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8、梁师泰诈降三逃命 袁公路纵火再烧城
    梁师泰连声答道:“罪将哪里敢欺骗天王将军?请将军放心,不要多久,亮定然让这近万将士一起来降!”

    冉闵点了点头,若是能收降这部分袁军,定然是一件大功,不但能削弱袁术的实力,又能壮大吴立仁的兵力,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即便是赌,他也愿意相信梁师泰,于是便让梁师泰自行离去。Δ』Δ』Δ网 .

    这时,袁耀从后面冲了过来,向着冉闵大声说道:“冉将军,为何不见梁亮这小人?”

    冉闵便将梁师泰刚刚投降之事一一说给了袁耀听,袁耀听完,喟然长叹,“哎,冉将军一定是被那卑鄙小人给骗了!”

    冉闵听到这,不由得面色难看,厉声问道:“何以见得?莫不是汝与他有私恨故而这这样诋毁于他。”

    袁耀诚惶诚恐,连忙抱拳答道:“冉将军,耀岂敢以私怨而坏主公大事!只是那梁亮曾是罪将叔父袁胤的义子,本打算今天随我等一起破城而出,哪想到梁亮竟然私下向,向家父告密,所以才有今日这番乱斗。而且,这禁卫军乃是家父所有,如同家父豢养的死士一般,岂能因为梁亮这小人之言而轻易投于将军?梁亮确实是言而无信之小人,故而我料冉将军此番怕是一番苦心尽皆化为虚无。”

    冉密自然不愿意相信袁耀之言,他看着梁师泰离去的方向,乱军之中,梁师泰果然在不断地呼喊着,手下的禁卫军逐渐开始慢慢聚拢,这时候,冉闵不由得满意地点了点头,看向一旁的袁耀,袁耀没有说话,继续盯着梁师泰。

    这时候,只见梁师泰大声吼道:“兄弟们!如今贼势浩大,于战不利,快快随我退回城中!”

    说完,手下众将士便立刻随着梁师泰一起向寿春撤去。眼看着梁师泰又一次从自己手中逃走,冉闵此时恨不得将梁师泰给生吞活剥了。他立刻指挥手下铁血大军,向着逃向寿春的梁师泰追击了过去。

    这时,吴立仁也已经领着大队军马赶了过来,身后跟着赵云、蒋将、花荣、樊家二姐妹,还有刚刚从赤峰山返回来的樊哲。他本来打算让冉闵一人先打个头阵,看看能否拿下梁师泰这个人头,赶紧升级复仇技能,可是当他听到梁师泰和冉闵纷纷触技能之后,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冉闵阵斩梁师泰的消息,心中无奈他只好纳闷不已:这梁师泰到底什么****运?怎么又没送上人头?只好领大军一起向寿春进攻。

    冉闵看到吴立仁来后,面上有些惭愧之色,将刚刚梁师泰如何骗自己的事情说了一清二楚。吴立仁没想到这梁师泰竟然如此会玩,简直是太能作死了。不过他还是好言劝慰了冉闵一番,毕竟这师泰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想到这,吴立仁忽然笑了笑,脑子里蹦出一个想法:“师泰?师太?”

    这时,他忽然看到身后的樊哲,忽然问道:“樊哲将军,不知汝表字为何?”

    樊哲听到这里,只是摸了摸头,傻笑了下,有些尴尬地说道:“回吴公,没有。”

    这时一旁的樊玉凤向吴立仁抱拳说道:“吴公有所不知,小弟他只是生了一身蛮力,家中父母亡后,便没有读什么书,加上年纪还没到,所以至今也没想过取字之类的。”

    吴立仁呵呵一笑,他冲着樊哲说道:“我想给樊哲取个表字,不知道汝等是否满愿意听一下?”

    樊家三姐弟一起说道:“请主公赐教!”

    “哲者,智也,取平衡之道,是为哲。故而我给樊哲取一表字名曰平道,不知几位可否满意?”

    吴立仁说完,樊玉凤和樊梨花还没说话,樊哲便高兴说道:“好啊好啊!平道好,平道好,以后我樊哲就有字了,樊平道!”

    樊玉凤和樊梨花连忙笑了笑,然后向吴立仁行礼答谢,樊梨花上前说道:“多谢主公给小弟取字!平道,从今往后,你务必要以此字为念,不得仗着勇力肆意妄为,才不至于辜负了主公这一番心血。”

    “多谢主公,平道一定不会辜负主公的厚望!”樊哲连忙答道。

    吴立仁不由得笑了笑,而一旁的樊玉凤又很无奈地摇了摇头,“哲弟,平道是给别人喊的,你自己需要称自己的名字,不要瞎闹。”

    这时,王守仁在一旁说道:“主公,如今先锋大军已经冲进寿春城中,此时袁军已然混乱不堪,破城正在今日!”

    吴立仁点了点头,他抽出佩剑,向前一指,大声喊道:“众将听令!”

    一时间吴立仁麾下冉闵、赵云、蒋将、花荣、樊家三姐弟一起齐声应道:“在!”

    “全军攻城!立破寿春!”

    随着吴立仁一声令下,众将纷纷率领各自麾下将士如潮水般冲向了寿春。有人从袁耀掘开的土墙中冲杀过去,有人开始攀登云梯,从城墙之上进了寿春。寿春城内经过刚刚的的混战,让寿春几乎无人防守的状态。

    大军冲进城中,此时城中的百姓都纷纷躲在家里,不敢出来。而城中的唯一的防守力量便只有梁师泰手下不到两万的禁卫军。梁师泰指挥大军在街巷之中抵抗吴军的推进,接着他快马赶到皇宫之中。

    “陛下,敌军已经攻到内城之中,陛下赶紧突围吧!”

    梁师泰此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可是袁术却摇了摇头,“师泰,我说过,我要与寿春共存亡,这不是一句戏言。传令下去,于城中四处放火,我已经令人准备好了放火烧城之物,即使我死了,我也要让吴铭和他的大军给我陪葬!哈哈哈!哈哈哈!”

    梁师泰大惊,他从始至终都以为袁术说的要与寿春共存亡是他的一种激励手段,没想到袁术真的抱有这样的心思,这如何能不让他恐惧,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要不然他也不会一次次的从冉闵手中逃回。可是面对袁术这样的命令,他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听从。

    正在这时,忽然袁术转身走向了寝宫之中,接着只听到袁术大吼一声:“是谁!到底是谁,偷了朕的玉玺?我才是皇帝,你们这些取叛贼,叛贼!”

    袁术端起烛台,在宫殿之中到处翻着,一不小心将宫殿之中能引燃之物纷纷引燃,而袁术依然哈哈大笑着,梁师泰吓得脸色惨白,连忙冲了出去。

    刚冲了出去,他就现,此时整个寿春城中已然陷入了炼狱火海之中,梁师泰跺了跺脚,口里咒骂道:“这混蛋袁术!枉我如此替他卖命,害得自己一条退路都没了,他竟然就想这样一死了之!气煞我也!”

    梁师泰拿起大锤,匆匆夺路而去。吴立仁此时也已经冲到了城中,看着城中大火骤起,心中不由得一惊。这时,赵云撤了回来,向着吴立仁汇报道:“主公快走!袁术竟然放火烧城,如今寿春出城没有多少可以出城之门,若是再不撤走,可能会有危险。”

    “真是小看了袁术!他竟然如此狠心,只不过,城中不仅有我数万大军,还有十万百姓,传令,将袁术残余部队度击退,然后令人将城门出口扩大,度疏散百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