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5、魏文长舍身救蔡瑁 曹孟德梦中斩袁胤
    蔡瑁哪想到蒋将忽然向自己使出了一大杀招,心中惊恐万分,可是这一刀来的快,他想躲,却已经感觉到手脚不听使唤,他没机会躲掉。『┡网 .Δ千钧一之际,只见一只大刀横空飞来——正是魏延奋力掷出了自己的武器,魏延的大刀直接撞向了蒋将的霜寒刀,霜寒刀受此大力,瞬间改了方向,蔡瑁见状,连忙拍马便走。

    蒋将一击不成,转身看到魏延,竟然将自己的武器掷出,不由得又有些佩服魏延的忠心,霜寒刀往地上一挑,将魏延的长刀一下挑起,接着又向魏延猛地扔了过去,“吾不会趁人之危,接着!”

    魏延接过自己的长刀,心思急转:我不是俞骁的对手,也不能胜过蒋将,恐怕今日是难以胜过,为今之计,只能先走为妙。于是向蒋将抱拳致意,“多谢蒋将军,今日到此为止,以后再来讨教。”

    说完,魏延拍马也紧跟着蔡瑁逃去。

    不一会,荆州大军便先后跟着蔡瑁等人退走,蒋将等人也不敢深追,只是将蔡瑁大军留下的辎重粮草尽皆收缴回去。

    蔡瑁率大军跑了很久,在路上恰好遇到了乱军之中走散蒯良,两人见面后唏嘘不已。

    蔡瑁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忍不住咒骂道:“未曾想到曹仁也如此不中用,竟然让吴铭如此完好无损地逃了回来,不然怎么还能派出大军前来救援俞骁,差点让瑁命丧那蒋将之手,真是气煞我也!”

    蒯良也跟着叹息道:“将军暂且息怒!此时不是埋怨之时,既然吴铭大军已然撤回,我等也算完成了对曹丞相的约定,此时还是赶紧回军,不然等到长沙孙策察觉到,定然会大举来犯。”

    “子柔先生所言极是!”接着蔡瑁又转身看向一旁的魏延,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长,昨日你能奋力相救,瑁不胜感激,如此汝也算将功抵过,我现赦免你前几日的轻敌冒进之罪。”

    蔡瑁嘴角抽了抽看了看魏延,魏延脸上却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怨愤之色,只见他呵呵一笑,瞬间将神色调整了过来,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特别,他向蔡瑁抱拳道:“多谢将军大恩大德,末将一定会牢牢记住的。”

    当吴立仁率着百姓来到成德,便收到了俞大猷的告急书,吴立仁这才明白之前为何曹仁会和刘表大军对峙,曹操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曹刘两家一定达成了某种协议,曹操想借助刘表的力量共同对付自己。但是刘表绝不敢倾巢而出,否则荆州必然被他人所袭。

    想到这里,吴立仁当机立断,让蒋将和樊哲各领三千兵马前去支援俞大猷。而自己则继续带领剩余几千大军继续向合肥撤离。

    正在赶往合肥的路上,吴立仁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为何袁术已经死了,可是系统却没有提示袁术势力消亡?难不成袁术还没有死?

    当吴立仁将这个疑问问了系统之后,系统立刻回答了吴立仁。

    “一个势力的消亡自然是以该势力所有相关的人,或死,或投降别的势力,或其他标志性的物品易手。”系统耐心解释道。

    吴立仁这时仔细想想:袁胤袁蓉投了曹操,袁耀袁慧投了我,那看来这关键还在玉玺上面了。

    “宿主回答正确,目前由于袁术势力是建国势力,他的直系亲属还存活,故而需要以标志性物品的易手来判断该势力是否消亡。”

    那要是这玉玺一直没有出手,岂不是袁术这个势力算是一直没有消亡了?

    “若袁术的直系亲属一直据有该玉玺,那系统将在袁术势力失去所有城池后的三个月后自动判断其消亡。”

    吴立仁暂时明白了,若是现在玉玺归了曹操,那袁术消亡的奖励和爆表就应该产生了;可是,袁胤为何还没有交出玉玺?难不成玉玺不在他的手里?袁耀欺骗了自己?又或者袁胤还想着东山再起?

    吴立仁自然猜不出这中间到底生了什么。

    袁胤、袁蓉和黄猗三人,在曹仁派人的护送之下,一路安全达到了许都。

    早有人将三人到来的消息告诉了曹操,同时将曹仁的奏报一起交到了曹操手上。

    三人在丞相府等着曹操召见,可是左等右等却一直不见消息。这时那名传话呢下人走了出来,三人立刻围了上去,一起问道:“丞相何时能接见我等?”

    那下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三人,“丞相现在还在午睡,暂时没有办法见你们几个,还请几位先回吧!”

    袁胤迫不及待地想亲自将玉玺献上,生怕夜长梦多,事情有变。听到那下人如此说,袁胤从怀里摸出了一串玉珠,偷偷地塞到了那下人的手中,小声说道:“我等初来此地,还不是很懂规矩,还望小兄弟帮忙出个主意,怎么才能早日见到丞相,我等不胜感激,这件小玩意就当给兄弟你的一点小意思,还望笑纳。”

    那仆人接过玉珠,在手里摸了一番,继而指了指袁胤,咧嘴一笑,“你们若是着急去见丞相,那就暂时到丞相卧室外等着。到时丞相若是醒来,你们就可以第一时间得到召见,到时候就看你们的了。”

    袁胤三人尽皆陪笑答谢,那仆人便引着三人来到了曹操的卧室之外,此时三人可以清晰地听到从卧室之中传出来均匀的鼾声,三人对视一番,点了点头,便在门外就此站住,专等曹操醒的那一刻。

    三人等了约莫有半个时辰,不觉得都有些四肢麻木,这时,忽然从房间里传出来一声惊慌的吼叫声:“啊,有刺客,来人,护驾!”

    这时,门外袁胤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连声说道:“天赐其功与我等!”

    俗话说:功高莫过于救主,袁胤自然明白这个道理。而袁蓉此时却有些忧虑地说道:“叔父,这样冲进去会不会不好?若到时丞相见责,我等岂不是百口莫辩?”

    黄猗在一旁挥手打断了袁蓉的话,“妇道人家就是见识短浅,所谓富贵险中求,此非常时期,丞相岂会见责,况且我等身上还有国之重器传国玉玺,丞相定然不会责怪我等。若是因此立下大功,我等前途无忧也!”

    说完,袁胤和黄猗一起猛地推开门,闯了进去,两人进去后,袁蓉无奈之下也跟着走了进去。

    进了房间,只看到曹操在卧榻上坐着,瞪大着双眼,手里拿着一把宝剑,仿佛被惊吓过度失神了一般,

    袁胤和黄猗一起上前,小心翼翼问道:“丞相,刺客在哪里?我等皆是为了护驾而来!”

    曹操没有答话,忽然起身,从卧榻上一蹦而起,眼睛瞪得大大的,这次他用着更大的声音喊道:“有刺客啊!来人,护驾!”

    这一喊,让袁胤和黄猗都心中慌乱地四周看了看,哪里有半个人影,正在这时,忽然曹操手中长剑向袁胤一刺,再猛然抽出,只听得“噗嗤”一声,鲜血从袁胤的身体里喷射而出,溅了曹操和一旁的黄猗一脸。

    “丞相,你,你为什么?”袁胤挣扎着说了最后一句话,便彻底没了呼吸。

    “尔等逆贼,不知天高地厚,典将军,替我杀了他们!”(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