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3、玉凤表白赵子龙 貂蝉拜师越女剑
    樊梨花眼中满是感激地看着冉闵,抱拳说道:“多谢冉将军仗义执言!”

    “此事听起来确实令人唏嘘,我若以实情相告,想必孙伯符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所以两位请不要担心。中『 』网%.ㄟ对了,刚刚说到玉凤姑娘心比天高,只愿寻一真正英雄,不知这天下英雄,可有你看得上眼的?”

    吴立仁嘿嘿一笑,这件姻缘,他若不点破,恐怕还要多走许多冤枉路。

    “说出来诸公莫笑,曾听闻一人,曾经在数万曹军之中七进七出,杀的曹军将士胆寒,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贱妾听后,心中仰慕不已,如此才可称得上英雄。”

    吴立仁未曾想到樊玉凤竟然如此直接地表白心声,这让一旁的赵云更加惊讶,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地看了看周围其他将领,而众人则纷纷笑着向赵云道:“恭喜赵将军了!”

    赵云此时脸色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吴立仁呵呵一笑道:“难得玉凤姑娘如此敢爱敢恨,直抒胸臆,子龙,千里慕名而投,汝可满意?”

    赵云此时低着头向吴立仁拱手说道:“主公,云军中还有重要事情处理,这便就先下去了。”

    吴立仁知道赵云此时不好回答,便给了他台阶下,“那好,子龙有事便先去处理。两位樊姑娘,你们一路辛苦,也先下去休息一下。还有,也不能一直穿着这样的装扮,等会换好平常所穿衣衫,与众人再重新认识一番。”

    赵云还是脸皮薄,樊玉凤在众多人面前表达爱意,让他一时难以接受,吴立仁也不勉强,毕竟此时樊玉凤还是男儿装,一身打扮看不出一点女儿家的柔美。樊玉凤听明白了吴立仁的意思,虽然他对赵云的态度稍微有些失望,但是她并没有灰大概赵云会觉得自己是有些太过主动,樊玉凤也不着急,肖走和赵云竟然是同一人,让她的心中满满的意外。她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看走眼,赵云便是他心目中真真正正的男子汉大丈夫。

    吴立仁也回到自己的营帐,兴高采烈的和貂蝉说起樊梨花和樊玉凤的事情,当他说到樊玉凤和赵云之间的姻缘之时,貂蝉也颇为好奇这两个奇女子。

    “夫君,妾身想要去看看这樊家两姐妹,不知可不可以?”

    吴立仁点了点头,毕竟出征在外,让貂蝉和两人打好关系,有人一起聊天,可以让貂蝉在自己不在的时候也不至于十分无聊,若是能交几个这样的朋友,确实是对她是好事。

    貂蝉便开心地去找樊家二女,到了帐前,互通姓名后,樊梨花便将貂蝉迎了进去。

    “拜见夫人!”

    两人知道貂蝉是吴立仁的妻子,也不敢怠慢,向貂蝉行了一礼。貂蝉连忙扶起二人,笑吟吟地说道:“一直听夫君夸两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吴公过誉了!前番民女误以为吴公想要加害,故而挟持了他,民女心中一直愧疚不已,难得吴公不计前嫌,还能收留我等,梨花心中实在感激万分。”

    “夫君一向求贤若渴,而两位俱是女中豪杰,我心中也仰慕万分,今日一见,实在是妾身之幸。听闻玉凤姑娘心系子龙将军,不知道梨花姑娘可有意中人?”

    貂蝉问完,樊梨花俏脸一红,支支吾吾道:“没,没有!”

    “大姐,你……”

    樊玉凤在一旁刚想说什么,便被樊梨花阻止了,貂蝉知道其中有隐情,便不再多问,而是拉着两人聊了一起女儿家的事情。

    当说到樊玉凤使剑之时,貂蝉一下来了兴趣,“玉凤姑娘,能否教我练习剑法?我虽然一直想学武艺,却实在未得名师教授。”

    樊玉凤听闻,呵呵一笑道:“当然没问题,只是不知道吴公会不会同意?习武自然是一件辛苦事,到时候若是有些损伤,怕是吴使君会心疼夫人的。”

    “哈哈,玉凤姑娘太小看我了!当年夫君未练好枪法之时,还不是我的对手。夫君之前送我一把宝剑,故而想学一下好的剑法。”

    “哈哈,夫人既然如此有信心,那有何不可!谁说女儿不如男!”吴立仁没想到,他只是想让貂蝉和樊家儿女当“闺蜜”,未曾想到,貂蝉竟然拜了“师父”。

    当他晚上吴立仁举行了一次小小的欢迎宴会,为樊家二女接风洗尘。当樊家儿女都换成女儿装之后,貂蝉和他们一起携手而来,大帐中的众将皆惊在原地,貂蝉的美貌他们尽皆知道;而樊家二女此刻换成女儿装后,樊梨花英气逼人,能倾人城;樊玉凤楚楚动人,能倾人国。如此倾国倾城之姿,确实不多见,让许多人心动不已。

    “参见主公!”

    三人一起给吴立仁行礼后,吴立仁笑了笑,一抬手示意三人免礼,貂蝉上前,走到了吴立仁身旁,而樊玉凤和樊梨花则找到自己位置坐下后,吴立仁笑了笑,“本以为是不百年难得一见的高才,现在才现还是绝代佳人。来,我们一起敬两位巾帼英雄一杯!”

    众人纷纷投以赞叹的目光,一起端起酒杯,道了声:“请!”

    这时貂蝉在吴立仁耳边轻声说道:“夫君是否动心?妾身已经打探过,樊梨花似乎有心上人,只不过她却羞于开口,或许其心在夫君身上也未可知。”

    “貂蝉休要胡说,你若多留意樊梨花,就不会这样说了。”

    吴立仁真是拿貂蝉无奈,自己在位樊玉凤和赵云做月老,他还在为自己和樊梨花操心,他自己心里自然清楚樊梨花的心思。

    这时,樊梨花起身举杯对着吴立仁说:“主公,前番唐突,妾身在这陪个不是。”说完一饮而尽。

    接着樊梨花又倒了一杯,来到冉闵面前,“妾身感激冉将军仗义执言,敬冉将军一杯!”

    这时,冉闵连忙起身,一时间话也说不利索,只是支支吾吾道:“樊……樊姑娘,真是,真是令冉某吃惊,佩服!”

    两人饮完,各自回到座位上。吴立仁笑了笑,“以铭之见,永曾和梨花姑娘倒是十分般配,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樊梨花未曾想,吴立仁竟然一下子点破了自己的心思,不由得感动万分,但是却不敢在抬起头。而冉闵一下子表情又是一惊一喜,又是一羞一叹,欲拒还迎。

    “看来这冉闵和樊梨花的因缘还是会比赵云和樊玉凤的快一步,两人是敢爱敢恨之人,感情并不会隐藏,这样才好。”

    吴立仁点破之后,便没有继续追问,有些事情,过犹不及。

    “今日在此相聚,一来为了欢迎樊家两姊妹,二来,还想再讨论下破寿春之计,不知诸位是否还有什么想法?”

    吴立仁刚说完,忽然一个声音响起,“主公,妾有一提议,不知是否可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