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3、周泰明诈降赚陈煦 田怀古狂刀斩周昕
    周昕原本在王朗面夸下海口,未曾想竟然不是太史慈一合之敌,他未敢和王朗据实以报,只推说大战一番后不是太史慈的对手;如今他见太史慈不在,便想挽回颜面,再次出城迎战田复。  Ω网 .

    “田复鼠辈,莫不是欺我会稽郡无人乎?纳命来!”

    周昕拍马舞刀,向田复杀了过来。

    “滴!检测到田复属虎,周昕属狗,田复技能狂刀触,武力+2,当前田复武力提升至96.”

    周昕大刀岂能抵得住田复的狂刀,田复大刀如狂风扫落叶一般袭向周昕,周昕疲于应付,他心中暗暗叫苦:没想到陈庆之手下竟然有如此多的猛将,可是他自己夸下的海口,他若是再这样灰溜溜地退回去,一定会被人嘲笑死。

    勉强坚持了十回合,周昕已经满头大汗,

    “滴!检测到周昕技能隽彦触,武力+,当前周昕武力提升至6.”

    田复看着周昕如此不堪,不由得哈哈一笑,手中大刀一横,用力向周昕拍了过去,然而周昕此时虽然意识到了危险,却来不及抵挡,只听得刀背重重拍在了周昕身上,一股大力顿时让周昕从马上飞起,栽落于地,田复眼疾手快,驾马上前,俯身一把将周昕抓起,如老鹰抓住小鸡一般,任凭周昕如何反抗,也挣脱不了。周昕麾下将士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是好,眼睁睁看着周昕被田复生擒了回去。

    田复回到阵中,将周昕重重摔在地上,早有左右将士拿起绳子将周昕捆住。陈庆之笑呵呵地看着田复,赞赏地点了点头,“怀古果然骁勇,十几回合便生擒了敌将,实在令煦叹服。”

    “哈哈,陈将军过誉了!若不是将军有言在先生擒此人,某早已将其枭!”

    田复一句话让被捆住的周昕不由得背脊凉,他心中已经把吴立仁骂的狗血淋头,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吴立仁身上,可是此刻他还只能低声下气地求道:“陈将军饶命!小的无意于将军威武之师相抗,无奈各为其主,都是王朗小儿不明大势,罪将愿降,为陈将军赚取山阴,请将军明鉴!”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周昕的仇恨值点,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76,仇恨值2.”

    很久没有人送仇恨值了,哎,周昕啊周昕,我还真的多感谢你。

    陈庆之看着屈膝求饶的周昕,哈哈一笑,接着亲自扶起周昕,然后给他松开束缚,满面春风地看着那周昕道:“周将军若是能助我尽快收复会稽郡,那我一定在主公面前保奏周将军之功劳,到时候封赏一定少不了周将军的。”

    “多谢陈将军大恩,末将一定尽心尽力。陈将军今晚将我放回,我谎称自己是逃回去的,夜里我举火为号,以为内应,大开城门,陈将军便可一举攻破山阴,会稽郡还不是手到擒来!”

    周昕听后大喜,连忙说出了自己的主意。陈庆之听后不由得点了点头,“如此甚好,那今晚便将周将军放回,到第二日夜便以举火为号,我便率大军一举攻入,到时候便等着给周将军庆功!”

    周昕连忙再次拜谢道:“陈将军如此信任,周昕敢不用命?”

    田复当晚将周昕放回,周昕立刻向山阴奔去,来到城门之时,他向城墙之上的守卫大声喊道:“我是周昕,快快打开城门!”

    山阴守城将士用火把一照,果然现正是周昕,连忙令人打开城门,放周昕进城。周昕一进城,便直接奔到太守府去见王朗。王朗本以为周昕被抓后一定会被斩,他没想到周昕竟然又回来了,他心中十分疑惑。

    “周将军,你怎么回来了?难道是投降了陈煦,便回来赚我城池?”

    王朗厉声喝道,虽然他开始抱着投降之心,可是现在投降的话,王朗根本没有资格谈条件。

    “主公息怒!容我细说。今日战场之上,与那田复小儿拼斗,一不留神,被他所擒,昕本欲死以报主公知遇之恩。可是未曾料到,那陈煦竟然想要劝降末将。末将自然是不从,可是后来心生一计,若是主公依计行事,那陈煦旦日可破!”

    周昕一点畏惧之色都没有,他心中已经想好妙计,只要计成,便可一雪前耻,自己的不堪回的过去再也不会有人提起。

    王朗果然面有喜色,连忙问道:“周将军有何妙计破敌,快快道来!”

    周昕完全不顾现在自己的形象有多么的不堪,他觉得此时的自己才是有真正的大将风采,“主公!末将故意说愿降,无谋陈煦便信以为真,让我诈称逃回,以为内应。到时候举火为号,陈煦便率大军攻入山阴。到时候只要主公带大军在城中埋伏起来,只要陈煦进来,便伏兵齐出,如此陈煦焉有不败之理?以后那吴铭小儿再不敢直视我会稽!”

    王朗听完,击掌而叹道:“周将军果然妙计,为了破敌,周将军忍辱负重,实在令人动容!”

    周昕听完王朗的夸赞后,又想了一想,更觉得自己的计策来的精彩,但是他还是谦虚地说了一句:“主公过誉了!”

    第二日夜晚,王朗在城中四面埋伏之后,便令周昕于城墙之上举起火把,挥了几挥。过了一会,果然便看到远处人影传动,周昕心中大喜,连忙将城门打开,紧接着去向王朗汇报。

    过了一会,只听得大批人马破门而入,高声呐喊着杀向城中,然而王朗和周昕左等右等,却不见有人再向城中深入。又等了一会儿只见从城门附近开始向城中射来无数只火矢,一时间火势渐起,不一会开始逐渐蔓延到城中。

    王朗此时才反应过来,大声骂道:“周昕!你还敢说没有投敌?为何敌军早已知道此计?”

    周昕此时也是一脸茫然,无奈之下,他只好说道:“主公!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末将一心为主公效力,绝不敢有二心。为表忠心,我这就率部与敌军死战!”

    王朗此时已经乱了方寸,虽然他知道周昕一定不是陈庆之的对手,可是他也别无他法,任由周昕而去。

    周昕率部从城中杀了出来,看着田复正冷笑着看着自己,他不由得大怒道:“无耻匹夫,竟敢行如此毒计!”

    田复哈哈一笑,大刀向着周昕一指道:“周昕小儿,汝诈降在先,还敢在此逞口舌之利,真是大言不惭!只是如此拙劣诈降之计,岂能瞒过陈将军?如今大势已去,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周昕听闻原来陈庆之早就识破了自己的诈降之计,不由得怒从中来,高声喊着:“兄弟们,杀啊!”于是一马当先,冲向了田复大军。

    田复持刀冲向了周昕,只见他向着周昕迎面便是一刀,周昕也一刀迎了过去,两人尽是奋力一击,两刀相撞,周昕只觉得忽然喉头一热,一口鲜血便要喷出,他极力压制住,忍了下去。

    “滴!检测到田复技能狂刀触,武力+2,当前田复武力提升至96.”

    田复大喝一声,大刀再次如狂风一般劈向了周昕,周昕急忙举刀再挡,可是田复刀锋忽转,周昕撤刀不及,田复一刀便斩向了周昕的脖颈之上,全力一刀,直接将周昕的级斩下,骇得山阴将士尽皆不敢再动。(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