个人,虽然电视剧里的形象和历史中有很大的差别,但是在召唤的三个内政人才中,无疑那个让自己印象深刻的刘罗锅,才是吴立仁最喜欢的。

    一次性召唤出来了五个人人才,系统还是十分人性的都植入到了可以使用的地方,焦赞直接被植入到了秦昭手下,这次总算凑齐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不知道到时候系统会不会给点奖励。

    而大刀关胜,则被植入到了陈庆之的账下,只不过最近陈庆之貌似没有多少军事行动,关胜想要刷成绩,还是需要时间。

    剩下的吕大防、宋祁和刘墉自然还是出在下邳,吴立仁已经记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出自下邳了,以后下邳一定会成为一个人才圣地啊!

    他们三人,刚刚召出来,自然还要先从基层做起,等到机会合适的时候,吴立仁再给他们重新分配职务。吴立仁只是打算把刘墉留在了下邳,让他暂时帮陈近南分担一些职责了。

    自然吴立仁召唤三个内政人才出来,是为了能更好的保障以后争霸天下的后勤供给,现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也算是横跨徐扬二州,虽然都不算完整。

    这时,吴立仁忽然想到,他召唤的徐渭徐长到现在还没有踪影,“系统,这徐渭到底怎么回事?为何到现在还没有见他来投?”

    “滴!检测到徐渭已经俞大猷的麾下,并不是没有来投,目前俞大猷还未上报。”

    这徐渭怎么和宗泽一样,不声不响地投在了自己小弟的帐下,然后让自己干着急,他要是愿意再基层历练,那就好好历练吧!

    “滴!检测到宿主召唤人才成功,当前宿主剩余亲密点26点,仇恨值7点。”

    召唤完后,吴立仁长舒一口气,看来下次召唤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正当吴立仁感慨点数难求的时候,忽然系统的又一声提示响了起来。

    “滴!检测到赵毅对宿主产生仇恨,恭喜宿主获得赵毅的仇恨值9点,当前宿主拥有仇恨值26。”

    这赵毅怎么会忽然来了仇恨,莫不是因为樊梨花三姐弟的事情?前段时间,当孙策和赵毅知道樊梨花就在吴立仁手下之后,特别是当孙策知道三人竟然都是能力不凡之时,孙策便派使者以抓三人回去问罪为名前来要人。吴立仁自然不肯便以实情相告,作书回绝了孙策。大概是因为赵毅知道了吴立仁要保护三人后,才对自己产生了仇恨。

    不过这又没什么,一个小小的赵毅,樊玉凤他都未必打得过,更何况樊梨花和樊哲,哪个武力都不低。

    长沙。

    孙策自然也知道了吴立仁不肯交出樊梨花等三人,他此时正在和周瑜一起商议事情,吴立仁的回信无疑让他大失所望。

    “这该死的赵范,如此愚昧无知,竟然就这样将樊家三位人才推到了吴立仁的帐下,实在气煞我也!”

    周瑜也预料到吴立仁定然不会将樊家三人送回来,若是只是普通的人,吴立仁一定不会冒着毁坏同盟的风险而力保三人,他越是不肯放人,越是说明三人的本事不凡。

    “主公,切记动怒,怒会伤身!天下人才何其之多,只要主公能够礼贤下士,何愁天下贤才不来相投乎!”

    周瑜好生劝慰着孙策,然而孙策依然余怒未消,“吾以为这吴铭的运气确实令人羡慕,这樊家三人为何就偏偏投在他的麾下,实在令人想不通!”

    孙策想不通,但是周瑜心中隐隐约约却大概明白:吴铭唯才是举,声名天下皆知,如今他的优势比孙策大了许多。可是他却不能将这些话说与孙策听。

    吴立仁自然不知道此时孙策已经对自己有了别样的心思,赵毅的仇恨值并没有丝毫影响他的心情。这段时间,他令人四处收购马匹,组成一支新的骑兵,想交给冉闵训练,趁着这段时间没有战事,可以让冉闵训练出新的铁血神骑出来。然而收购马匹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收购了很久,也只是收了五六百匹,还是在林冲和鲁智深的帮助下才能收到这些。

    合肥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吴立仁自然也乐得清闲,日子也将近到了冬月,天气变得愈加寒冷起来。吴立仁便想和王守仁一起商议,先回趟下邳,一来可以让王守仁一家三口团聚一番,毕竟王守仁的孩子刚出生,他就立刻赶到了寿春,帮助吴立仁攻下寿春。

    吴立仁带着貂蝉,随行的还有王守仁和赵云,至于樊玉凤,则是想要见识下下邳的风情人物,便主动要求一同前往下邳,吴立仁呵呵一笑,明白其中的用意,自然不会反对。

    而锦毛鼠白玉堂自从接到了吴立仁的任务之后,便开始日夜兼行,马不停蹄地赶往中山国。

    越往北走,天气就愈寒冷,还好白玉堂早就做好了准备,此时他已经穿上了厚厚的衣袍,他刚到中山之后,便立刻找到了一处客栈落脚,想着如何打听宇成都的下落。

    这时候,店小二端了一壶热水进来,满脸春风地说道:“客官这大冬天一路远道而来,一定是累坏了,想必是有什么要紧事才来此地吧!”

    白玉堂呵呵一笑道:“小哥真是好眼力,其实我来此,是听闻中山有一英雄人物名唤宇锦,不知道小哥有没有听过?”

    听到白玉堂这样一问,那小二一脸迷茫,摇了摇头道:“小的孤陋寡闻,确实没有听过这号人物,不知道客官找此人为了何事?”

    白玉堂微微有些失望道:“既然小哥不知,那便算了,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店小二知道白玉堂不想多说,便也很识趣的没有再问下去,说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当天夜里,白玉堂正在沉睡,忽然听到门外有响动,白玉堂心中一动,便立刻起身,抓起自己的佩剑。然而这时,他才忽然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毫无力气,心中暗暗叫苦:原来到了一家黑店。他本是常年在江湖上行走,一直都很仔细小心,未曾想今日一个不慎,竟然着了道。

    这时候,白玉堂房间的门被撞开了,只见白日的那个店小二带着几个人手持利刃闯了进来,“我说客官,你是老老实实把身上的财物都交出来呢还是让哥几个动手?”

    白玉堂心里暗暗琢磨:如今着了道,自然不能再逞强,否则主公的任务不能完成,岂不是坏事?身上什么东西都可以给,唯独那封书信不能给。一念及此,白玉堂便扔掉手里的武器,将随身包袱里的一切财物都给了那店小二。可是那店小二好像还是不是十分相信,便开始对白玉堂进行搜身。

    一下子,便摸到了白玉堂贴身藏的那封书信,店小二正要想夺i,白玉堂却死命不从。

    “这只是别人托我带给朋友的一封书信,你们要了也没用,不如各位高抬贵手,留下给我吧!”

    “甭以为我们几个读书少,你就想骗我们!若是真的至少一封书信,你会如此不要命的护着?我看里面必然藏着什么大秘密!”

    白玉堂双拳紧握,此刻他决心以死相拼,也要护着这封书信,然而当店小二的大短刀正要劈向白玉堂的时候,他才现自己根本没有力气抵挡,正在千钧一之际,忽然一支剑鞘从外面飞了进来,直接砸到了店小二的短刀之上,那店小二一个踉跄,险些倒在地上。

    这时,只见从外面飘然而来一个身着素雅,娇小玲珑的女子,那女子低声呵斥道:“想活命的,留下东西,滚!”

    虽然这女子看起来如此弱不禁风,但是她凌厉的眼神,让那几个强盗吓得丝毫不敢反抗,瞬时作鸟兽散,逃离了房间。

    这时,那女子慢慢走到了白玉堂面前,看着白玉堂此时狼狈的模样,不由得皱了皱眉。

    白玉堂这时才现,这女子一头披肩长,带着些许刘海,面色冷峻,但是偏偏又有些让他着迷,仿佛这人是他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般。

    “多谢姑娘搭救!不知姑娘芳名可否告知,他日有机会必当重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