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6、雀杏之计火烧寿春 父子相残祸起萧墙
    王守仁呵呵一笑,“我来之时,现寿春城中有许多麻雀尽皆往寿春城中飞去,我料这城中必然有众鸟之巢。『中 Ω『Δ 网』.同时令人将杏子磨中空,将艾草塞进去填满,系于麻雀足上,加火,于傍晚之时纵雀而飞,所谓倦鸟归巢,其筑巢之处必然火起。而城中存粮之地,必然有雀鸟所喜,就地筑巢。当麻雀飞回后,雀足上的艾草便会在寿春城中四处引燃,特别是粮仓,故而可成其功,此计名曰雀杏。”

    众人听完,齐声叹息道:“军师果然有鬼神不测之机!我等敬服!恐怕袁术到死也想不通为何天降奇火!”

    这时,吴立仁忽然长叹一声,“只是城中百姓不知会有多少又要遭此大难!”

    这时樊梨花上前,颇为不满地说道:“主公虽然心怀仁慈,但是孰不知,若是任由袁术如此据城死守,到城破之日,城中百姓恐怕十不存一,主公切不可存此妇人之仁!”

    吴立仁呵呵一笑,他了解樊梨花的脾气,“我岂能不知,若不是军师,恐怕这寿春百姓必遭大难,军师实在是寿春百姓的活命恩人,刚刚只是忽然心生感慨。诸将听令,近几日寿春中必有剧变,诸将一定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攻城!”

    众人此时心中都十分激动,连日来攻城的压抑一扫而光,一起齐声喊道:“遵命!”

    寿春城,太子府。

    袁胤随袁耀一起从皇宫撤出之后,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司马府,而是径直跟着袁耀去了太子府。

    两人一起来到书房,袁耀令左右悉数退下,两人一起在书房坐下,袁胤此时面色凝重,盯着袁耀,思虑半晌,开口问道:“不知太子此时有何打算?真的要和陛下一起和寿春陪葬?”

    袁耀哼了一声,“父皇真的是受了太大的打击,此刻已经完全疯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凭什么让我们大家和他一起陪葬!他自己做了几年皇帝,我呢?就一个太子的虚名,什么也没有享受到!我不想死,不想就这样死去!”

    袁胤听完,嘿嘿一笑,“既然太子有此心!那我有句机密话不得不说。如今陛下已经几近疯狂,人尽皆知,若是我等还是以陛下之命是从,那结果必定是玉石俱焚。所以我觉得,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上一拼。说句大不敬的话,陛下年事已高,现在即便仙逝,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遗憾,可是太子现在正是大好年纪,这样下去岂不是太可惜了?”

    袁耀点了点头,他眼中满是期待地看着袁胤道:“叔父有何主意不妨直言!如今这里就你我二人,绝不会有第三知道。”

    “太子,如今陛下手中握有四万禁卫军,而我手上只有不到两万兵马可用,所以要想能逃出寿春,必然要将陛下的禁卫军拉拢一部分过来,才能和陛下抗衡,只是不知道太子能拉拢多少兵马为己所用?”

    袁胤小心翼翼问道,只等着袁耀的回答。无论什么时候兵马永远都是第一位,如今袁耀掌管禁卫军已经将近一年,所以再怎么说,袁耀也能培养出一部分自己的心腹出来。

    “实不相瞒,虽然我是禁卫军的统领,但是很多时候禁卫军的调动只有父皇一个人。经营了许久,至今能调动的约有一万人。但是如今形势危急,若是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想,还能至少调动五千人。”

    袁胤听完,点了点头,“如此已经够了!太子,我们只要趁夜将土墙掘开,大军挡住陛下的禁卫军,到时候,只要出了寿春,再也不用看陛下的脸色了。”

    “叔父,只是不知道出了寿春,叔父还有什么打算?”

    “这还用说,出了寿春,那便一定会遇到吴铭的大军,为今之计,除了投降吴铭,再无别的路可走。”

    袁胤说完,袁耀哈哈一笑道:“果然英雄所见略同!这也是耀所想的,当今天下,如果说还有谁能容得下我等,那除了吴铭,怕是再没有其他人了,甚至连河北袁绍未必肯相容。”

    两人计较完毕,便开始约定时间,准备动手。

    月黑风高夜,守在寿春城墙之上的,都是梁师泰和袁胤的部下。这时,袁耀带着自己的一万禁卫军和刚刚拉拢的五千禁卫军,一起来到寿春西门,这时,袁耀小心命令几百人,各自准备好好工具,开始将前段时间袁术下令建造的土墙小心翼翼拆除。

    正在这时,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一声声呐喊,袁耀和袁胤心中俱是一惊,看着冲杀过来的兵马,当中一人,骑着白马,身披金甲,手持金剑,不是袁术又是何人!

    两人不住地为何袁术会来的如此之快,袁胤心中紧张,连忙喊道:“师泰,师泰,快,与我挡住!”

    袁胤喊了半天,无人理睬,这时,只见从袁术身后闪出一人,手持镔铁压油锤,正是他以为心腹之人的梁师泰!

    眼看梁师泰在袁术身后,袁胤面如死灰,愤怒吼道:“梁亮,你这匹夫,亏你还是我的义子,竟敢背叛我!”

    这时候,袁术哈哈一笑,手中金剑一指,“袁胤啊袁胤!亏朕视你为心腹,你竟然如此对朕,实在令朕心寒啊!”

    “陛下,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袁胤一下扑通跪倒在地上,他指着袁耀哀求着说道:“陛下仅有太子这一点骨血,臣真的不忍心,陛下的骨血就此断绝,故而才想助太子逃出寿春,以后无论能否东山再起,至少能保留这点血脉,也算对得起陛下这些年的大恩。”

    袁术哈哈一笑道:“看来朕还是错怪你了?你莫不是以为朕真的是三岁小儿不成?梁将军,快快与我将这个反贼拿下!”

    正在这时,一旁的袁耀怒吼一声道:“父皇!你难道真的忍心看着我袁家一家老小尽皆葬身于此?你如何面见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

    袁术听着袁耀一喊,惨然一笑,摇了摇头,“耀儿啊耀儿!成王败寇,若是朕能将仲氏王朝扬光大,在九泉之下,谁不以朕为荣?而今,无论怎么样都是会戴着反贼的帽子,无论怎么样,都无法和列祖列宗一个交代!你想活命,我能理解,今夜,只要你能逃出去,我便不再追究,否则,那就都给我去死,我才是皇帝!你们这些叛逆,来人,全部诛杀!”

    随着袁术歇斯底里地一声呐喊,梁师泰领着两万禁卫军向着袁耀和袁胤杀了过去。而袁胤手下的两万大军此时,已经吓得不知该如何是好,而袁耀手下那一万五千禁卫军,也因为袁术的出现,而变得犹豫不决。

    “废物!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今日拼还能活命,若不然,只有死路一条,给我杀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