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3、吴铭赐剑州牧府 宗泽挂帅下邳城
    宗泽刚一走,吴立仁就连忙将系统召唤出来,询问道:“系统,快点告诉我,这个历史人才的夙愿系统是什么?”

    “回宿主,夙愿系统,是指历史人才在前世或今生最深的执念所化成的一种念力,当这种念力能被宿主成功感受到,将触该名历史人才相对应夙愿任务。 Ω中Δ 网ん.『一旦完成该夙愿任务,将会增加四维属性各一点,额外增加随机属性一点,随机增加自然寿命2-o年。”

    听完系统这番复杂的解释,吴立仁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相当于游戏里触转职任务或者觉醒技能一般,只不过属性增加的比较少,还能让人增加寿命。

    “宿主理解的很正确。”系统机械地答道。

    “那宗泽的夙愿任务是什么?难道是要本宿主统一天下吗?这任务岂不是要很久很久才能完成?”

    “是的。”

    吴立仁这才现,这个任务是那么鸡肋,天下统一了,人才刷再高属性也没用。

    “并不是每个人的夙愿任务都是统一天下,请宿主自行探索。”

    聊胜于无,只是不知道,其他人的夙愿任务都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触。不过他也没时间再去想这个任务系统了,该着手准备将宗泽扶上正位了。

    他这样决定,第一个要说服的就是下邳的武,所以他先令人将下邳城一班重要武尽皆聚在州牧府,准备当众宣布他的任命。

    官自然是陈近南、糜竺、孙乾、施世纶等人,武将是赵云、臧霸、宗悫、糜芳、花荣等人,最后自然是宗泽,他一人坐在吴立仁下。在场中,除了赵云认识宗泽,了解他的本事以外,其他人自然都不知道宗泽是何许人。

    “在场诸公尽皆是我心腹之人,故而我今天将大家尽皆召集来,是有一件重要事情宣布。”

    吴立仁开门见山,其余人都在静静听着,不知道吴立仁要说什么。“众所周知,奸贼曹操,欲图徐州久矣,而其现在挟天子以令诸侯,矫诏令我孤身前往许昌,我不从之,其将趁我大军征讨袁贼之际,起兵来犯,徐州又将面临一场大战。”

    吴立仁刚说完,所有人一起说道:“誓与徐州共存亡!”

    “诸公皆是社稷之臣,许多是铭起用于微末之时,吾唯才是举,知人而善用,诸公齐心效命,才有今日成就。今日,我向诸公介绍一人,虽然声名不显,功劳未立,但是我与他交谈片刻,便觉受益匪浅,他胸有韬略,腹有良谋,都督郭侃也曾在我面前盛赞此人,此人就是宗泽,宗汝霖。”

    说完,手向宗泽一指,众人看过去,才知道那个坐在吴立仁下之人就是宗泽,皆有些疑惑,继而议论纷纷。宗泽更是有些吃惊吴立仁的话,他与郭侃根本不曾相识,可是转念一想,也就想通了吴立仁的良苦用心。

    宗泽起身,向大家有一行礼,“宗泽见过各位同僚。”

    吴立仁挥了挥手,示意大家都安静下来,“我如今任命宗将军为督军中郎将,诸位可有意见?”

    赵云其人,本来就知道宗泽的本事,而宗悫更是在很久之前,就听吴立仁特别打听过宗泽之名,现在既然吴立仁决意起用,他自然毫无意见;而陈近南,一直佩服吴立仁的识人之能,所以他只是有些惊讶,并不会怎么反对。而其他人,在下面纷纷议论了好一会,最终才齐声说道:“我等唯主公之命是从,自然没有意见。”

    吴立仁忽然神色一凛,语气一变,高声喊道:“既然如此,那宗泽上前听封。”

    “末将在!”宗泽起身,躬身答道。

    “封汝为督军中郎将,全权负责下邳城所有兵马调动,这是我的佩剑,见此剑有如吾之所令,如有不从者,斩!”

    这话一说,顿时让在场所有人尽皆面色突变,宗泽心神一震,上前接过吴立仁的佩剑,高声应道:“末将领命!”

    陈近南更是上前一步,眼睛大睁,焦急之色溢于言表,“主公!此举万万不可!”

    “陈主簿,有何不可?”

    陈近南恳求道:“主公用人,向来不拘一格,属下不敢有多少意见。只是若是将下邳城所有兵马尽皆交到宗将军之手,实在太过冒险。岂能单凭夸夸其谈,就能在这紧急时期委以如此重任,古之赵括,实为前车之鉴,请主公三思!”

    孙乾糜竺等谨慎之人也齐齐说道:“主公请三思”

    吴立仁脸色微怒,“诸公,从铭起事以来,所用之人可有不堪大用者?”

    “不曾有。”

    “请诸公看宗将军兵马调度,守城之策,若是有甚不合理之处,那我便立刻收回任命。”

    这时,只见宗泽起身,虎目中透着一股霸气的自信,向着众人拱手说道:“泽愿立下军令状,若是泽调度无章,用兵无方,请斩级!”

    吴立仁点了点头,“如此甚好,诸公可还有意见。”

    陈近南等人看着吴立仁和宗泽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知不觉间情绪纷纷被感染,“我等皆愿听从宗将军调遣!”

    “好好好!明日校场点兵,请诸公同心协力,共破曹贼!”

    宗泽此时眼神中对吴立仁充满着感激,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吴立仁会如此相信自己,待众人散尽,宗泽向着吴立仁跪下,行了一跪拜大礼,“主公知遇之恩,泽万死不能报之!”

    吴立仁笑了笑,将宗泽扶起,接着叹息道:“不知汝霖是否知道曹操帐下有猛将典韦、许褚等,此皆有万夫不当之勇,还有人中吕布之称的吕奉先。我军唯有子龙可以与典许二将一战,而吕布为人可敌,汝霖小心应对。”

    “为将者若是不能知己知彼,又何敢大言不惭?吕布天下无双,末将自然知道。我军占据守城之利,自然不能轻易出城决战。纵然吕布有盖世之勇,也徒劳无功,况且将在谋而不在勇,匹夫之勇,何足惧哉!”

    虽然宗泽没有将吕布放在心上,可是他最担心的就是吕布,若是吕布出场,赵云也无能为力,他心中已经想好了,要让自己的大四喜重出江湖,让赵四喜给赵云当副将,增加一点战斗力。

    第二日,宗泽便下令三军在校场集合,时近二月中旬,积雪已经融化,泗水中结冰的河面也开始消融,天气渐渐转暖,春天快要来了。

    宗泽站在校场中央,手中拿着吴立仁的佩剑,下面武分列两旁,宗泽换上了一身盔甲,威风凛凛,自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让武诸将心中暗暗称好。

    吴立仁心中暗暗召出系统,“再检测下宗泽,现在竟然还没有检测到技能,是不是太失败了!”

    “滴!系统再次检测,未检测到宗泽拥有的技能!”

    怎么可能?我大宗泽是白板?(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