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4、张绣献城降阿瞒 曹操贪色狎邹氏
    张辽策马冲向了张绣,而张绣阵中张玉早已看到,同时拍马而出,迎向了张辽。网

    四人四骑,便又开始捉对厮杀在了一起。四杆长枪,在战场之中不断变幻,不一会儿又交手了二十回合。

    张玉自然不是张辽的对手,他处处危急,若不是因为他现在战意熊熊,可能已经早败在了张辽手上。

    正在这时,张辽大喝一声,手中长枪忽然一变,张玉防备不及,一下子被张辽挑飞武器,张辽正要取了张玉性命,只见张绣情急之下一下荡开夏侯惇的长枪,手中兵器奋力向张辽掷去。张辽无奈只好舍了张玉,闪开了张绣的长枪。

    张绣和张玉趁机想城中撤去,即便如此,张绣口中却也不示弱,大声喊道:“今天战累了,暂且回去各自休息,明日再战。”

    曹操呵呵一笑,点了点头,下令鸣金收兵,再作计较。

    张绣回到城中,立刻派人再去请贾诩过府议事。

    贾诩过来后,张绣也不多说废话,开门见山就问道:“如今可否降得曹操?”

    贾诩摇了摇头,“主公,还需紧守三日。今日一战,让曹操不可轻视主公的武艺;明日之后闭门死守,曹操定然攻城,三日攻不下,曹操自然不敢小觑弘农的军士,如此才可降之。”

    第二日,曹操再派人出城搦战,张绣却一直闭门不出,高悬免战牌。果然不出贾诩所料,曹操开始下令大军攻城,然而早有防备的张绣,自然不会让曹操如愿。

    如此过了三日,曹操自然未能攻下,却折损了几千将士,心中气恼不已,正在大帐之中,与众将和谋士商议对策之时,忽然有人在帐外高声报道:“启禀丞相,张绣从城中射来一封书信,请丞相过目!”

    曹操轻轻咦了一声,连连说道:“快快呈上来!”

    看完之后,曹操哈哈大笑道:“真是天助我也!诸公知道此信到底所为何事?”

    郭嘉起身答道:“丞相如此高兴,莫不是城中有人欲献城池与丞相乎?”

    “奉孝所言极是,只是诸位一定猜不到的是,这献城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张绣。”

    众人听到这,开始议论纷纷,十分不理解张绣的所作所为,前几天还在拼死抵抗,这就忽然献了降书,到底是何缘故。

    “丞相,想必这定是张绣的诈降之计,丞相不可轻信啊。”

    说话的是于禁,这种情况正常人都不会认为张绣会真的投降。

    “即使是诈降又有何妨,如今我大军数倍于张绣,只要大军能顺利进城,张绣小儿又能如何。”

    郭嘉现在也是想不通张绣到底卖的什么关子,不过正如曹操所言,如今的形势,即使张绣诈降,进了城池之后,张绣那点兵力只要让自己的大军控制住,张绣又能如何。

    第二日,张绣如约,出城献了弘农郡的册钱簿,曹操看着张绣走出来,眼睛眯了一眯,饶有趣味地问道:“张将军为何要降?操百思不得其解,莫不是将军欲诈降而图操乎?”

    曹操的话让张绣大惊失色,连忙摇头否认,开口解释道:“此尽皆贾和之计耳!”

    于是张绣就将贾诩所言三降之事一一说与曹操所听,曹操以及一干武听完后,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曹操笑完之后赞叹道:“贾和真是一只老狐狸啊!如此计策,一般人还真想不到,只是不知,和如今在何处?快让他来见我!”

    听完张绣这番解释,曹操再不怀疑张绣的投降之心,他早听闻贾诩之名,意欲收为己用久矣,听完张绣的话,他更是对贾诩喜爱有加。

    “回丞相,和刚刚听闻城中有事,便急忙前去查看,请丞相移驾太守府,稍候再召和前来相见。”

    曹操点了点头,笑着指了指张绣道:“汝有和为辅,此处又有精兵数万,若是不降,吾未必可以轻易破得了城池。”

    “丞相有所不知,绣并无大志,情知不能敌,为何要反抗天子之师,徒增百姓伤亡。”

    张绣引着曹操来到了太守府,这时,贾诩已经急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没有先去参见曹操,而是来到张绣的身旁,小声说道:“主公家中有事!”

    曹操用着怪异的眼神看着张绣和贾诩,张绣也注意到贾诩的行为有一些不妥,连忙推开贾诩道:“和怎能如此不通道理,吾既然已降了丞相,事无大小,皆要先向丞相汇报!”

    贾诩此时面色颇为为难,他看了看张绣,又看了看曹操,接着向曹操行礼道:“贾诩拜见丞相!”

    “和有何难言之隐不成?”曹操脸色一沉,十分不悦地问道。

    贾诩又看向张绣,半晌无言,张绣指着贾诩道:“和到底有何事快快奏来,否则丞相生疑,我等岂不是身家性命不保矣!”

    “丞相,张将军,实在此事是将军家中私事,诩不敢在此擅言。”

    曹操一脸警惕地看着两人,语气中有些不满道:“汝等到底密谋何事?招来。”

    贾诩无奈说道:“回丞相和张将军,刚刚接到将军下人回报,张玉将军在府中意图带着,带着将军的婶婶一起离开……“

    说完,张绣脸色一变,猛然起身道:“大胆张玉,胆敢如此无礼!”

    曹操听完,仍然莫名其妙,“等等,汝等给我说清楚,这张玉是谁,汝之婶婶又是何人?”

    张绣长叹一声,侧过头,仿佛十分难以启齿,贾诩见状,只得继续说道:“张玉乃是张将军之从叔父,而此婶婶是张将军已故叔父张济之妻邹氏。”

    “张玉匹夫胆敢如此无礼,吾再不认这个叔父!气煞我也!”张绣怒吼一声。

    “这邹氏到底是何模样,为何张玉这个时候还想带着她走?莫不是两人一直有私不成?去将邹氏带来,让操见上一见。”

    曹操说完,只见张绣脸色十分难看,万分为难地说道:“丞相,恐怕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我只是见上一见,汝勿要多疑!”

    张绣无奈之下,只好命人去将邹氏接到了太守府中。曹操一看到邹氏,不禁两眼放光,意味深长地说道:“怪不得张玉匹夫竟然还想带着夫人而去,夫人果然生的如此国色天香!”

    张绣忽然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他连忙说道:“丞相,既然已经看到末将婶婶婶,不如暂且送她回府吧!”

    曹操呵呵一笑道:“不急,我还有些事情要和夫人商议,汝等先退下吧!”

    张绣顿时有些气急败坏,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做,只是火急火燎地说道:“丞相,此事万万不可,若是传将出去,恐怕对丞相的声名不利!”

    “今日之事,谁要敢传出去,立斩不赦!还不都给我退下,尔等莫不是要造反不成?”

    张绣自知无力回天,只是重重地“唉”了一声,转身离开,贾诩此时也连忙跟着张绣一起离开了。

    张绣回到自己府中,看着跟过来的贾诩,嗖一声,抽出了自己的佩剑,咬牙切齿地喊道:“曹操匹夫欺人太甚!我与曹贼势不两立!”

    贾诩连忙伸出手指,做出了禁声的动作。

    “和此心莫非已属曹贼不成?”张绣忽然怒目而视。

    “主公,此时大势已去,若想报仇,需要从长计较。”(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