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5、天火烧寿春 军师施妙计
    此后的好几天,整个寿春都风平浪静,吴立仁下令三军停止了进攻,而寿春城内的袁军也虽然不知道吴立仁大军到底卖什么关子,但是难得的这几天,让他们也暂时得到了放松。『Δ』中Δ网ん.ん不过纵然袁术已经下令,所有人都不得谈论封城之事,但是私下里,仍然不时有人在偷偷议论着,到底如何才能保命。

    这一天傍晚,秋高气爽,寿春城中所有人都如同往常一般,各司其职。在寿春城城北,有一处粮仓,屯着寿春的部分粮草,不过这里早已是由袁术的禁卫军接管,在这种特殊时期,寿春城所有的日常三餐都有禁军统一管理放。而此时,一天无事,守在粮仓的禁卫军此时也都开始松动松动手脚,有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开始闲聊起来。

    “哎,阿,你说皇上让人把整个寿春封死了,我们难道真的要给皇上陪葬不成?”

    “蠢货,你小声点!皇上已经下旨:不准再议论此事,否则株连九族!虽然你家就你一个人,但是你阿黄的小命也是命,难不成不想要了吗?”

    那个叫阿的连忙出声训斥,周围的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数落着阿黄的不是。

    “不是我说,这城中的粮草最多还能坚持半年,到时候,若是我们出不去,还不是一死?我说不说,大家都知道,有什么大不了。早死晚死,咱们啊,谁都逃不过!”阿黄却不服气阿之言,出声顶了回去。

    他这一句话说完,其他人都沉默起来,这时,不知谁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开始抽泣起来,这让阿黄有点慌了,他连忙又说道:“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就是不说,难道你们能不知道,如今,哎,大家谁不是各顾各,就这样也没几天奔头了。”

    “阿黄,其实你说的都没错,但是我们这些人能做什么?跟着谁一样是拼命,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那些高高在上的王公大员甚至皇子公主,哪个不想活命,相信我,到时候若是活不下去,他们一定会比我们还要着急的。”

    阿的一席话,众人忽然又转忧为喜。正在这时,阿黄忽然看到天空中忽然飞过来一群麻雀,不由得咒骂道:“这群天杀的杂碎,人都快没吃的了,它们还来这偷吃,总是撵不走,杀不净。阿,快点把它们都赶走啊,不然又要挨罚了!”

    阿此时倒是摇了摇头,“有什么好撵的,它们这也是倦鸟归巢。也没多少时日了,让它们吃点就吃点吧!它们的巢筑在这,即使没有粮食,它们还是要来。”

    阿黄呵呵一笑,点了点头,“也罢,到城灭之时,我们恐怕没有活路,但是它们也许会还能活下去。临死前就当做些善事,饶了它们这群小家伙吧!”

    又过了半个时辰,寿春城中家家户户都已经开始生活做饭,这时,阿黄忽然鼻子动了一动,他又拍了怕阿的肩膀问道:“是我饿了还是怎么了?我怎么闻到了一种糊味?”

    这时候阿也努了努鼻子,闻了一闻,“果然是,但是更像是什么东西烧焦了。”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有人喊道:“走火了,走火了,快救火!”

    阿和阿黄闻听,脸色一变,都知道这是出大事了,连忙拿起铜锣,大声敲了起来,“走火了,走火了,快点救火!”

    此时周围的禁军闻听此言纷纷开始拿起器具,去周围取水,冲向粮仓开始救火。然而大火好像是从粮仓内部烧起来,众人救了半天,却也不能扑灭,反而火势越来越旺。此时,寿春城中不时传来呼喊声,终于惊动了袁胤。当他听闻粮仓着火,不由得又怒又怕道:“这群人是干什么吃的!我寿春十几万人口的粮食,若是都烧毁了,他们必死无疑!”

    正在这时,袁胤府中也开始骚乱起来,一问之下,原来司马府中的厨房也走火了,好在家丁现及时,正在扑救。袁胤此时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家中的事情,出门骑马便向城北的粮仓而去。

    到了粮仓,此时袁耀已经带了两千禁卫军前来支援救火,袁胤策马过去,向袁耀行礼道:“参见太子!”

    看到袁胤后,袁耀脸色依然十分难看,没好气地说道:“大司马不必如此多礼,粮草着火,恐怕三军百姓都会惶恐不安!大司马查明原因,等会我还要去面见父皇,这件事,哎,我们谁都免不了责罚。”

    两千大军救援了近两个时辰,终于将粮仓大火扑灭,只不过粮仓中的存粮已经大多数被烧毁,看着一个个灰头土脸又垂头丧气的大军,袁耀叹息一声。

    这时,袁胤也走了过来,“太子,此事十分蹊跷,并没有现什么特殊原因,这粮仓竟然着火了,我也严刑逼供了看守粮仓的禁军,可是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难不成真的是天降灾难于寿春才有这场天火不成?”

    “哎,也罢,大司马和我一起前往皇宫见父皇,这件事我们解释不清楚,恐怕倒霉的也是我等。”

    两人一起策马走向皇宫,一路上两人看到寿春城中不时传来救火声,他心中奇怪,连忙问袁胤道:“大司马,为何城中会有那么多地方着火?难不成真的是天火惩罚我等?”

    袁胤自然也是想不通,“说来也奇怪,在来这里之前,我家中厨房也走火了,还好及时现。整个城中若是都是如此,事情定然有蹊跷。进皇宫见了陛下,太子可不能将天火之说报给陛下,否则陛下一定会大怒,到时候我等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两人一起来到皇宫,到了袁术的书房,才现,书房中已经有阎象杨弘梁师泰龚都等都跪在地上,看到袁耀和袁胤携手前来,袁术抓起手中的一个香炉,向地上猛然掷了过去,冲着两人大吼道:“你们别告诉我城北的粮草也走火了!”

    两人心中一惊,尽皆跪下,一句话也不敢说。

    “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袁氏不成?竟然一夜之间,天降神火,将我几处粮仓烧了个遍!”

    这时,梁师泰抬起头奏道:“陛下,城东南的粮仓只是烧了一点,粮草还剩下大半。请陛下不要担心!”

    “哈哈,我寿春城官军百姓十几万,就那么一点粮草,还能够坚持多久?也罢,烧吧,都烧了吧,就让这寿春葬于火海之中,也强于毁于他人之手!”

    众人齐声喊道:“陛下息怒!”

    阎象抬头,惶恐不安地奏道:“陛下,以臣之见,这火绝不是什么天火,一定是人为的。整个城中许多不同地方都有或多或少被烧,其中一定有蹊跷。”

    “呵呵,那好,你告诉我,到底是谁人所为?吴铭?还是曹操?这寿春城就是连只苍蝇都不能飞进来,他们谁能进的来!还一下子在我寿春那么多地方一起放火,告诉我,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袁术的反问让阎象额头冒汗,不知所答,只能支支吾吾说道:“臣,臣百思不得其解。”

    自然这火绝不是天火,当夜看到寿春城中大火弥漫之时,寿春城外不远处的吴立仁大营之中三军将士尽皆欢呼起来。

    吴立仁赞叹道:“军师之计,果然高明!只不过我想众将此时也一定十分疑惑,还请军师为众将解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