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5、杨彪获罪受刑狱 郭嘉献计反孙吴
    曹操回到许昌后,当他听到刘协说出这一切都是杨彪在背后怂恿才出的诏令后,不由得勃然大怒,立刻派人将杨彪拿下,并交给许昌令满宠审问,让他交代通敌吴铭之罪。』『Ω中 』』Δ网 .

    曹操的命令,让刘协顿时没了主意,他怎么会想到曹操会如此决绝,直接便将国家的重臣下狱,甚至都不经过自己的准许,这时他有些不寒而栗,因为他忽然想到了董卓。

    “丞,丞,丞相,杨家四世三公,杨公乃国之重臣,又曾救过朕,没有证据怎能私自下狱审讯?还请丞相三思!”

    “陛下此言大谬!我率天子大军征讨吴铭,杨彪本该在朝堂之内辅助陛下勤修内政,为大军筹备粮草辎重,谁知却用佞言迷惑圣聪,使我大军讨伐吴铭功亏一篑,白白损耗许多钱粮,损兵折将,此皆杨彪之过也!如此还要何证据?陛下以为这些还不可以定其罪吗?”

    “此次大战未能全其功,非一人之罪也,若是以此而定杨公之罪,必难服众,还请丞相三思!”

    曹操将此次大败的原因尽皆归在杨彪身上,这让一旁的董承暗骂曹操无耻,他面上却依然保持着和善的语气,毕恭毕敬地说道。

    “董国舅!天子年幼,受奸人蛊惑,情有可原;汝身为国舅,竟然不知从旁劝谏,反而任由他人乱言,亦当有罪,我看在天子的面上未对汝有何追究,汝竟敢还在此此狂言,莫非以为操不敢拿你如何吗?”

    曹操此言一出,吓得董承双腿战栗,告饶不已,刘协见曹操怒,将祸引到了董承身上,他只好好言劝道:“丞相息怒!既然丞相认为杨公有罪,那便交给满宠审讯,若是他真的勾结,勾结吴铭,那就任由丞相处置,否则还请丞相看在杨公一门忠烈的份上,饶了他这一次吧!”

    “哼!”

    曹操不置可否地一甩衣袖,就离开了。他心中自然知道杨彪不会是和吴铭又勾结,可是他要给他的这次大战失败找到一些推脱之词,更是要在朝廷中树立威信,以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

    从朝堂之上回来,曹操又连忙派人请他的谋士团前来丞相府议事,讨伐吴铭失败,损兵折将,他需要重新制定新的策略来制衡吴立仁的展。

    郭嘉、荀彧、荀攸、程昱和刘晔等一起来到曹操府上,而同时,杨修也跟着来到了丞相府。众人知道杨修是为了他的父亲杨彪而来,可是曹操并没有召见他,他只能在府门外等着。

    这时刘晔走了过来,拍了拍杨修的胳膊,“德祖,你还是先回去吧!如今讨伐吴铭大败而归,丞相正在气头上,现在来见丞相,必定会触怒丞相,到时恐怕还会火上浇油,到时引火烧身,悔之晚矣。”

    杨修固执地站在原地,他摇了摇头,“多谢子扬先生,只不过家父身陷囹圄,我身为人子,岂能不尽一份心力?即使不能为父求得多少赦免,也希望丞相能准许修替父受罚,还望子扬先生能在丞相面前替家父多美言几句。”

    刘晔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走了进去。

    众人一起走了进去,曹操连忙起身相迎,各自就座后,曹操长叹一声,“下邳之败,皆是操之过耳!如今损兵折将,兵无战心,诸公以为,我当如何?”

    “回丞相,吴铭之势已成,急切之下不能图之,不若对内先稳固司州和兖州展,对外则先平青州,收复雍凉,再图荆襄徐扬,方为上策。”荀彧仍然第一个站了出来,向曹操谏言道。

    曹操点了点头,“若先生此言确实有几分道理,只是吴铭实在是吾之心腹大患,若是不加限制,他日恐怕更是劲敌。”

    “丞相,嘉有一计,可让吴铭不能稳坐江东.”

    曹操闻言大喜,“奉孝有何妙计,快快道来!”

    “听闻吴铭以尽收吴郡,严白虎授,如今正图会稽。等到会稽再平,怕是便要兵锋直指豫章郡。而豫章郡却与荆南四郡相接,如今荆南四郡尽在孙策之手,丞相可先以天子之令加封孙策为扬州刺史,吴铭虽占据江东大部分郡县,却仅仅是徐州牧,名义上不能久占扬州。而孙策将门虎子,如今有周瑜、鲁肃、寇准、江东二张为其谋,武有高肃、赵毅、刑道荣、程普、黄盖、韩当等为其爪牙,可谓人才济济。若是封他扬州刺史,孙策岂肯将江东六郡富庶之地尽皆让于吴铭之手?到时孙吴两家必定水火不能相容,二虎相斗,丞相便可尽享渔翁之利。”

    郭嘉侃侃而谈,让曹操原本一筹不展的眼角一下子舒展开来,他抚掌而笑道:“奉孝啊奉孝,此计甚妙!若是能让孙吴联盟破裂反目成仇,实在胜十万大军!”

    众人尽皆点头称赞,此计确实可以极大牵制吴立仁的展。

    “诸公还有什么补充?”

    “丞相,如今袁术大势已去,汝南、南阳、九江等富庶之地若是任由吴铭占据,那吴铭更会如虎添翼,不如丞相遣一上将,领数万兵马,趁机收服汝南、南阳等郡,一来能壮大自身实力,二来可以抑制吴铭的势力展。”

    “哈哈,公达此计也妙,公达之论,正合吾意,诸公以为如何?”

    献计之人真是荀彧之侄荀攸,也是曹操颇为依赖的重要谋臣。

    “我等叹服!”

    曹操捋了捋胡须,满意地说道:“今日之论,让操如拨云见日,有诸公助我,区区吴铭,又有何惧!”

    这时,刘晔上前一步,轻声说道:“丞相,杨修还在外面等着,不知丞相是否要见?”

    “呵呵,杨修为其父求情,诸公以为操该如何回他?”

    荀彧连忙上前说道:“丞相,杨公海内声望过人,若杀之恐为天下之人诟病,属下以为杨彪不可杀。”

    “哈哈,若之言,吾岂能不知,此举只是为了给他一点教训,让他能老实一些。既然杨修来为其父求情,那我便给他一个答复。”

    说完,他拿起笔,在一支竹简之上写了一句话:彪乃土中人,接着他将这支竹简递到刘晔手中,“听闻杨德祖乃聪慧之人,子扬将这支竹简交给他便好。”

    刘晔拿着竹简,颇为不解:刚刚还同意荀彧之言,又写了这样一句话。可是他也不好再说什么,走出去将竹简交到杨修手中。杨修看到后,不由得脸色大变,连忙向刘晔问道:“丞相这是何意?难不成要杀家父不成?”

    刘晔连声说道:“德祖莫要着急,丞相只是让我将者竹简交给你,未必有其他意思。”

    这时只见杨修紧锁眉头,盯着那支竹简,片刻之后,忽然哈哈一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