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3、姚崇纵论四不可 贾诩劝谏三投降
    马腾仍然有些不相信,继续问道:“元之此言当真?只是我听闻曹操如今正和吴铭争得你死我活,他真的会抽兵讨伐张绣吗?若是真的攻打张绣,吴铭袭其后方,其焉能有所作为?”

    “主公之虑确实不错,只是主公有所不知,那吴铭新破寿春,却是损兵折将,元气大伤,故而放弃寿春退守合肥。『中Δ『『网ㄟ.ㄟ如今非是吴铭不愿攻曹,只是吴铭欲袭曹操之地,却有四不可。”

    “哦?那是哪四不可?”

    “吴铭向来以忠于汉室为名,如今曹操挟天子,他若攻曹,必然会背上叛逆之名,名不顺也,故而此时绝非主动攻曹之时,此其一也;吴铭经过寿春一战,元气大伤,此时正应休养生息,不宜动兵,此其二也;吴铭一向自诩爱民如子,连番征战,必定百姓会有怨言,此时若再征伐曹操,必定会失去民心,得不偿失,此其三也;曹操手下武众多,即使分兵伐张绣,后方也不会无人防守,此其四也,有此四不可,故而属下以为,吴铭必定不敢轻出以袭曹操。”

    马腾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便依元之之言,就等曹操征伐张绣之时,我再伺机而动。”

    正在这时,忽然有人在外禀报:“主公,许都有使来。”

    马腾看了看姚崇,两人不由得同时会心一笑。

    曹操派使者来,自然不是为了叙旧。曹操在信中约马腾一起出兵攻打张绣,姚崇要等的良机就是这个时候。

    然而他却未曾料到,曹操大军却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开始调动,此时已经开拨到了弘农郡,与张绣对峙,曹操并不是真的需要马腾的帮忙,他联络马腾,自然只是为了防止其救援张绣。

    曹操大军压境,自然最着急的便是张绣了。

    张绣此时急忙派人请来手下众将,一起商议对策。

    “主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曹贼既然敢来,我等定然不会让他好过。”

    众人都知道目前的情况,曹操率七万大军,号称十万,而在弘农,张绣手上却是只有兵马三万左右,不仅如此,曹操手下猛将如云,张绣此时心中没有一点战意。

    “叔父,曹贼势大,我恐怕无法力敌啊!到时候玉石俱焚,岂不悔之晚矣?”

    先主张出战的自然便是植入成了张济族弟的张玉,也就是张绣的从叔父,张绣自然心中不敢接受这样的提议。

    “主公,曹贼虽然势大,可是他却有吴铭这样的后顾之忧,若是我军能坚守数月,曹贼必然不战而退。”张玉还是据理力争道。

    “可是曹操手下有吕布、典韦、许褚等猛将,我军之中谁可敌之?叔父切不可意气用事,否则我等一家老小尽皆不能保全矣!”

    张玉还要再说什么,张绣挥挥手,止住了他,接着转身看向一直一言不的贾诩,愁眉不展地问道:“如今事急矣,和为何不一言以救之?”

    贾诩微微一笑道:“主公心中既然已有计较,何必再问诩?”

    张绣愣了一愣,不解地问道:“和何处此言?绣此刻六神无主,哪里还有什么主意啊?求和快快教我!”

    说完,张绣起身,向贾诩拱手拜了一拜,贾诩顿时有些受宠若惊,连忙起身答道:“主公莫要如此,折煞属下了!曹军势大,天下无人不知,只有两条路,一是战,二是降,主公既然不愿意与之战,那不就是想降了曹操,这样确实也不失一生衣食无忧!”

    贾诩云淡风起地刚说完,一旁的张玉拍案而起,愤怒吼道:“贾和!汝为人谋者,却劝主投降,是何道理?难道不知羞耻二字为何物吗?”

    贾诩摇了摇头,向张玉行了一礼道:“张将军息怒!某所言皆是主公之意,非某的主意。若是张将军能劝主公与曹操一战,诩自有防守之计。”

    张绣脸色不悦,“叔父勿需多言,吾意已决,三辅之地民生凋敝,哪里还能再受战火摧残。曹操现为汉室丞相,吾本是汉臣,降的乃是大汉天子,有何不可?”

    张玉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和莫要见怪,我这个叔父是有点意气用事,莫要理会就好。只是如今之计,依和之意,直接降了便可保我一家老小吗?曹操会不会过河拆桥?”

    张绣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他现在心中确实不自信。

    “主公,虽说都是投降,降也有不同的降法。”

    张绣“哦”了一声,连忙问道:“请和赐教,绣愿闻其‘降’!”

    “降者,有不战而降,战而后降和久战而降之分。不战而降,曹操必定不以主公为意,视主公为无能之辈,他日降后,曹操必定会对主公横加羞辱,肆意欺凌;久战而降,彼时双方各有死伤,城池破损,即使主公到时再降,曹操必定愤怒异常,容不得主公,甚至有可能杀之而后快;故而只有中间之战而后降是为上上之降。战之不能破,可令曹操不敢轻视主公,而后再降,曹操必定以为主公识时务之俊杰,彼时曹操必定待主公为上宾,此所谓战而后降之上上之降也!”

    贾诩几句话,让张绣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再次向贾诩拜谢道:“非先生金玉良言,绣几乎自误矣!”

    第二日,张绣亲自领大军出城,与曹操正面而对,张绣大声喊道:“曹丞相为何如此兴师动众,侵我郡县?”

    曹操哈哈一笑道:“张绣匹夫,汝叔父原为董贼爪牙,与李傕郭汜为伍,如今董贼覆灭,李郭二贼授,汝竟然不思悔改,占据汉室之地,不知报效朝廷,实在罪不可赦。如今我领天子之命征伐,尔等还不赶紧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张绣哈哈大笑道:“汝要是有本事,就放马过来!”

    曹操手中马鞭对着张绣一指,大声吼道:“谁与我出阵,拿下此贼!”

    这时,一旁的夏侯惇应声而出,冲向了张绣。

    张绣虽然知道自己兵将不如曹操,但是他对自己手中的长枪却还是有着相当的自信,看到来将,他哈哈一笑道:“来将报上名来!吾枪下不杀无名之辈!”

    “夏侯惇是也!专取汝之级!”

    说完,夏侯惇长枪便向张绣刺了过去。

    张绣长枪向前一迎,两杆枪就这样交织在一起,开始战了起来。张绣虽然气力算不得惊人,但是枪法却着实厉害,夏侯惇心中虽然不愿服输,但是却还是佩服张绣的枪法。两人枪来枪往,战了二十回合,不分胜负。曹操在远处点了点头,向着众将说道:“未曾想到,这张济没什么本事,他这个侄儿倒是一员猛将。众将,谁与我出阵,助夏侯将军一臂之力,擒下张绣。”

    话音刚落,一骑飞出,高声喊道:“张辽愿往!”(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