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4、樊梨花火攻破城门 袁公路筑墙封寿春
    吴立仁抬眼望去,正是樊梨花。网Δ.ん

    “寿春城高,难以攀登,城墙又厚,极其难破,不如先破其城门。城门虽厚重,但是我等只要用火攻,用火矢不断射向城门,城门乃是木质,虽不能骤毁,但是长此以往,城门必然会逐渐被火所熏烧毁坏,到时再用攻城木撞击,破门不难矣!”

    樊梨花说完,吴立仁想了想,觉得十分可行,不由得喜上眉梢,起身说道:“梨花此计甚妙!甚妙,诸公以为如何?”

    “确实妙计!如此则寿春破城有望矣!恭喜主公!”

    张武起身向樊梨花抱拳说道。

    接下来几天,吴立仁便令许多弓箭手多备火矢,在弓箭的箭支上涂上火油,每天千人队伍,以百人为一组,分别向寿春西门射去上千支火箭。寿春城中守将连忙向袁胤报告了这个情况,起初袁胤并不是很在意,可是后来听说其余东门郭侃也采用这种方式攻击城门,而且西门经过几天的火矢攻击,有些部位都已经焦黑,城门已经开始逐渐出现了裂缝,袁胤这才着急起来。

    但是他却不知该如何应对,袁胤急忙进宫,将此事报与袁术,袁术听闻后,想了片刻道:“此事有何难办?你先去抽调百人,在城门之后建上土墙,于城墙齐高,到时即便城门尽毁,那敌人也攻不进来。”

    袁术说完,袁胤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虽然袁术说的很轻巧,可是他这种做法,无疑是宣布寿春城所有人都将永远无法离开,到最后要么战死,要么饿死在这寿春。

    袁胤半晌没有说话,袁术笑了笑道:“大司马,有什么问题吗?莫非你怕死还是说早已想好了投降吴铭小儿了?”

    袁胤连忙跪下解释道:“臣不敢!臣与吴铭不共戴天,只是恐怕陛下如此做,定然会让百姓将士离心离德,如此,恐怕大势便去了。”

    “你认为如果我不这样做,还有机会东山再起吗?”袁术神色一变,眼神一冷,盯着袁胤,继续说道:“这寿春是我的,寿春的一切都是我的,我若灭亡,你们都休想好过。要么和我一起打退敌军,寿春就是我们的乐土;若是不能抵挡住敌军,那么这寿春就是我们的墓地,谁也别想逃掉。”

    袁术此刻好像疯了一般,歇斯底里地冲着袁胤吼着,袁胤不停磕头请罪道:“臣自当尽心尽力,打退敌军,请陛下勿忧,请陛下恕罪!”

    “就按朕之言去做,若是有人不听命令,趁机滋生事端,就地处决,一定要做到杀一儆百,乱世当用重典,大司马千万得记住。”

    袁胤连忙应承下来,便唯唯退了出去。

    走出朝堂,袁胤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这次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对袁术这个皇帝感觉到恐惧,那是何等的一种疯狂,竟然要这寿春城全城的百姓与他一起陪葬。

    可是他也却只能听令行事,毕竟袁术现在还是皇帝,凭那寿春城中的四万禁军只听袁术一人的命令。

    袁胤将袁术的命令传达出去后,许多将士都纷纷惊恐万分,有人更是直接叫嚷着不愿意执行命令,要撂挑子不干了。当袁胤令梁师泰领人杀了近百个领头闹事的人之后,剩下的人再也不敢说半个不字,乖乖地去挑土担水,在紧贴城门之后开始建起土墙。没过几日,一处高大的土墙便拔地而起,和一旁的城墙几乎并立。

    寿春城的将士和百姓尽皆敢怒不敢言,袁术的这一做法,让寿春所有人的心中蒙上了一层死亡的阴影,再也看不到希望和明天。袁术又下令,任何人不得讨论此事,如有违抗者,株连九族。

    当吴军现寿春城门此时已经摇摇欲坠之时,大喜过望,连忙去报告吴立仁。吴立仁当机立断,下令大军全体进攻,让将士使用攻城圆木直接撞击寿春大门。

    当吴军顶着城墙之上袁军的箭矢撞开了寿春的西城门之后,接下来的景象让他们彻底傻眼了。

    只见在破败的城门之后,一堵高大的城墙立在众将士眼前,众人此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进不能进,退也没有命令。当吴立仁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下令大军撤退,避免更大的伤亡。

    这次失败,让吴立仁大军上下又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尽皆垂头丧气,毫无精神。吴立仁接着再次召集众将,再次商议破城之计。

    “主公,这袁术竟然如此丧尽天良,将整个寿春变成了一座无法进出的死城,确实让人难以料到!若是抓到他,五马分尸也不足以平民愤!只是此时梨花姑娘之计不能奏效,着实可惜!”

    冉闵怒气冲冲地说道,而此时,樊玉凤却笑了笑,她起身对着吴立仁说道:“恭喜主公,妾身以为,寿春破城之日不远矣!”

    吴立仁问道:“玉凤姑娘何出此言?”

    “人人皆欲生,寿春上下上至武百官,下至三军百姓,无人不心生忧惧。袁术此举,让寿春所有人有死无生,其心必散。民心不聚,军心不稳,则袁术不攻自破矣!妾身以为,大军无需再攻,不需多久,寿春必出变故。到时,主公大军一出,寿春必破!”

    樊玉凤侃侃而谈,大帐之中众人尽皆点头,这时,忽然从帐外有人来报,“报主公,军师在外求见!”

    吴立仁一听,高兴万分,连忙说道:“快快请进来!”

    等糜贞孩子降生没几天,王守仁便开始快马向寿春赶来,如今大军在寿春拖的时间越久,越容易出现变故。吴立仁将寿春最近的事情和刚刚樊玉凤的分析一一说与了王守仁听,王守仁听完笑了笑,“玉凤姑娘之言见识卓绝,袁术此举,乃自挖坟墓。而我军虽然却不能坐等袁术覆灭,还需要加一把火,这样才可以。”

    “军师是否已经心中已有妙计?可快快说来。”

    吴立仁大喜,连天来的郁闷,被刚刚樊玉凤的话和王守仁的到来全都冲走了。

    “主公请随我到账外一看!”

    “莫不是军师带来了什么攻城良器不成?”吴立仁不解问道。

    吴立仁带着帐中众人一起跟着王守仁走了出来,时间已经到了初秋,天气晴好万分,帐外一阵风过,吴立仁仿佛闻到了丰收的味道。

    只是,吴立仁并没有看到他心中所想的什么攻城器械,他又四处看了一看,向着王守仁问道:“军师,你让我看什么?”

    王守仁抬头,向着天空一指,笑了笑:“请往天上看!”

    众人一起抬头,天空中一轮红日向着西方,快要落下,偶尔飞过几只飞鸟,其他并无什么。众人也都十分不解,吴立仁看了看赵云,问道:“子龙,你目力好,是否看到什么特别之物?”

    赵云连忙拱手答道:“恕赵云愚昧!实在没有看到什么特别之物!”

    吴立仁又看了看花荣,“花将军,你箭术高,有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事物?”

    花荣也摇了摇头,连声答道:“确实没有!不过主公若是想射下那几只飞鸟,末将倒是可以做到。”

    吴立仁笑了笑,看向王守仁道:“军师不要再卖关子了!众人都不知军师所指到底是何物!”

    王守仁呵呵一笑道:“非也!花将军方才之言,恰好中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